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陈海强:最近的前线 最远的出征
发布时间:2020-02-1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王喜嫔 周燕妮

最近的前线 最远的出征

——大祥区百春园街道四级主任科员陈海强抗疫故事

通讯员 王喜嫔 周燕妮

  “办公室加了张临时床,连续19天白加黑的工作,60桶泡面,7个社区的报表,这是街道卫健人陈海强在这场战疫中坚守着的最近的前线。同是卫健人的妻子也驻守在乡镇基层,往常带孩子的外婆去了外地过年因为疫情没办法回来,孩子被迫去了县城乡下陌生的奶奶家,这是这个一岁出头的孩子现有人生中最远的出征。”

  邵阳宝古佬 硬着头皮搞

  陈海强回忆起来这19天中自己最紧张的莫过于之前在辖区内酒店摸排出一例湖北籍发热人员,“其实大家都是懵的,虽然天天都在排查,但是正儿八经排查出来,当时自己也都是吓的要死。毕竟,那时我们除了口罩,什么都没有。”说着,陈海强猛吸了几口烟。这个个子矮小的中年男人,黝黑的皮肤反倒让黑眼圈看起来不那么明显,如果不是说话的语速和一直用力的眨眼睛,你可能很难从口罩露出的上半截脸中看出他的疲态。别人说邵阳的爷们儿叫宝古佬,不一定形象伟岸,但是倔强劲头从来不输人,说的就是这样的形象。烟雾让密闭的办公室多了几分朦胧,他说过,请见谅,不然怕睡着。“我之前在城管、工会、民政、计经部门都工作过,但是卫健是才接手不久的。现在想起来,也是缺乏经验,只是当时觉得既然查出来了就不能不管,麻着胆子硬着头皮带着口罩就敲开了门做了询问处理,第二天他被确诊后,我就住在这间独立办公室里了,虽然后来医生跟我说我当时说话时站在门口,他在房间最里面没有亲密接触,但是我也没有再搬回去,因为这样工作更方便。”

  模糊的名字 整夜的冒雨

  “有一天接到医院电话,说有一个发热病人主动去医院,但知道自己是疑似病人后,拒绝告诉具体的家庭住址,只说了个含糊的位置还有自己的姓名。”陈海强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表情有点生气,又有点苦笑。“这个含糊的位置处于我们和另外一个兄弟单位辖区的交界处,接到电话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又下着大雨。我带着三四个小伙子,冒着雨敲开那个区域的一百多户人家的门,挨家挨户问他们认识不认识这个人。大年初几,凌晨有人来敲你的门,有些人免不了要念你几句,后来发现这个人并不属于我们辖区且排除了确诊,有点开心又有点委屈。”类似这样各渠道来的信息,有居民举报的,有派出所提供的,有医院直接联系的等等。每一条线索核实,每一个回执函上报的背后,都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的。

  平时粗心汉 战时冷静男

  “我们都是粗枝大叶的老爷们,吹点风淋点雨不算什么,但是面对数据整理工作,必须强迫自己冷静仔细。”陈海强说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这种放平常真的就是感觉不能文不能武,再普通的一个人,居然在有生之年还能上一次前线。虽然这个前线没有枪林弹雨,但是一样既考验自己的脑子,又考验自己的身子。“街道看起来人多,但是面积广,事情杂,其实真的要用起人来根本就捉襟见肘。面对这种疫情,第一反应就是告诉自己越是情势着急,自己越要冷静清醒。每天组织社区去排查,排查完了要进行统计汇总,及时报送到区防控指挥部,以供领导决策参考,万万不能出错。力求精细,万无一失,多个数据报表都是反反复复,仔细核对。常常中途被电话打断,之后又重头再对一遍”。说话间不过40分钟,其实他已经起身数十次接听各种电话,有关于报数据的,有关于排查出现问题咨询怎么处理的,有通知需要马上去开调度会的,有其他社区催他赶紧到驻点去守点的.....。他说其实他有时候觉得脑子有点糊,但是似乎又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三天前的数据他都能背下来。

  奶奶很给力 孩子很争气

  被问到这19天下来最骄傲的事情,陈海强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提到工作。“我小的那个在家里的时候,不是粘老大就是离不开他妈妈,娇的很。”说起孩子,他眼睛弯弯的,仿佛笑容要从口罩里溢出来。“才刚刚一岁多,之前都是外婆和妈妈带,看到陌生人都得哭。奶奶住在县城乡下,所以基本没怎么见过。这次妈妈在乡下驻点回不去,外婆去了外地过年回不来,我上班自己都顾不上。他被迫去了奶奶家,但是奶奶说他很好,没哭没闹,还戒了夜奶。奶奶说他识时务,以后肯定有出息。只是我姐姐帮我送了回奶粉,回来跟我说过,说奶奶生怕孩子摔了,每天跟着他一起满院子跑。”这场战疫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大家的生活才能恢复到从前。但是陈海强说,连身子骨并不硬朗的奶奶都这么给力,连爱哭脸的孩子都这么争气,我怎么可以下了这个前线。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办公室能不能把泡面的味道换换,只要不是红烧牛肉,什么都好。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