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血缘亲情】一件泛黄的土白布衬衫 作者:柳清
发布时间:2020-09-2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柳 清

一件泛黄的土白布衬衫

·柳 清

  秋天的脚步飞快地驱赶走了盛夏,早晚已带些许凉意了。抽空整理夏天的衣物,满柜子里什么华斯度、金利来、雅格尔及一些叫不出品牌的衬衫不下十几件。其中一件土白布做成的衬衫早已泛黄,且衣领袖口磨损破裂,在这堆洁白的衬衫里格外抢眼。一见到它就把我的思绪带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

  那是一个全民困难的年代,我在冷水江锡矿山子弟学校读六年级。由于学习勤奋,成绩优异,乐于助人,又是少先队长,被评为邵阳地区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我是唯一的学生代表,母亲得知后既高兴又难过。

  我们家兄弟姐妹多,父亲在锡矿山井下采矿,不幸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一家七口的生计,全靠母亲那双瘦弱的肩膀扛起抚养我们的重担,家庭生活十分困难。记得我读三年级时,有一期的学费是三块钱都交不起,还是好心的老师垫付的。母亲心想:这是老三第一次出远门,大热天的连一件衬衫都没有。就跟我说:“老三,你去找你大哥(大哥顶职刚到锡矿山北炼厂参加工作,当炉前工),看他有没有衬衫,要他送一件给你”。

  锡矿山北矿炼锑厂距离冷水江有三十多里路程。清晨,母亲就给我蒸了几个杂粮粑粑,我边吃边走往大哥的单位赶去。中午时分,我就来到了大哥的厂里,一打听,他做夜班,已在宿舍里。当见到我时显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略带嗔怪的口吻:“这么远的路,跑来做什么?”当我把母亲的意思诉说一遍后,大哥沉思了片刻说:“现在中午了,先吃饭再说。”

  单位职工食堂离宿舍三四百米远的样子,大哥买了两钵饭,是三两米一钵的,一份辣椒炒黄豆,一份青菜。赶了那远的路还真很饿了,我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就吃光了。大哥怕我没吃饱,又把自己钵子里的饭减一半给我:“你现在是吃长饭,多吃点。”半钵哥肯定没吃饱,我见哥打了一钵不要钱的汤喝下,后带我回到了他的宿舍。只见他在一只木箱子里翻箱倒柜的找,木箱里除了几件单位发的工作服外,就没有别的什么衣服了。看到我失望的眼神,大哥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那件土白布衬衫,一边说:“这件衬衫你拿回去,要母亲改小点穿着去参加表彰会吧。”我当时没往深层次想,只是高兴地接过还带着大哥体温的衬衫,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我随身背着的小布袋里。大哥穿上工作服,把我送到路边。嘱咐我走山路要注意别踩到蛇,别玩耍要早点回家。我点点头,撒腿就往回走,猛一回头,只见大哥还站在路旁,在烈日下穿着厚厚的兰色工作服,目送着我。顿时,我感到鼻子酸酸的。

  傍晚时分,我回到家中,把衬衫交给母亲,将大哥送我衬衫的情景说了一遍。母亲听后,眼眶内泪水溋溋,哽咽地说:“老三,要好好爱惜这件衬衫,记住这份浓浓的手足之情,以后有出息了,要感激你大哥啊!”当晚,母亲就将衬衫改小,我穿上很合身。

  后来,我和二哥都相继参加了工作,家境逐渐好了。每次回老家探望母亲,总忘不了要给大哥带几瓶好酒,这是他唯一的嗜好。

  时过境迁,大哥也已仙逝。每当想起大哥赠送衬衫的那一幕,不禁潸然泪下。长兄如父,这份血浓如水之情,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底。

  谨以此文,祭奠我那九泉之下的大哥。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