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讲述丨支援湖北护士曾靖芳:战地起舞,心中有种别样豪迈!
      发布时间:2020-02-22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吴珺 陆益平

             讲述者丨曾靖芳

         整  理丨吴珺 陆益平
         编  辑丨陆益平

      微信图片_20200222113144_看图王.jpg

           我叫曾靖芳,32岁,就职于邵阳市中医医院,是邵阳支援湖北医疗队的护士之一。现在是2月20日,凌晨1点多钟我和其他3名护士一起从酒店出来,坐大巴大约十五分钟,就可以赶到奋战了22天的黄冈市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开始今天的工作。
           熬过最黑的夜
           今天我要值大夜班,从凌晨2点工作到早上8点。这是我觉得很难熬的一个班次,刚来那段时间,真是我熬过的最艰难的黑夜。不过,经过20多天的熟悉、磨合,现在已经开始适应这种节奏。
           我们1月31日下午正式进入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那时候对医院环境不熟悉,药在哪取、输液管、胶布在哪领、工作流程是怎样,都不是很清楚。还没清到场,当天下午就收治了30多个病人。
           那天从下午到晚上再到凌晨,我们每个人差不多都是走路动跑,没停一下,医生忙着查看患者情况、开药、治疗,护士在忙着摊床、清理、打针,摆放了65张病床的六病房西区被我们跑出了一个足球场的感觉。
           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后,连平日里最拿手的打针也受到了阻碍。在病房呆的时间一久,防护眼镜上全是雾,得尽可能凑近到患者手臂,才看得见血管,又带着防护手套,打针找不到平时的手感,幸好我们技术还可以,没有跑针。
           我接手的第一个病人就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是一位72岁的老奶奶,2月1日下午3点,从黄冈市中心医院转院过来的。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已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了。我第一时间给她插上呼吸机、心电监护仪,静脉注射给药,确保她生命体征平稳。然后,我用桶子打来热水,解开她的衣裤一看,大便已经从纸尿裤里渗出来了,于是赶紧用干净毛巾用帮她擦洗,等忙完之后已经是晚上8点了。同事赶来接班,交接完,松下担子,我再也支持不住,坐在走廊门口一时起不了身,竟没有力气去脱身上的12件防护装备。
           刚开始的每个夜晚都很难熬,最怕的就是凌晨1、2点突然送来新的病人,或者重症患者突发紧急情况,那意味着不仅是全体值班医护人员通宵无休,也代表着是否能从死神手里夺回患者的生命。
           日子就在每天给患者插氧气面罩、打针喂药,给部分重症患者喂饭、翻身、擦洗中过去。经过反复地磨合、商讨,护理组根据我们每名护士所长制定了新的工作方案,整个病区的工作状态也变得平和、规范,井井有条。
           希望不要再有新的病人入院,希望早日看到黎明的曙光。
           跳过最嗨的舞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中医与西医结合对治疗新冠肺炎的作用渐渐体现出来,用过中药的病人症状开始好转,特别是轻症患者效果显著。同时,为了让患者能以好的心态配合治疗,我们每天带病人一起做中医八段锦功法和呼吸操,播放《梅花三弄》《梁祝》《黄河》等音乐,改变隔离病房低沉、压抑的气氛,在抚慰患者的情绪同时,提高轻症患者的身体素质。
          于是,在隔离的六病区里,我们每天轮流来,穿着笨重的防护服,一个病房一个病房带领病人跳舞。这成了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一道特殊的风景。
          今天早上6点,我给几名恢复情况较好的患者采样做检测时,30床的陈大姐特地跑来对我表示感谢,她这次检测如果还是阴性就可以出院了。陈大姐是一名肾移植康复后患者,去年上半年在黄冈市中心医院动完肾移植手术,感染了新冠肺炎后,几经周转来到“大别山”。刚来的时候,她情绪比较低落,躺在病床上不跟任何人交流,也并不怎么配合治疗。
           得知她的情况后,护士长海娜对将她列为重点护理对象,每天定时给她测量体温、查血压、做氧饱,每餐饭菜都是我们特意选择易食好消化的,每次都是值班护士耐心地喂。为了打开她的心结,我们每天主动跟她聊天,了解到她平常喜欢跳广场舞,我们就邀请她参加我们六病区的舞蹈队。
           她这一跳,慢慢就有了效果,前不久做了一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平时我也做中医八段锦功法和呼吸操,而在“大别山”的这些日子,战地起舞,跳起来心里总是有一种别样的豪迈。

                            微信图片_20200222113156_看图王.jpg

           听过最暖的话

           到黄冈的22天里,我变得很容易感动。
           每天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宾馆隔离宿舍,看到自己那7岁的儿子、4岁的女儿抢着跟我通视频电话,学着电视里说“妈妈加油”“湖北加油”“中国加油”时的笑脸,我觉得特别温馨。
           远在云南部队服役的丈夫给我打来电话说:“家里,你不用操心了。只有一个要求,要保护好自己,平安健康回来”,简简单单几个字,我觉得特别暖心。
           我的战友们奔走在病房,夜以继日、马不停蹄,只为尽可能多地救治患者,大家相互打气鼓劲,“加油”“加油”“加油”,字短情长,听得我心潮澎湃。
           在六病房,患者年龄普遍较大、不会讲普通话,说的都是黄冈方言,而我们说普通话他们有些也听不懂,我就连说带比划。他们有些上着呼吸机无法说话,但他们都知道我们是从外省来给他们看病的,非常配合。每次看到他们充满信任的眼神、用生硬的普通话说谢谢时,我总是眼睛发酸。
          今天凌晨,五六名舞友跑来跟我道别,她们诉说着身体恢复的情况,想象着即将回家与家人团聚的场景,同时承诺锻炼好身体早点出院,好让我们也可以早日回家。
        “加油”“早日回家”,多么平常的话语,但这却是我在黄冈听过的最暖心的话。
          凌晨6点,我站在病房的窗户前往外看黄冈的晨曦,心绪安宁。奋战22天,出院人数渐渐多于入院人数,我不禁感到骄傲。希望在不久后,这里所有的病人都可以痊愈,我也可以回到家,首先抱抱我的两个孩子,然后跟爸爸妈妈、我的爱人、亲人朋友报个平安:“我回来了,我很好”。

      微信图片_20200222113119_看图王.jpg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