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瑶乡采风】瑶乡秋色的浪漫 作者:刘天红
发布时间:2019-11-04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刘天红

  九月,瑶乡的稻田熟了,层层叠叠的梯田似从山腰翠竹林里淌出的的金色瀑布,飞泻而下,流落在瑶乡碧波荡漾的天池,天空中,片片白云在蔚蓝蔚蓝的天际悠闲的漫步。沁凉的习习山风,有竹香的味道,把久居城市的喧哗彻底从心底中吹走,瞬间感觉时光慢了,灵魂静了,心绪诗意了起来。

  我与车君、平头侠、巴哥、小玲一行十多人穿行在瑶乡的稻田中,我们走走停停,沿着小溪边石板道向阡陌交错的五盘蓝大爷家中走去。山脚下破旧的吊脚楼里前,一群鸡鸭在屋前的空地上悠闲的觅食,小孩们在柴垛、草堆边追逐嬉戏。偶尔有裹着黑头巾,一身黑衣黑裤,佝偻的瑶乡汉子用驴驮着楠竹、木材匆匆而过;瑶乡阿婆提着一筐红红的辣椒,步履维艰行走在田埂上,一只老黑狗亦步亦驱紧紧跟在老阿婆的身后,不知被瑶乡阿婆踩过多少回的田埂,也留下了她青春靓丽的历史往事,微风轻拂中,飘荡着瑶乡阿妹远去的风情故事。

  五盘的稻田熟了,黄桃也熟了,银桂未谢,丹桂已浓,空中弥漫了绵密醉人的醇香,没头没脑将心脾浸透,洗涤着一身的俗气。点缀在翠绿之中的黄桃,果实累累压弯了树枝,沉甸甸金炯炯透出满园芬芳。蓝大爷引着我们穿梭在桃园中采果收果,一担一担的黄桃摆满了果园小径,豆大的汗水滴在瑶乡老汉的笑容里,平头侠正在与一群美女、帅哥忙着在桃树下边采果边玩自拍,在微信朋友圈里晒美颜,留下一地银玲般的笑声。同行的车君夫妇认真的在树上选果,虽然夫妇年岁大了,也时不时摆一个调皮的造型。小朋友们在树荫下大口大口的咬着脆脆的黄桃。只有巴哥从树下摘了二个黄桃,悠闲的座在溪中的麻石上,在小溪水中拧干头巾擦脸擦身,就着一把水烟筒津津有味的在吞云吐雾。

  不远处,五架水车在小溪中吱呀吱呀懒散的转动,我们座在溪水的石头上与蓝大爷聊天,蓝大爷告诉我们,这五个水车在这转了几百年了,有几次被山洪冲夸摔坏,修修补补一直在在山溪中坚守着,五盘的来历一说就是取这五个千年水车的大盘子,也有人说五盘是过山瑶先祖盘瓠氏在此生了五个儿女,散枝开叶,围绕在天池的八峒翠竹林居住。

  这时学富五车的大师级巴哥说,南北朝的史学家范晔在《后汉书·南蛮传》最早记载了瑶族祖先盘瓠的传说。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载"瑶产于湖广溪峒间,其后繁衍,南接二广,右引巴蜀,绵亘数千里"。《后汉书》卷一一六也记载了武陵、五溪一带的瑶族称为武陵蛮,为盘瓠的直系子孙。《魏书》《南史》的荆州蛮、雍州蛮,也为盘瓠之后。另一种说法是过山瑶先民原居洞庭以北武陵、五溪山区,后因战乱及栖息逐渐贫瘠而迁移这里,故称为过山瑶,巴哥引经据典,娓娓道来引来美女小玲的惊叹尖叫“巴哥你太牛了”。

  我们顺着小溪水来到了瑶乡天池,这里是是瑶家的竹海林乡,有天池的水韵、瑶乡的歌魂,一山一山的翠竹在风中婆娑起舞,瑶乡的姑娘们着大红彩带镶边的艳丽服饰、银头钗、银项圈、银耳环、银手镯,在翠竹林下与阿哥相拥相抱,亲密呢喃,一首《桃花红了》苗歌“家中桃花几月开哟?几月开哟,花开谁来采,谁来采?” “妹子呀,家中桃花正月开。正月花开等哥来,哥采桃花一朵朵,只为戴在妹心怀,妹心怀……”从林中飘过,甜蜜了整个竹海。一首一首苗歌是他们的红娘,她们用苗歌牵线,她们用苗歌定情,蓝大爷告诉我们晚上帅哥哥们就要"爬楼",从大门旁爬上姑娘的吊脚楼闺房,只不过爬楼不是随便的,如果姑娘不同意,不在栏杆上迎接拉一把,就爬不上吊楼,风流才子巴哥马上对着小玲说,今天晚上我们也“爬楼”去,羞红了小玲的脸蛋。

  座落在天池边的揽胜亭风景这边独好,独座揽胜亭,天池风景尽收眼底,天池四面群山环抱,苍松翠竹,蓝天白云,倒映碧水。湖面烟波浩淼,白鹭戏水。假若伸手邀得一片烟雨,一定会有下凡的七仙女在云海中翩跹起舞,优雅的舞出如虚如幻,如梦如呓,令人心旷神怡的仙境,友人们停下了脚步,屏了呼吸,生怕凡人的俗气让在静静等你来,冷清得有仙味的天池水掉落下红尘。

  亭下的铁索桥游人如织,铁索桥下一池碧水,水中是连片的一网一网网箱养鱼,鱼悠闲的在水中丝草叶中漫步,一叶小舟在网箱边捞鱼,一群白鹭在湖面悠然戏水,远处的小舟犁开了一湖宁静的金色湖水,一个扎着瑶乡汉子在秋阳下用斗笠遮盖着头,躺在裸露黄土的湖边,几支钓竿立在湖水中,大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感觉。

  转过揽胜亭,来到在天池边蓝大爷家中品尝瑶乡的美味,在一片翠竹掩敝的林里,一座古香古香的吊脚楼倚栏远眺,红枫恣意,黄杏翩跹,层林尽染,青山如黛,烟波浩渺,高大的坝基上飞水白练,气势如虹。

  站在蓝大爷家中的吊脚楼,微风轻拂,天池边一棵十人抱的古杏,绿荫如盖郁郁葱葱,枝繁叶茂遮天蔽日,蓝大爷说他们的先祖是从家乡跟随杨再兴南北征战一起抗金,他们家一代一代在此守护着千年古杏与衣冠冢。树枝上挂满了红布条,善男信女们虔诚的在树根上点起了长香,一步三叩首,一缕香风袅袅升起,祈求风调雨顺,祈求学业有成,祈求观音送子,只有一片秋风中扫落的黄叶犹如舞蹈仙子,优雅曼妙的在空中划出舞姿,洒落在夕阳下,而此时面对一池湖水的千年银杏,却让人感触倒他孤芳傲立的伟岸和落寞。

  传说此树是牛皋所植,杨再兴的衣冠冢就在这树下,抗金英雄杨再兴战死后,牛皋千里送兄弟,小时候听人说过在五里圳的白沙洲上还有牛皋的拴马桩,后来这棵千年银杏树演化成了杨再兴银枪的化身,在此守护着一代英豪,周边的人们说,即使水再丰、雨再大、水再涨,也始终漫不到树的根部,宛如“擎天神枪”般英武,风雨守护这一方百姓,家乡父老。

  远方的万字寨如同毛泽东主席的卧像,安详的躺在烟霭中,从唐家岭上万字寨,一条峡谷泉水叮咚,山路弯弯的备风界乱石穿空,整个山体塌成了巨大的乱石窝,一如《赤壁怀古》苏轼笔下乱石穿空,惊涛拍岸,让人惊心动魄。有人说是舜帝在此大战天池里的苍龙;也有人说是杨再兴在此设关,开山凿石,计设滚石阵,大战十万曹成大军,许多的传说让人对远古神秘的力量叹止,更惊叹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英雄豪杰。站在山顶,蔚蓝的天池如一只具大的八爪鱼,触角伸向八峒瑶山的黄崖峒、圳源峒、桃盆峒、深冲峒、黄背峒、逻绕峒、麻林峒、大绢峒,吮吸着瑶乡竹海大地中香甜的乳液。

  此时蓝大爷从柴火灶火炉上选了一块黑幽幽的腊肉,双手立马变得黑糊糊,蓝大爷先把腊肉放水龙中冲了冲黑灰,然后把腊肉放在锅里,烧开了水,取出来用稻草用力的进行擦洗,再切成砣,放在锅里煮透,过滤掉多的盐分,直到白里透红,香味四溢,再与山竹笋一起炒,于是整个房间便弥漫在腊肉的香味中,一桌丰盛的瑶乡美食就出来了。

  黄澄澄的靛蓝菌、棕黑色的栗子豆腐与竹筒酒是瑶乡的野生食品,也是瑶乡特色佳肴。竹筒酒是大山那一片片竹海里流淌出的玉液,嫩绿鹅黄,品一口瑶乡的竹筒酒,在瑶乡阿妹“欲挂欲挂” 笑声中,一口一口瑶乡的腊肉,满嘴生香,那是瑶乡竹的馨香,水的甘甜,山的醇酿,风的冷冽,火的炽热,更有阳光的高远厚重;呡一口瑶乡的竹筒酒,好象是漫长时光岁月里厚土故乡恋恋不舍的情愫;邀明月举一杯瑶乡的竹筒酒,那是故乡竹影摇曳吊脚楼下缕缕炊烟,才上舌头,却下心头的眷恋。一块小小的腊肉的香味,是劳作的汗水,是丰收的喜悦,是父母心中的牵挂 ,是时间的味道,是岁月的苍桑与陈韵。

  盛情的主人点燃了篝火,大皮锣鼓擂响了夜色,身着绣有蝰龙、镶着闪耀玻珠长裙黑袍,额头上戴着画有天地神咒,形状如瓦片的纸壳的师公,在鼓声中念念有词;在三声礼炮中,开始了对瑶王祭拜的盛典,在顶礼膜拜三献香后,师公仿佛神上身一样开始了精彩的" 跳神"、赤脚上刀山、跳火瓦活动,让人胆颤惊心。瑶乡阿妹已经跳起了竹竿舞,裙摆风动,婀娜多姿,摇曳出一片甜甜的笑声,热情的瑶乡阿妹拉着我们走进了篝火旁,在瑶乡阿妹热情的笑声中,我们一起手拉手欢快的跳起了摆脚篝火舞。

  忘记了时间,群山慢慢隐退夜色中,大家还在留连“爬楼”的乐处。我们返程穿过不再喧嚣的麻林新街道,点点灯光在星空中摇曳,来时的人流如织,商贾繁荣已经落幕,偶尔传来一声犬吠,也没有了瑶乡的韵味。只有远处排排低矮的木板吊脚楼一片黝黑,一如巴哥《火烧麻林》笔下的的小巷子,几经落寞,几多心酸,远去了岁月,在残旧的风中飘摇,在或悲或喜的时光里,等待着风雨的剥蚀或轰然倒塌。

  翻过潘家凹山顶,回首脚下的天池点点渔火璀璨,美丽的瑶乡秋色你来与不来,就这样被夜色笼罩在瑶乡妹子与阿哥缠绵的情歌里。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