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军旅忆事】一次排臭弹经历 作者:艾哲
发布时间:2020-09-2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艾哲

  2001年,我在部队任某高炮团修理连火炮技师、一排一班班长。

  记得这年十月初,广州军区一位副参谋长(少将)突然要我们团在军区打靶前实弹射击一次,因为他有点不相信我们团有这么厉害,能够连续4年获得军区实弹射击先进单位。这次,他亲自协调一台靶机,即飞机航模,要在他的亲自见证下,由进驻广州军区靶场的我们高炮团一营直接把靶机打下来。

  当时高炮团刚刚进驻阵地,还没来得及整理阵地、没有来得及擦拭火炮,突然接到命令,有点措手不及。

  命令下达,令行禁止。最终,我们一营仓促上阵,在那个风雨交加的中午“开火”了。

  随着一营一连、二连、三连连长“射击”的命令,炮阵地里群射天狼、热闹非凡,但由于没有经过我们火炮技术人员检查调整技术参数,没有命中目标,靶机“安全”地从炮阵地前飞过。

  按照预案,在3次之内必须把靶机打下来,也就是说一营还有两次机会。但第一遍过了后,官兵们透过浓密的雨帘依稀发现,12门火炮,有7门火炮“哑”了!

  “修理连,上!”团长在营指挥所里用喇叭大声命令。

  当时,大雨滂沱,老天像从天上直接倒水一样,广东省南海边北部湾的雨,从来都是来得急,下得猛,雷声更是大得令人害怕,这次也是如此。偌大的雨声、雷声,让人讲话彼此都难听得见。

  火炮修理工、一班班员罗爱群(后转为三期士官)提起工具箱,说声“艾技师,冲呀”,就冒着滂沱大雨往阵地上冲。我作为一班班长,立即制止他的行为,但怎么大声说话他都听不见,我急了,直接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命令他听从指挥,不要乱跑。

  我马上建议老火炮技师文高山,和我一起去营部指挥所,向团长建议炮阵地上的官兵马上撤回各连帐篷,一是避免危险,二是躲雨。

  团长接受了我们技术人员的建议。

  我这次急了。因为军校的书上说得很清楚,臭弹一般有可能在2分钟之内爆炸,但也可能时间稍长。我在指挥所里拼命地向阵地招手,甚至冒雨冲到各连阵地前大声疾呼。

  火炮上,冒雨打靶的官兵们见我那么急地呼喊,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吓得连滚带爬地跑回帐篷。

  其实,他们知道出现臭弹是很危险的,但必须接到命令才能够撤回。大家都听说过,曾经在某师某团,一枚臭弹让一名营长和一个班全体“光荣”了。

  雨,还在拼了命地下……

  5分钟后,雨稍微小了一点,可以透过雨帘看得清人了。装备处长问,可以上阵地修炮了吗?因为军区副参谋长还在营指挥所里密切关注着。“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文高山、罗爱群和我三人,二话没说,提着工具箱,勇敢地冲向炮阵地。

  雨水迅速把衣服淋透,用手摸了摸额头和眼睛上的雨水和汗水,心里紧张得要命。在文高山老技师的指导下,我们慢慢拉开炮闩,小心翼翼地把臭弹退出来,双手抱着臭弹跑到臭弹坑旁,轻轻地放下来……

  每排一次故障,每修好一门炮,我们都吓得一身冷汗。

  此情此景的我们3名火炮修理工,被大雨浇透全身,在风雨中冻得瑟瑟发抖,但后来由于专心排故障,竟然忘记冷了;我们被臭弹随时会爆炸的危险吓得手心冒汗,自我安慰地互相鼓气说,就算牺牲了,也是光荣的革命烈士,爸爸妈妈会骄傲……

  四期士官、老技师文高山强装笑脸的鼓励,让我这位二期士官和上等兵罗爱群心里更加坚定,有安全感。事后,老文告诉我们,他也害怕得要命,只是不敢告诉我们。我们向他竖起大拇指:好一个37高炮修理组的组长,好一个战地抢修的灵魂人物,好一个老兵!

  第一门炮,我们用了大约5分钟的时间排除臭弹,但后来就快多了。反正故障基本上都是由于炮膛没有擦拭,老天又下雨,灰尘等杂物影响了炮弹射击,万幸的是,炮弹底火没有被击发,所以没有爆炸。但有2枚炮弹被炮闩挤压得弯了,看起来非常吓人。

  终于,大约半个小时,7门火炮的故障全部排除。指挥所里的官兵们瞪着眼睛,看了一场战地抢修排臭弹的好戏!

  也真是怪,当我们如释重负地返回营指挥所时,雨,竟然越下越小,慢慢地变成了小雨……

  向处长、团长报告,火炮可以继续射击。但这时军区副参谋长说:“看你们冒雨修炮的情景,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打好,这也是你们连续4年被军区评为实弹射击先进单位的原因吧!”首长当即取消了继续射击的命令。

  团长(后升任高炮旅旅长)见受到军区首长的表扬,开心地“捅”了我一拳,当着军区副参谋长的面赞扬我们火炮修理班:“你们表现得很不错,为高炮团争光了!”

  但是,那一年,文高山、我,以及罗爱群,都没有立三等功,甚至连团嘉奖都没有。

  现在想来,有点遗憾。我们,也曾经为共和国拼命过,希望得到部队的肯定呀。可是,一个连才一个三等功的名额,他们干部更需要三等功,也的确有人干得好。

  但我们的团长同志,您为什么不当即为我们立一次功呀,火线立功是不占年度立功指标的,我们是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在为国防事业做贡献,为团队建设争光,为团长您争脸呀!

  虽然三等功在地方没有任何作用,虽然后来我先后4次荣立三等功。但如果这次立功,更加有纪念意义。

  此事虽然过去近20年了,但每次回忆,都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心中十分激动。

  也因为此段经历,让我为自己的军旅生涯自豪:我是一名在和平年代上过“战场”的兵!

     (作者系邵阳日报记者)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