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情感家园】又见柳山忆外婆 作者:尹建国
发布时间:2020-07-07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尹建国

又见柳山忆外婆

尹建国

图片1.jpg

  前不久,我因事去了一趟新宁县柳山村,这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忘却的地方。我的童年时光就在这里度过,我外婆的家就落座在这里。

  在外奔波,繁忙琐事中,外婆的概念已渐渐模糊。外婆离开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了,打开记忆之门,思绪又回到了那并不曾遥远的从前……

  每每想起外婆的时候,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这样一幅熟悉的画面:外婆挑着一担粪箕,背深深地驼着,牵着我的小手,去新寨河边捡小卵石。

  柳山村,这里依山傍水,新寨河穿境而过,三江交汇,沿河两岸柳树郁郁葱葱,尽现乡村美景。

  村里有一座距今已有350年历史的木瓦结构风雨亭桥名叫“回龙桥”,横跨新寨河两岸,修建时间更长的“太平桥”与“回龙桥”遥相呼应,这里还有年代久远的洞庭庙、郑氏宗祠。

  小时候一到放暑假,我最喜欢去的就是外婆家。从我记事起,外婆就是孤苦伶仃一个人住。外公死得早,我从没见过。外婆一生养育了三个女儿,我妈是她的大女儿。我妈曾告诉我,外婆四十多岁就打单身守寡,三个女儿都长大嫁出去后,她谁都不愿意跟去,一个人自在地守在这里生活着。

  那时在生产队,外婆一个人年复一年地起早摸黑,干着许多男人都吃力的活,挣着微薄的工分,挺直的腰板在重活累活的压迫下慢慢地一年一年变驼。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 有一天,天刚蒙蒙亮,外婆就把我从床上叫醒了。我揉揉眼忙把衣裤穿好,外婆挑了一担大粪箕,我跟她后面,快步地在村道上跑。在路上我问:“啊姆,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外婆说:“我们去城里挑猪粪肥田,去晚了别人就弄完了。”从屋里到县城食品站有4公里多,往返两次挑猪粪倒到水稻田里,每隔一天早上都会如此,直到没有猪粪可挑为至。

图片2.jpg

  那时我还只有7岁多,跟着外婆不停地来回走。有时实在走不动了,外婆就让我坐进粪箕的一头,另一头就放些石头好两边一样重,外婆挑着我艰辛地走着。我坐在粪箕里愰悠悠,特别开心和幸福。外婆时不时用手擦着脸上的汗珠,蓝色的衣服湿透了背脊。

  夏夜,外婆挑一担粪箕,带着我去新寨河里洗澡。那时的河水清澈见底,村里的男女老少天一黑便朝河边走去,大家在一起嬉闹,泼水、追逐,欢声笑语在河里荡漾……洗累了我们就走到回龙桥上乘凉,横跨新寨河的回龙桥始建于1727年,后又经几度维修,至今仍保持完好,它是新宁最古老的长廊式风雨亭桥。它静静地卧在这里,历风云变幻,阅人间春秋,成为柳山永恒的风景。

  回家时,外婆早捡好了一担卵石挑在肩上。我问外婆挑这些石头回去干吗?外婆笑眯眯地对我说:“你看我们现在住的老屋快要倒了,这些石头是以后用来修房子的,到时你就可以有新屋住了。”就这样,外婆一回又一回地捡回卵石,屋前的一片空地被小卵石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图片3.jpg

  每到端午节,在乡村家家户户都有包粽子的习俗,可我吃了最好吃的粽子就是外婆包的粽子。

  我记得端午节前一天,外婆带我去山里找枧杆竹摘粽叶,回来把粽叶洗干净放水桶里浸着,然后将糯米和花生米浸泡。第二天早上外婆便开始包粽子,她把先准备好的线绳放在脖子上,把两片粽叶卷曲放进糯米和花生米后,将包出成三角形的粽子用线缠绕好,再一个一个地将粽子放进大铁锅子里用柴火煮半小时左右,闻着热气腾腾清香扑鼻的粽子我大咽口水。

  外婆对我的爱,实不能以寥寥数语所能尽述。记得有一年放寒假,一天深夜下着小雨,睡在床上的我突然肚子痛得哇哇大叫,外婆迎着寒风细雨背着我摸黑到了卫生院,等医生给我检查开了药打了针,回到家已是凌晨2点多了。外婆怕我冻起感冒,生火烧了开水放了姜片为我泡脚,后又上床给我暖身,一夜没合眼直到天亮。

  外婆一生自力更生,老了还自己种菜、挑水、做饭、洗衣服……经历了那么多苦难,一直坚强的面对生活,外婆在我印象中就是避风的港湾。外婆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自己手里建一座新房子,可修新房的材料不等备齐,外婆却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纸短情长,外婆的温情和抚爱一忆起就温暖着我的心,她给予我的爱,像春风化雨的温柔,是润物无声的奉献,可惜我永远也无法报答。她一生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但她的音容笑貌如同电影般一幕幕从脑海里闪现,刻在我心底的只是对外婆永久的思念。

图片4.jpg

柳山风景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