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日报 | 三湘都市报 | 大祥区 | 双清区 | 北塔区 | 邵阳县 | 邵东县 | 新邵县 | 隆回县 | 洞口县 | 武冈市 | 新宁县 | 绥宁县 | 城步苗族自治县 | 关于我们
滚动资讯:
是英雄还是侵略者,历史岂容颠倒!
2014-07-25 10:35 来源: 华声在线 作者:石正希

——用铁的事实驳斥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在7月8日欢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
竟赞美“二战日军英勇”的错误讲话

石正希

  我是一名77岁高龄的中国公民。我在电视中听到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在欢迎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竟赞美“二战日军英勇”的讲话,激起了我无比的愤慨,69年前的日寇侵华的事实在我心中翻动浮现。现我要用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铁的事实驳斥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的讲话,也痛斥日寇侵华的滔天罪行。

  “九·一八”事变日寇侵吞了我国东北三省,“七·七”芦沟桥事变日寇又大举进犯中原,企图灭亡中国。由于国民党蒋介石的消积抗日,使得我国的北平、上海、南京、武汉等大片领土被日寇占领,成为沦陷区。1944年日寇铁蹄踏入湖南,我的家乡新邵县陈家坊田里村遭到日寇的蹂躏。当时年仅七岁的我,对日寇的烧、杀、掳、掠的事实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刻印在心。现将其揭露出来,以痛斥日本安倍政府否定侵略历史,强行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企图修改和平宪法,复活军国主义的罪恶行径。

  一、日寇无故杀害平民百姓

  家住邵东县洪桥村的彭独财老人是我的叔外公,1944年5月,我叔外公彭独财像往常一样肩扛锄头上山挖土耕种,被突如其来的鬼子兵抓去,到了鬼子兵的驻地后却遭到鬼子兵的严刑拷打,先用枪托打,用皮带抽,日本兵说他们说丢失了一支枪,是我叔外公偷去了,要他交出来。我叔外公没有偷枪,哪有枪交出来?鬼子兵就大发雷霆,就用刺刀刺我叔外公的手臂和大腿,可怜的叔外公几次晕死,始终无枪可交。最后万恶的日本鬼子将我叔外公捆绑在树上,堆上干柴,放火将他活活烧死,并将其尸体丢入地窖中,不许其亲属收尸安葬。无辜的百姓就这样被日寇兵残忍杀害!!

  二、鬼子兵集体强奸妇女

  1944年7月,鬼子兵又来我家乡掳抢粮食财物,闻讯的百姓纷纷向大山深处逃避躲藏。当地有座小山,山上有座庵堂叫香山庵,跑不动,跑不远的老人、妇女、儿童就躲在这庵堂内,我也随母亲和十岁的姐姐躲在庵堂内。谁知,万恶的鬼子兵竟也闯上山来。他们将庵堂的前、后门堵住后,五、六名鬼子兵进入庵堂内,拖扯中、青年妇女。此时我与姐姐不顾一切危险从大门冲了出去,可能鬼子兵看到我姐弟俩是儿童就没有拦我。出去后,我俩就躲在后山的树木丛中。后听到庵堂内哭喊声、嘶叫声惊天动地,这正是鬼子兵拖住中青年妇女实施强奸时的哭叫啊!第一批鬼子兵强奸完后,又轮换守门的鬼子兵进入庵堂实施强奸。这样一直折腾了近一个小时,他们发泄完兽欲之后才撤离。这些鬼子兵就在神圣的佛像前神堂当中当着众人之面,实施集体轮奸中国妇女,实属罪恶滔天!

  三、日本兵大批掳抢百姓粮食、猪、羊财物

  我家地处陈家坊田里村,是龙山山脉起源之地。龙山山区的太子庙、大江边、车寺、日溪村等十余个乡村至邵阳的必经之地。日寇到各村掳抢粮食、财物也必须经过我家运出至邵阳、酿溪等地。因此,日寇几乎两三天都要进山区掳抢。每次经过少则二、三十名挑夫,多则四、五十名挑夫,挑运日寇掳抢来的粮食、财物。可见日寇掳抢百姓的粮食财物之多不计其数。老百姓哪还有自己生活必须的粮食啊!同时,日寇三、两天又来掳抢,农民下田耕种都担心被抓去当挑夫。没有耕种就没有收获。因此,当时老百姓挨饥受饿者比比皆是,挖草根、剥树皮充饥的更是常事。我同院居住的一名孤儿,名涛伢子与我同龄,他更是饿得无法生存,只好被逼外出乞讨,他一去没回,听说他饿得不行了,冒险去日本兵驻地乞讨,被鬼子兵抓住打死了。

  四、我兄被抓为日寇当挑夫,险丧生命

  1944年日寇第一次进村掳抢,由于事先没有任何信息,各家的粮食财物没有藏好,被鬼子兵抢到大批粮食物资。为将这些抢来的物资运走,鬼子兵就大批抓挑夫。当时我兄年仅16岁就被鬼子兵抓去当挑夫。我兄年少胆小很难逃脱,一次他与其他挑夫意欲逃跑被鬼子兵发现了,结果都被痛打了一顿。因此他再也不敢逃跑了。这样他被抓一去两个月不见人回,我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全家人均处在担忧和伤痛中。两月后,我兄在其他挑夫的帮助下,终于逃跑回家。由于在日寇军队中当挑夫每天不给吃饱饭,却要挑七、八十斤重担,每天走四、五十里路。两个月来,他累得枯瘦如柴,不象人样了!

  上述是我幼童时期亲眼所见或亲身经历,日寇侵华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现日本安倍政府要否认侵华的历史,要修改和平宪法,复活军国主义!让罪恶的历史重演,同时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讨好日本,颠倒历史事实、赞美“二战日军英勇”是极丑恶之言行!我们要用日寇侵华的滔天罪行的铁的事实来制止日本安倍政府的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