滚动资讯:

【情感家园】父亲的手 作者:谢丽英
发布时间:2021-08-05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谢丽英

  当我把“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展现在父亲面前时,父亲已经躺在病床上足足三个月了。在见到它的那一刻,饱受病痛折磨的父亲,那对浑浊而无神的眼睛突然有了多日不见的光芒。随即,他颤抖地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嘴里含糊不清地叨叨,眼角激动地有了泪花。原本是多么精神、帅气而又可亲的父亲,那双苍劲有力的手如今却变得瘦如枯槁。

  那一瞬间,我的心再一次被揉碎。我紧紧拉着父亲的手,一如小时被父亲紧紧拉着一样。

  一

  都说“严父慈母”,在我家里,是典型的“慈父严母”。

  从小到大,我就喜欢父亲比母亲要多。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打过我,甚至很少骂我,尽管在我下面还有一个小我几岁的弟弟。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用父亲的话说,看着我那柔柔弱弱的样子就不舍得动手碰我一下。

  父亲的手掌和背是我一辈子都感到温暖的地方。

  父亲十几岁开始当兵,部队复员后分配到省城的一个水电建设工程队,母亲依然留在家乡。记得那时,我才五岁,到了城里孩子该入学的年龄,父亲便毅然把我从家乡接到了省城,挑起了既当爹又当妈的担子。

  不久,我患上了慢性肾炎,这种病在当时尤其在小孩子中并不多见。于是,父亲便牵着我的小手穿梭于各医院,看了一个又一个医生,抓了一副又一副中药。我按照医嘱,吃了将近半年的中药仍不见好转。那段时间里,父亲,一个伟岸的汉子,眼看着一天天消瘦下去。我知道,那是为我的病急的。

  父亲开始四处打听偏方。在一次偶然中,父亲得知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有个婆婆治这个病有一手。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父亲就背着我上路了。迷迷糊糊中,只感觉父亲带着我转了好几道车,又步行了十几里路才到达那个地方。当父亲把我从他背上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满脸是汗,背上也浸出一大片汗渍来。接过老婆婆递过来的几包草药后,父亲又背起我沿途返了回去。不知是老天爷被这种父爱所感动,还是那几副药真的起了作用,后来,我的病居然奇迹般地好了。

  

  父亲一辈子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用他的话说就是:做老实人,办老实事。

  父亲在司机这个枯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三十几年。退休后,在领导的请求下他又回到了司机的岗位,开起了那台没有哪个正式职工愿意开的交通车。摸了一辈子方向盘的父亲对待车子就像对待孩子一样,常常一有空就洗了又洗,抹了又抹,他的车时时都能保持一尘不染。久而久之,他的双手变得异常粗糙,一到了冬天,还会皲裂开口子。可他,用创可贴一粘,仍然会不厌其烦地亲自洗车擦车。

  有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父亲的退休工资足可以颐养天年,何况我们姐弟二人并不是混得很差,这区区几百元的补助,相对他如此的工作量来说,实在是不足挂齿。

  有时,我们忍不住劝他身体为重,干脆把那份工作辞了算了。父亲每次都是严肃地对我说,这不是待遇的问题,我做惯了也喜欢了,人一生下来就是为了做事的,只有饿死的,没有累死的,与其坐着等死不如发挥余热。

  后来,我才理解,父亲是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份工作,他倾尽所有的把自己的热情和精力都献给他钟爱的单位。所以,我常常评价自己,与他老人家相比,我的能力不及他五分之一,责任心不及他十分之一。

  或许是职业的关系,父亲性情温和,真诚友善。回到家里,他从来就没有大男子主义,下了班,他总是第一个冲进厨房,随后,那双手就像魔术师的手一样,很快就会有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出来。

  他的勤劳深深地感染了我们。他不但自己是这样做的,同时要求我们姐弟二人也这么做。

  记得到单位报到的前一天,父亲就对我交代了又交代,说一定要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绝不能干损害企业利益的事情,绝不能给企业抹黑。

  这些年,当我的心找不到光明,当我的意念即将坍塌的时候,总是父亲,无时无刻在用他博大的胸怀鼓励我、朴实的思想激发我和如山的深情包容我,给我能苦涩且倔强地在这有限的空间有生长的信心和勇气,让我学会面对、坚守和刚强。

  如今,我与弟弟虽不说是企业的顶梁柱,能为企业做多大贡献,但我们都能如父亲一样,始终如一在各自平凡的岗位上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正是这份勤勉和执着,也得到了领导的信任,同事的尊重。

  三

  父亲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他所有的情感从不表示在语言上。就连小时我们获得各项奖励,他也从不轻易表示赞扬。只是爱不释手地摸着那些烫金的奖状,然后喜滋滋地把它挂在墙上最醒目的地方。

  就是这样一个不善表达情感的人感情却最细腻。

  在父亲眼里,我与弟弟永远都是他长不大的孩子。

  曾几何时,有什么好吃的父亲总是舍不得,非得留到大家都回家了才吃,我三番五次地对他说,我们年轻的在外面吃的都是好东西,下次不要再等了。可父亲嘴上不说,但依然故我,从不改变。

  曾几何时,要是知道我们中间有哪个生病或是不舒服了,就是一般的伤风咳嗽,父亲都会紧张得坐立不安,即便半夜都要亲自去看一看。

  还记得那年,当迎亲的队伍已守候在门外,我披上嫁衣准备出门的时候,父亲拉着我的手,从屋里走向屋外,久久不愿松开,眼里满是不舍。

  眼看吉时将到,他才亲自把我的手放在先生的掌心,一脸认真地对他说,我现在把我的女儿交给你,她从小就任性,你要多多包容她;她从小就好强,你绝不能亏待她;以后的路还很漫长,你们要面对的事情还很多,一定要记住,不管风也好,雨也罢,你们一定要手牵手并肩走过,要做到有难同担,有福共享。

  没想到只有在电影里出现的台词居然会从父亲的口中说出。不等父亲把话说完,我和先生早已热泪盈眶。我们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并郑重向他承诺,就是再苦再难我们都会好好过下去。

  当我们艰辛地遵守着当初对父亲的承诺,走过了那一段段最艰难的岁月,日子开始越过越好时,父亲却病了。

  佛说,人生有八苦,即生、老、病、死、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在陪着父亲与病魔做斗争的这几个月里,我基本尝遍了这些与生俱来、无法逃避的苦。

  现在,我们把父亲送进省城最好的医院,竭尽所能地为了父亲的病情,不知疲倦地奔走、选择。我们时常紧握着父亲的手,守护在他的病床边,让时间在一次次的祈祷和期待中,变得坚韧、温情而有力量。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