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莫家洲里“觅”村歌
发布时间:2020-07-2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王凤宝

王凤宝

  7月11日,星期六,骄阳似火,我和司机从洞口县城出发,去石江镇车站“迎接”著名作家、诗人,歌词作者杨大庭,再从黄桥镇上高速路,驱车一百多里,来到我的第二故乡———美丽的莫家洲。

  为了“寻找”莫家洲村歌,我作为莫家洲的荣誉村民,义不容辞,早就向村长李建设和爱心企业家、校长刘军风汇报了,向中洲村文化艺术团顾问群里兄弟姐妹汇报了,因为时间紧呀,7月18日,中洲赧水大桥就要进行竣工仪式,尽量赶在这天庆典 “亲情满怀地”唱出莫家洲这支优美动听的村歌来。

  车子从天子山开下来,来到写着“刘汉友捐赠”的电线灯杆处,我不放心又打电话给村长李建设,向他报告我们三人马上到村里了,他说;“村里有急事,我马上出去了”。我们一听,心一沉,突然“拔凉拔凉”的;但当他又说他已吩咐艺术顾问团群主刘松军刘定胜老师在村里等着我们时,我们的心又“滚烫”起来,来到为扶贫鞋厂( 湖南和亚中洲分厂),我们赶忙下车拍照,真正感恩党的伟大,有力地激发出我们写作“村歌”的灵感。

图片1.png

图片2.jpg

扶贫鞋厂谱写扶贫赞歌

  我们三人来到村活动中心房子前,刘松军、刘定胜在阳光下等着,额头上明显渗出了细汗,一番“客套”话后,刘定胜老师邀请我们去对面他家里坐坐,我们热情很高,积极性正能量满满的,立即“申请”去“各景点”,刘定胜老师见状,马上去小店买来一塑料袋矿泉水,每人发一瓶,我熟门熟路从村民借了一把雨伞,杨大庭作家早有准备,他从“旅游包”里拿出一把雨伞,刘松军瞧瞧“白花花”的太阳,赶紧不知从哪里搞来一顶“草帽”,戴在头上,刘定胜老师同样瞧瞧“白花花”的太阳,也从旁边屋里拿出一顶“草帽”戴上,那天,室内温度34度,室外至少36度至37度。因为是“暑天”,况且离大暑只有十多天了,暑,热也,大暑,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我们就从中洲人民大会场开始深入“采风”,来到会场里,中洲舞蹈队正在跳舞,“嗨,嗨,嗨,”指导员时不时吹响口哨,“飞,飞,飞,”场面火热,气氛浓郁,我和杨大庭作家急忙掏出手机拍照。跳舞队员不怯场,你照你的,她跳她的,她们照样娴熟地跳着舞,有的还对你笑呢,我们一行人舒心极了,也都笑了。

图片3.jpg

别出一格的莫家洲舞蹈队

  杨大庭作家对大会场有着浓厚的兴趣,感叹这样独特的村会场,如今再也找不到几家了。的确,这个大会场解放没多久就修建了,一转身,我们到右边天师庙前,我们“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图片4.jpg  

大家都凝视着莫家洲富有特色的人民大会场

  杨作家眼睛慢慢“扫描”,结果发现了一个洞口祁剧团的人,名字刻在了庙门前,原来每年村里八月十五唱大戏,此人年年要来的,是村里的常客、贵客。这个“典故”后来写在了村歌里了,我们来到文明实践大舞台上,被它“大气”的模样折服,“健身”器材琳琅满目,占地面积之大,铺着的“彩色”地毯,都令我们“啧啧”称赞,真是“文明舞台有味无清欢”,好想写在村歌里呢,要不是后来,村长李建设、刘定胜、刘松军等人围在一起“取句”时,四周的山犹如护城墙,环绕村庄的赧水河犹如护城河就研究决定用上了“护城墙拥抱护城河”这句话,“文明舞台有味无清欢”肯定写在了村歌里,不难想像,晴朗的夜晚,莫家洲的村民都会三三两两、齐聚文明舞台,载歌载舞,是个非常好的健身、玩耍、纳凉、休闲的好地方。

图片5.jpg

深入柚子园“采风”,汗水浇灌作品

  我们有说有笑,听着刘定胜老师、刘松军群主他俩绘声绘色讲述着村里古代逸闻趣事,神奇传说,沿着水泥路来到一块“回甘柚子园”生态农业介绍牌子边,因为杨大庭作家是高度近视眼,过一个小“石坎”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笑眯眯地说:“欣赏美景不能给我免费啊”!右手推了推“挂在”鼻子上的近视眼镜,才慢慢拿出“记事本”和圆珠笔,刘定胜老师为他打雨伞,还拿着“游子扇”给他扇风,边问边看边记录,为五百多亩“柚子面积”惊叹;进入观光走廊,看到高光2号特色葡萄滕,我们激动着,刘定胜、刘松军还时不时扶起被风刮倒的葡萄杆,我们来到河边,看到了“竹岛”,看到河边一排排生长的竹子,修长修长煞是好看;极目远眺,看到了“龙转头”山,看到了“叠在”一起的狮子山,仿佛耳边又响起了那个美丽的传说,高沙镇一个姓曾的把已逝的“亲人”葬在这个风水宝地,后来,这户人家子孙出了好多当官的……我们环顾四周,看到了天子山、中华山、狮子山、虎形山、莫石坳。当过几十年老师的刘定胜,对于莫家洲的“传奇故事”,讲起来如数家珍,兴致极浓;刘松军同样讲出莫家洲的许多传奇故事,说起了1682年康熙来过莫家洲吃过“桔子”;说起了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反贼”吴三桂,不仅好色,而且还“贪恋”莫家洲村里的“美色”,几次在此逗留;说起了王昌龄大诗人在此诗兴大发写出一首好诗;说起了至今保留在村里的“地契”,慢慢地,我们也感到了神奇。大家往右边莫石坳一看,太神了,大热天,河边竟腾出一层“白雾”,好似仙境。

图片6.jpg

河边腾出一层“白雾”,好似仙境

  两点多了,早已过了吃中餐时间了,我们走到中洲大桥上(扶贫“爱心桥”),由于大桥全部是水泥钢筋修建的,温度更高,远处一望,桥上直冒蒸汽,我们站在桥上,几个人汗如雨下,戴草帽、打雨伞都不“管用”,但是,我们站在大桥上,自豪感一阵阵涌上心头,上衣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刘松军还要我们站在桥中间,感受一下那种“幸福”,观看那河水激流而下的“壮观”。那天,由于前几天连续下了大雨,河水猛涨;刘定胜还是兴致勃勃地介绍起大桥右对面那一叠“石头开花”,兴致盎然的我们用手机不停地拍照,站在不同位置拍“石头开花”……灵感来了大家一致商定,“石头开花”一定要写在村歌里。

图片7.jpg

大桥右斜对面神秘的石头开花和急流而下的河水

  村长李建设的妻子早已做好了“中餐”,下午三点多了,我们才“采风”完毕,一起去吃“中餐”,因为村长李建设去镇上看“大桥石”了,没有回来,我们几个人不等了,“提前”用餐,可能是太高兴了,杨作家连干三杯“中洲茅台”(村长李建设自己烤的米酒),把能喝酒的、声音“扎扎”的刘松军都比下去了。杨作家连连说:“咱俩干三杯”,“再敬你三杯,来来来”,杨作家可能和大诗人李白一样“斗酒诗百篇”,他却是“斗酒歌百篇”吧。

图片8.jpg

莫家洲特有的“黄之骨”佳肴

  这次,我们三个人在莫家洲住了下来,把决心和想法向远在千里之外的杭州定居的刘军风汇报了,村歌一定赶在明早九点前写出来。她听了,高兴极了。

  第二天早上5点多钟,我们就被莫家洲清新的空气“甜醒”了,聚在一起分析起杨大庭作家“酝酿”了一晚写出的“村歌”,“争吵”的激烈程度不亚于拔河比赛。刘松军看了村歌只写了天子山,就问怎么不写中华山、狮子山、虎形山?杨作家很疲倦,取下眼镜,我见状,忙回答,说很多歌里,为什么只写长江、黄河的原因,又为什么不写黑龙江、雅鲁花布江、珠江、澜沧江、怒江、辽河的原因;村长李建设打开电脑,反复把三阁司镇“镇歌”播放了,传放的图片大都取景于莫家洲,但听了,都觉得没多少内容,因此村歌就放弃了“模仿”;刘定胜老师则坚持把采风时,大家提出的千村万村难找中洲村这句话,一定要写在村歌里,大家反复琢磨,决定还是不写进村歌里了;刘定胜老师还坚持把“我的家乡中洲美”放在歌词里第四句……。

  不知不觉已到了十点多了,吃惯了早饭的我们,肚子早已“咕噜咕噜”叫起来,李村长漂亮的老婆笑咪咪把香喷喷的早餐端上来了,招呼着大家“吃饭啰,吃饭啰”,没了“斯文”的我们抓起筷子就吃起来了,村歌也就“无声无息”地定稿了:


  美丽中洲我爱您


  四面环山又环水,

  我的家乡中洲美。

  护城墙拥抱护城河,

  茅江鲤上白鹭飞。


  竹岛依偎沙洲湾,

  天子山眺望开心扉。

  八月十五唱大戏,

  天师传奇美又美。


  千亩柚子飘清香,

  我的家乡姑娘美。

  石头开花岸边红,

  扶贫大桥彩虹美。


  观光走廊,生态农业,

  条条公路如龙腾飞,

  感恩党,赞扶贫,

  美丽乡村展翅飞!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