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祥区 | 双清区 | 北塔区 | 邵阳县 | 邵东县 | 新邵县 | 隆回县 | 洞口县 | 武冈市 | 新宁县 | 绥宁县 | 城步苗族自治县
湖南H7N9疫情呈散发状 近期或再现病例
2013-05-03 11:26 来源: 华声在线 作者:徐焰 洪雷 马力 蔡平


刘富强

  5月2日,湖南省疾控中心流病科副科长刘富强博士时刻准备提着应急个人装备箱出发。记者 龚磊 摄

  新闻前奏

  3月底至今,我国各地相继出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

  H7N9,以其高致死率和未知性引发公众的恐慌。

  疫情也在我省出现。截至5月2日,湖南已经出现了3例H7N9禽流感病例,其中收治1例为江西宜春市病例,已死亡,另2例病危。

  全力以赴应对凶猛而未知的病毒,一场“生死之战”在全国打响。

  5月2日,记者与刘富强面对面,听他讲述防控H7N9禽流感的“生死之战”。他认真地说:“这种时候,公众特别需要权威发声,消除不必要的恐慌。”

  【国家防控】

  赴京参与起草防控方案

  3月31日,国家卫计委通报,上海和安徽发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这一通报,拉开了全国防控H7N9禽流感的序幕。

  在此之前的3月29日晚10点半,正在家中休息的刘富强接到省疾控中心副主任高立冬电话,“富强,你准备一下,明天去一趟北京,流感防控有新的形势出现。”

  “凭借以往的经验,我知道,这一次的事情不简单,但具体是什么事,当时并不清楚。”刘富强回忆。

  3月30日早晨,刘富强乘飞机飞往北京。

  一下飞机,从中国疾控中心一位负责人的口中,刘富强意识到,这一次的疫情不一般。

  刘富强随后被邀请制定首部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方案,成为最早的起草者之一。“随后的防控方案、技术指导,基本上都是在我们的参与之中制定。一开始,流行病学鉴定非常困难,我们每天对疫情进行风险评估,内部掌握了十几个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资料,但能够确诊的只有3例。”

  【转战湖南】

  本应关闭的市场仍有活禽

  4月7日,长沙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对流感标本进行检测时,发现一例H7N9禽流感病毒阳性样本。接到省疾控中心电话后,刘富强心头一惊,立即赶回长沙。

  患儿来自上海,在长沙短暂停留,最终被定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我回来的时候,患儿早已经康复。这个病例透露出一个信号,H7N9禽流感并非全部都是重症,也有轻症,有隐性感染者,且可以治愈。”

  4月30日,“五一”放假第二天,湖南发布首例H7N9禽流感病例的第三天。

  中午12点半,刘富强接到中心电话:“邵阳市半个小时前又检测出一例疑似H7N9病例,赶紧前去落实。”

  下午1点半,刘富强带领团队出发前往邵阳武冈,下午5时许抵达,立即开始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一到武冈,我和工作人员马上赶到现场采集环境标本,确定密切接触者,由于患者病情危重,不能亲口说话,流行病学调查开展起来非常麻烦,直到次日凌晨2:30才完成报告。”调查中确定了50名密切接触者,刘富强同时注意到,原本早应关闭的活禽交易市场中,仍然有活禽存在,也存在交易行为。

  【现实困境】

  疫情呈散发状态

  “疫情仍呈散发状态,近期还可能出现感染病例。”刘富强告诉记者,截至采访当天,疾控部门已经排查了100余例疑似病例,近期排查的病例呈上升趋势。

  “最大的问题就是经费,设备和人员的不足也开始凸显。”刘富强说,随着本土疫情的出现,检测试剂的消耗日渐巨大,检测设备日夜不停的运转,也造成了极大损耗。

  “光是检测试剂一项,全省15个流感网络实验室,每个实验室每周至少要检测15份常规流感标本,全套下来每份标本的检测费用是2000元,一个月就是180万元,很快会导致疾控部门无力承担。”

  与此同时,基层疾控人员的数量和专业能力都相当有限。“真正专业的现场流行病学调查人员很少,有的甚至连简单的疫情报告都不会。”

  刘富强说,作为疾控部门,能够做的,无非是通过自配试剂,推进实验室检测策略的优化以降低费用,同时加强对基层疾控人员的培训。“最主要的,还是需要政府加大投入。”

  破解关键

  禽类散养人禽共住是难点

  通过近一个月的监测和研究,目前能够肯定的是,H7N9禽流感病毒的来源肯定与禽类有关。

  “我们国家大多数地方,包括我们省,禽类散养、人禽共住的情况随处可见,这是防控的一大难点。”与此同时,活禽交易,也让普通市民感染H7N9禽流感的几率大增。“走进菜市场,到处都能闻到鸡鸭禽类羽毛、粪便的气味,病毒散发在空气当中,形成气溶胶。”

  刘富强认为:“一方面,要改变禽类的养殖方式,避免人禽直接接触,另一方面,要改变交易方式。有证据表明,一旦关闭活禽交易市场,H7N9禽流感病例数马上大幅减少。”

  人物写真

  北京起草方案,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刘富强博士,是我省奋战在H7N9防控最前线的疾控专家,同时是国家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方案的起草者之一。

  “在北京制定防控方案的那段时间,我每天的睡眠只有三四个小时。”刘富强笑着说。

  回长沙后,他成为了接受每天采访最多的疾控专家。刘富强还经常半夜接到记者采访的电话。一旦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中午饭吃不上是常事。采访刘富强时,他刚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了不到半个小时,“累得有点头晕了。”

  防控连线

  长沙两万多信鸽

  已接种疫苗

  近日,不少网友表示,现在一些小区还有不少人家养鸽子和鸡鸭。长沙市城管局表示,可先由小区物业进行劝解沟通,也可拨打88665110向城管部门反映。同时,长沙市动物卫生监督所也可根据居民的申请,对小区家养禽类进行禽流感检测。

  此外,长沙市信鸽协会熊白鸥会长介绍,目前长沙市700多名会员的两万多只信鸽均已接种进口疫苗,在今年下半年还将再接种一次。长沙市信鸽协会已经暂停上半年所有赛事,并提醒会员尽量不要把鸽子放飞。

   对话

  病死率比SARS高有原因

  记者:与之前SARS病毒相比,H7N9患者病死率高不高?

  刘富强:2002年和2003年,SARS流行, 全球共报告SARS病例8422例,死亡916例,病死亡率是11.40%。中国内地总发病数为5327例,死亡349例,病死亡率是6.55%。而这次根据卫计委通报的信息,全国内地共报告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127例,其中死亡26人,病死亡率是20.47%。

  单纯从数据来说,比SARS的病死率要高,但目前由于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病例大多发现的是重症病例,轻症、隐性感染者的病例发现较少。随着检测力度的加大,轻症、隐性感染者数量的不断发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病死率肯定也会随之降低。

  气温高有利于预防,但不能忽视感染环节

  记者:现在天气转热,气温变化对于H7N9病毒的传播是否有影响?

  刘富强:历年抗击流感的研究和经验表明:禽流感病毒存活的时间会随气温升高而缩短,有利于人类预防,但同时也不能忽视其他的感染环节。

  禽流感病毒在高温中存活的时间缩短,只说明感染概率下降。但人感染禽流感病毒的环节很多,还要从饮食、起居、生活习惯等多个环节预防。

  禽流感病毒变种多,变异速度快,现在的病毒和以往还是不一样,病毒的基因重组可能导致其不同的生存特性。目前,H7N9禽流感病毒的变异性无法预知,但尚在可控阶段,更重要的是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做好自身防控措施。

  “谈不上爆发,也不会大流行”

  记者:这一次的H7N9禽流感真的可怕吗?是否还会继续蔓延,当前形势及未来走势如何?

  刘富强:目前疫情还谈不上爆发,更谈不上流行,将来也不会出现大流行。由于病毒的未知性,对它进行严格控制是不为过的,但从长远来看,随着我们对它的了解和认识,检测和治疗的手段都会更加成熟,相信不需要太久,它就会像甲流等疾病一样,变得非常平常。H7N9禽流感可防可控可治,只要科学应对,我相信我们有能力做好这件事。

(记者 徐焰 洪雷 实习生 马力 蔡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