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谢楚珍:她的温和善良自有正义锋芒
发布时间:2021-04-1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罗晓舞 申送求

通讯员 罗晓舞 申送求

微信图片_20210414094852.jpg

  “楚姐性格温和淡泊,但她的内心有一团火。从检近30年,办理刑事案子几千件,见了无数的罪与恶,她也没有变得麻木。她看案卷,常常看着看着就非常气愤地说:‘简直丧心病狂,必须依法严惩!’” 和谢楚珍同办公室的申健吾调侃,“她就是传说中那种‘永远热泪盈眶,永远热血沸腾,永远豪情满怀’的人。”

  从检28年,谢楚珍在邵东市检察院刑检部门连续工作18年,办理各类刑事案件1500余件,近8年主要从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50岁的她,至今仍在办案一线。她是“邵阳市优秀共产党员”、邵东 “十佳政法干警”“平安卫士”。

  挽救少年,只问耕耘

  “孩子能送回学校,就决不让他们进监狱。”是谢楚珍从事未检工作,一直坚守的理念。

  2018年,她承办了一起未成年人抢劫案。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小乐,只有15岁,是一名初中生,在共同作案中起次要作用,且已退赃,取得被害人的谅解,谢楚珍考虑对其作附条件不起诉。

  讯问小乐的过程中,谢楚珍发现,他说话唯唯诺诺、行动畏畏缩缩,表现得极度内向和不自信。而在家访中,小乐妈妈表现出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喜欢贬损自己的儿子,一再强调他“不聪明”。谢楚珍留心数了一下,发现半个小时的交谈,她说小乐“不聪明”达十二次之多。

  谢楚珍拉过小乐妈妈跟她讲,小孩子是需要鼓励的,你要试着发现小乐的优点,打击式教育只会让他越来越不自信、越来越叛逆。

  6个月的考察期内,谢楚珍和小乐父母一起帮助他学习、陪伴他成长,小乐变得越来越自信,也越来越阳光,还改掉了沉迷网络的不良习惯。小乐2018年期末考试成绩单上,8门功课,5门优秀,3门良好。

  考察期的第6个月,小乐妈妈最后一次陪小乐来检察院报到时,高兴地跟谢楚珍说:“谢检察官,自从上次你提醒我后,我听你的,多表扬他,少训他。他不仅学习成绩提上来了,也越来越懂事了,有时候我们出去做工,他还会在家给我们做饭吃呢!”

  小乐的转变让谢楚珍十分欣喜:“这感觉就像是在春天里播下种子,经过浇水、施肥、除虫,终于开花结果。”

  但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让种子开花结果。谢楚珍在挽救未成年人道路上也“吃过不少瘪”。她曾碰到一些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无论她怎么好言好语做心理疏导,对方就是一言不发,还满脸写着冷漠和不耐烦。更让她感到痛心的是,个别她作了附条件不起诉的孩子又走上了歪路。

  谢楚珍的助理李智思曾问她:“有些未成年人简直油盐不进,我们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多时间去引导他们,您不怕精力都白费了吗?”

  “当以一颗做父母的心去这些事的时候,你就不会吝惜你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谢楚珍的回答令李智思印象深刻:“何况,并不是所有的耕耘都会有收获,我们尽最大的努力,能多挽救一个是一个。”

微信图片_20210414094903.jpg

谢楚珍向孩子们讲解法律知识。

  惩奸除恶,锋利如刀

  虽然见过很多的不幸,但谢楚珍的内心一直非常柔软。她给未成年人作心理辅导,常常是对方说得声泪俱下,她听得泪流满面。但这样柔软的她,也有“锋利如刀”的一面。

  2014年9月15日下午,驾车在仙槎桥镇某村闲逛的宁某某,将走在放学回家路上的10岁小女孩兰兰(化名)骗上车,带到几十公里外的火厂坪镇,趁天黑时对兰兰实施了性侵。晚上8时许,宁某某将兰兰丢弃在火厂坪镇某加油站后,驾车离开。加油站员工发现兰兰后,帮她联系爷爷来接。爷爷发现兰兰的异常后,于第二天报了警。案发后一个月,宁某某被抓捕归案。

  2014年11月,谢楚珍承办了该案。虽然被害人的陈述和指认、监控录像、证人证言、相关书证形成了证据锁链,基本可认定宁某某涉嫌强奸犯罪的事实。但宁某某一直不承认自己的罪行,还辩称当时在值班,车子借给了一名不知道真实姓名、也不知道联系方式的客户在开,手机信号轨迹与车辆的行动轨迹一致是因为手机忘在车里了。谢楚珍仔细翻阅案卷,发现宁某某的辩解并不能成立。从其供职的酒店值班表看,案发时段并未安排他值班,当时值班的同事也证实其未值班。他说手机忘在车里,但他并无两个手机号码,案发时段通话记录里的证人都证实,当时和他们通话的系宁某某本人。

  “兰兰是个可怜的孩子,2岁就没了妈妈,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本就胆小内向,遭遇了这样的事后,成日生活在恐惧之中,更加内向了。”谢楚珍说,“宁某某是刑满释放人员,再次犯罪后,毫无悔意,一直在狡辩,我们绝不能也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但零口供案件,证据必须十分扎实才能判得下。”在梳理、分析已有证据的基础上,谢楚珍列出补充侦查提纲,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锁定证据。

  2015年5月,邵东市检察院以宁某某涉嫌强奸罪向市法院提起公诉,谢楚珍出庭支持公诉。谢楚珍指控:“被告人刑满释放后,社会已接纳他,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他不珍惜,五年内又实施犯罪,主观恶性深,该案给被害人的生理和心理带来重创,让她的人生蒙上了阴影,且在当地引起了恐慌,社会危害性大,依法应当从重处罚。”

  最终,宁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听到判决结果后,宁某某情绪激动,在法庭上指着谢楚珍和法官说:“你们等着,等我出来,一定搞死你们!”

  “我至今都记得他那扭曲的脸和阴毒的眼神,当时听了确实背脊发凉。”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谢楚珍语气铿锵,“但转念一想,邪不压正,我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我们都怕事,那还当什么检察官,谈什么守护公平正义。”

微信图片_20210414094918.jpg

谢楚珍(右)出庭支持公诉。

  “呵护”小花,传递温暖

  谢楚珍常说:“如果说维护公平正义是‘锄强扶弱’,那么,我们不应该只专注于‘锄强’,‘扶弱’同样需要我们去努力。”

  小花(化名)患有精神分裂症,2015年7月的一个傍晚,未满14周岁的她在马路上闲逛时,被犯罪嫌疑人左某骗上车欲实施性侵。因小花激烈反抗,左某受伤,性侵未果。通过网上追逃,2019年2月底,左某被抓捕归案。

  2019年3月,邵东市检察院受理此案。作为承办人,谢楚珍对左某进行了讯问。虽然左某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且犯罪未遂,但案发时小花未满14周岁,又是精神病人,基于事实和证据的综合考量,谢楚珍代表邵东市检察院对该案提起公诉,并提出对左某在有期徒刑四年至六年的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的量刑建议。法院最终采纳建议,判处左某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

  谢楚珍深知,虽然左某受到应有的惩罚,但并不意味着该案办理的终结,对小花的抚慰和保护才是下一步工作的重中之重。但小花的状况令人揪心,因为遭遇了此事,她发病愈发频繁,大多数时候连自己的家人都认不出来,言行也不受控制,只能住院治疗。小花家有三姐弟,家里还有年迈的奶奶,全家生活都靠爸爸在工地上打工维系,经济非常拮据。

  事发后,左某未作任何赔偿。在对小花家进行社会调查时,谢楚珍了解到,为了给小花治病,她家中已经背上了几十万元的债务。

  “小花一家过得太苦了,也许我不能从根本上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能多帮他们一些,就多做一些,也让他们的生活多一点甜和暖。”考虑到小花家的实际困难,谢楚珍和控申科的同事认为他们可以申请司法救助,并帮助她和家人填写了相关的司法救助申请材料。很快,司法救助款批了下来。

  当谢楚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花的爸爸时,这个中年汉子在电话那端激动地说:“太好了,有了这笔钱,我就可以带小花去北京看病了,听说那的医生医术高明,说不定我家小花就治好了。”

微信图片_20210414094930.jpg  

谢楚珍通过与孩子们做游戏,帮助他们增强自我保护意识。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