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邵阳法院:让更多的小纠纷化解在民间
发布时间:2019-10-1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盖雄 陈凌云 李丹枝 陆益平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通讯员 周盖雄 陈凌云 李丹枝 记者 陆益平

   “咱两家的事扯不清,咱俩去村里的‘法庭’。”近日,新邵陈家坊镇壕塘村赵老汉因与李老汉发生相邻纠纷,果断提出要与李老汉“法庭见”。

   “行,咱这就去。”李老汉爽快的答应了。

   “为一件小事去打‘官司’,搁在以前,那是难以想象的。”村主任老赵说,“在不少偏远地区群众的心中,上法院还是件麻烦事,不懂法律程序,得请律师,还要往返跑,群众嫌麻烦,小纠纷拖一拖,往往拖成大矛盾。”

    邵阳法院推出“群众法官”和“群众法庭”,由群众中懂法的能人担任调解员,组成调解员团,由这些群众调解能手及时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一些小纠纷,为探索发展非诉讼解决机制做出了有益尝试。

    转观念 :群众路线解难题

    长期以来,邵阳法院被一个难题所困扰,那就是快速增长的案件数量,这不仅给法院工作带来了巨大压力,也影响了社会大局稳定。

    如何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邵阳法院把目光投向了人民群众,只有走群众路线,依靠基层群众的力量推进诉源治理,把司法工作向纠纷源头防控延伸,才能有效遏制案件数量的快速上升。

    2019年年初,邵阳中院党组召开会议,研究制定了建立健全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实施办法,要求全市法院牢固树立依靠群众、服务群众的理念,积极走群众路线,充分利用群众的力量化解民间小矛盾小纠纷,防止小事闹大、大事闹僵,努力把矛盾纠纷化解于萌芽状态。

    尔后,邵阳中院召集基层法院相关负责人召开了“诸葛亮”会议,大家从法院工作实际出发,结合以往的成功经验,提出了以基层法院人民法庭为依托,在各村挑选能人进行培训后担任调解员,组成村民调解员团,在当地村委会的配合下工作,形成长期驻扎在群众身边的矛盾纠纷化解机构,方便群众在身边“打官司”。

   “发动群众的力量来化解矛盾纠纷,让群众不上法院就能‘打官司’,有创意,也挺有效果。”在考察邵阳法院工作时,人大代表们深有感触。

    求创新 :真正把“法庭”常驻在群众身边

    在推进“法庭”驻村建设中,新邵法院陈家坊法庭走在了前面。该法庭指导所辖四个乡镇的乡村相继建起了示范性的“群众法庭”。

   “群众法庭”的调解员由村民们推选群众基础好、调解能力强、办事公道、懂法的村民担任,经人民法庭培训并考察后,持证上岗。调解员人数一般9人左右,发生矛盾纠纷后,村委会组织双方当事人共同选取一名调解员,或由村委会推荐1或3名的单数调解员独任或组成调解组“断案”。

   “‘群众法庭’不是真正的法庭,担任调解员的村民也不是真正的法官,但群众有了纠纷,还是愿意去找他们‘打官司’,因为省事、方便,也不会伤和气。”陈家坊法庭负责人说,“‘群众法庭’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长驻在村里,而且调解员对村民知根知底,做工作事半功倍。”

    作为群众调解机构,“群众法庭”主要职责是调解婚姻家庭、邻里关系、小额借贷等与群众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民生案件。调解员在调处纠纷过程中遇有法律疑难问题,可随时电话联络人民法庭法官问询或邀请法官到村释疑、指导,同时,法官会根据每个行政村多发纠纷的类型,有重点的对调解员和村民进行普法宣讲。

   “有小纠纷小矛盾,就找‘群众法庭’,正如有小病小疼找村卫生室一样方便。”政协委员老俞说,“法院在村里建立调解机构,真正把‘法庭’搬到了群众身边,小纠纷不出村就可以化解,成本低、效率高,很受群众欢迎。”

    聚合力 :汇集民智民力促稳定

    在上述案件中,接到赵老汉与李老汉“官司”的“群众法庭”迅速作出反应,推荐对两家房屋历史熟悉,且双方都很敬重的老高担任该案的调解员。

    得到两家认可后,调解员老高迅速赶到现场展开调解工作,得知是李老汉因旧屋翻新,房屋屋檐落水溅到赵老汉家引发的纠纷。于是,老高详细讲了两家上一辈互帮互助建房屋的历史,从法律、道德以及情感等方面阐释了两家互助的重要性,并提出了处理意见。

    赵、李两家欣然接受,李老汉不仅向赵老汉主动认错,而且同意自费在屋檐落水处加建引水槽和防水设施,两家纠纷就此化解。

   “不出远门、不写诉状、不请律师,也没有繁琐的程序,就能把纠纷化解。”调解员老高说,“群众就喜欢这样省事、省时、高效、经济的矛盾处理方式。”

    目前,邵阳法院建立的群众调解站已经对乡村实现全覆盖,群众不上法院“打官司”初步实现。而邵阳法院与相关行业机构成立的专业调解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2019年5月13日武冈法院与妇联成立了婚姻家庭纠纷调解中心,负责调解婚姻家庭中涉及的婚姻、赡养、扶养、抚养、继承、分家析产、家庭暴力等方面的纠纷,以及宣传普及婚姻家庭方面的法律法规。

    洞口法院开展“委托调解”,在对案件进行认真评估后,将适用于调解的案件,根据具体情况,把案件委托给各级人民调解组织、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当事人家族长辈等进行调解,均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在此之前,大祥、北塔法院分别与保险行业协会进行诉调对接,成立了交通事故赔偿纠纷诉调中心,构建了“1法官+1书记员+1专职派驻调解员”的协同模式。在短短的一年内,二个诉调中心受理交通事故赔偿案件共80余件,调解成功并全部赔付到位近50件,赔付金额共计200余万元。

    “依靠基层群众解决发生在基层的纠纷,为强化诉源治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趟出了一条新路子。”党组书记、院长曾鼎新说。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