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乡村忆事】半仓余粮 作者:李泽彪
发布时间:2018-10-2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李泽彪

  “家有仓廪殷实者,可知礼节知荣辱”,年幼时,常听到祖母对父辈们这样言传身教,可惜不太懂,未能知晓其深意。及至成家,当㓎润着岁月沧桑痕迹的铜黄色家传粮仓在我亲历稼穑后颗粒归仓时,才读懂了仓廪的含义。

  仓廪者,储藏米谷的器具,早期为木制品,大部分属长方体结构,四层左右,下方设有出粮的闸机。在农村,几乎家家置办,只是大小不等,但均在仓廪正上方,请有笔墨功夫的先生题以五谷丰登的文字,寄寓农家人的期盼。我家也有这么一座粮仓,祖父传下来的,距今逾70年,因其木质厚重,又以桐油浇注,才得以不被虫腐而完好。

  记忆中的这座粮仓,先是被祖母掌控着,它摆放在老屋的阁楼上。第一次看到它,是和堂兄堂弟们捉迷藏所见,仓没有上锁,我便打开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一个糖果一粒花生,都是极具诱惑力的。在打开的一刹那,果然看到一包石冰糖横躺在稻谷上,它是用厚薄膜包着的,还用麻绳子紧紧的捆扎着,稻谷不多,只堆放了粮仓一层的高度,冰糖旁边,还摆放着几尊菩萨和圆圆的东西,事后我对母亲说起这个时,才知道那是前清时期的银菩萨和银元。由于年纪小个子不高,只得跳下去解开薄膜袋,拿了一颗,扎好放回原处,但后来还是被明察秋毫的祖母发现了,因为在稻谷的上方,留下了两个小小的脚印痕,为此,堂兄堂弟们因我挨了一顿骂。不明其中缘由的堂兄后来问我是不是我偷的,经不住他的软硬兼施,只好带他前去再偷,聪明的他知道跳下去有被察觉的危险,便用一截小木棍上绑一个铁钩,这样轻而易举的拿到了馋咽欲滴的石冰糖。令我不解的是,祖母仓有余粮,为何父母叔辈们每天总是红薯伴玉米?一个月当中唯有初一十五,才在祖先的祭拜典礼三牲酒茗中取一小杯米伴杂粮煮了,抑或便是春节团圆夜,才慷慨的吃一顿香喷喷的白米饭。后来母亲说,尽管日子过的清苦,但只要一想到阁楼上还存有哪怕为数不多的余粮,一家人便觉得不忧不怕不惧,小时大人的这种想法我无法体会,但对于留存在仓廪中的记忆,却鲜活如初,祖母与粮仓,于我而言,是带有威严又让人心动的,居家有方的祖母,在严厉不可接近的同时,总又会给几十口大家于绝境处留有生存之机,而那座桐黄色的仓廪,也总会在那个年代的冬天春天的嘻戏里,给了我欢呼雀跃的童年。

  后来,祖母亦老矣。三分天下,父辈们各支门庭相邻而居,父亲在分得一间土砖屋的同时,哥哥作为长孙,祖母特授之以粮仓,母亲在将仓重新合上时,竟发现底坐处有尊银像,上书“财神菩萨”四字,母亲懂祖母的心思,在对菩萨虔诚的合手而拜之后,对我们三兄弟说,谷仓和神灵一样,是来救助凡间的,以后不要乱动乱翻。母亲掌管仓廪后,更是小心翼翼和呵护有加,时不时的将仓里里外外擦了一遍又一遍。那时农村人家没有可放物品的家具,粮仓,往往是百宝箱,值钱不值钱的东西皆往里摔,放的最多的便是花生,那是要留至年底到市场卖了换过年物品的。但是饥饿来临,总不容少年的我细想种种结果。在将母亲装花生的蛇皮袋口缝制的青纱线拆除后,我便开始偷盗了,为了弥补袋内花生的体积不足,我竟然想出了将花生壳掺杂其间,另将袋底割洞以伪造老鼠偷吃花生的策略,躲过了母亲的层层盘问和怀疑。看到母亲寒冬挑着掺有壳的花生去牛马司的叫卖的背影,心有点慌,少不更事的我,竟没有半点怜悯心痛母亲之意。父亲只懂将田土间的收成拉进家,如何管理分配利用,不甚知之。而母亲,总在深秋来临后要独自一个人将余下的谷物特产颗粒归仓,并兑换成除了物资之外的精神食粮。能知荣辱明事理的小小仓廪,这个时候,便成了母亲运筹千里之外的主战场,并用这个长方体围墙将兄弟姐妹一个个圈养,然后放逐。

  而家传的这座仓廪,便又担当起我们兄弟聚散分合的见证者。

  由于弟弟大学后谋了一份工作,在家的两弟兄便是哥哥和我。其时长兄已婚,按照古老习俗,新婚两人在和父母吃完满月饭后,便要另立炉灶了,分家是自然事。在商议财产分配时,老兄只提到了点土成金的那块面积一分的沃土,说是听老人讲那土晚上有时会发出金黄的光,疑是卧虎藏龙之地,父母应允,自然一切农具归我,包括祖传的粮仓。

  嫁穑农事的那几年,仓廪逐渐代替我的小小银行,用家藏千斗,仓装百担不太过份。后来日子过的好了,又乔迁新居,那座粮仓在我的整体设计里,安排在偏隅之地,不可登堂入室,于是将它弃之屋外。我在欣赏房间宽敞明亮的同时,忘却了它的存在。一天回家,发现母亲房间的墙角,竟然正正的立着一座粮仓,黄色的新漆,显然经过一番润色。我厉问母亲,谁搬进来的,母亲不语,看到我的不悦,良久说了一句:我看还可以作用,扔了可惜就喊人搬进来。第二天,母亲趁我去开会的时,喊堂弟搬出去了。可是,从那以后,母亲变得战战兢兢,甚至在冰箱存放食物时,都小心翼翼,眼神里明显有种失落。

  为了能让母亲高兴起来,又不影响房间的美感,我特意请泥工将最外一间通屋隔断成两间,前面用于堆杂物,后面用于圈养小鸡。我将弃在屋后的粮仓完整的搬了进来,母亲看了看,看到第三层的仓格有破裂的迹象,说上面两层木板腐了,就合下面两层吧。当两层的粮仓第一次摆放在杂屋一角,我看到年迈的母亲久违的笑意一点点在脸上绽放,虽然有点残缺,只有半仓,但毕竟,祖母传至母亲的粮仓,依然屹立着。

  前不久,我特意抽空回了一次家,一来为了看看年幼的小孩,一来为了看看高龄父母。临近家门,我便急切的喊了声,娘。没有回音,只有怯怯的小女孩轻轻的说了一句:奶奶在小屋。迈入杂屋,我看到两个佝偻的背影,立在半层粮仓前,一个用小竹棍在仓的闸口里鼓捣,一个用口銜着蛇皮袋口,我看到,仓里的谷子正慢慢的流入袋内........

  那一刻,我禁不住泪如泉涌。

  望着那桐黄色的半层粮仓,闻听耳际传来的“仓廪实而知荣辱”的祖训,我才真正明白“仓廪”一词真义。

  可惜,为时太晚……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