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回家的感觉真好”—近访中国机关小说第一人肖仁福
    发布时间:2018-06-12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唐文安

    “回家的感觉真好!”

    ——近访中国机关小说第一人肖仁福

    唐文安

      听说有着“机关小说神州第一作家”美誉之称的肖仁福回到家乡城步,我心里头早已有想结识他的念头,这次机会难得,6月8日早上9点,我忙赶到他休息的“菜园火锅城”,进行了专门的采访,原因有二:第一本人也是肖大作家的粉丝,对他的作品读了不少,很想对他的内心世界有更深入地了解,这些年他是怎么奋斗过来的;二是他是城步本土作家,全国畅销小说作家,影响力颇大,也想让更多的城步文学爱好者了解他,顺便宣传一下。

      首先我们一起来对肖仁福有一个初步的了解:肖仁福,1960年出生,湖南人,做过教师、混过官场,现为专业作家,已出版官场小说《官运》《位置》《心腹》《待遇》《意图》 《仕途》,长篇历史小说《汉人》,小说集《箫声曼》《局长红人》《脸色》等,他的作品深受广大读者喜爱,被称为“中国机关小说第一人”,现在正在写长篇历史小说《李鸿章》,已出版第一部40万字的《平步青云》;我们再来看下面肖仁福自己写的个人介绍:“官不官、民不民、文不文、武不武、仕不仕、隐不隐、品不优、学不精;业不勤、术不专、器不大、量不够、富不润屋、德不润身、貌不惊人、才不出从;笔落风雨不惊,文成鬼神不泣。出版小说十部盗版办伪书无数,对文学事业无甚贡献,于造纸行业功莫大矣。一生得过且过,做和尚,不撞钟,不思进取闻达,有打油诗为凭;有书万事足,无欲一身轻。秋高数落叶,春残听雨声。”这是2013年长篇小说《心腹》内封上的文字。

      肖仁福在此书的再版序上《无悔的选择》这样写道:“我选择文学创作的目的就是快乐,这也决定了我的创作取向,怎么快乐怎么写,先把自己写快乐,再让读者阅读时获得快乐,人生多苦,人生多难,战胜苦难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写作与阅读。文学界有个有趣的现象,有些作家名头大,却没人说得出他们的代表作,有些作家一炮打响后,再没法超越,成名作就是代表作,还有些作家成名后还能不断超越自我―――――,我选择文学,读者选择了我,我们同时选择了快乐,这种快乐的双向选择,实在是世间美事。” 作家一直在琢磨着如何超越自己,后来的三卷本的《仕途》就是一种超越。

      一走进“菜园火锅城”这家苗乡餐饮的“老字号”店,因为有预约,所以肖仁福早已在大厅里等候,我一走进去也能马上认出他,第一感觉他比照片中的肖仁福更加和蔼亲切些,如果你不认识,初看一眼他,你肯定会觉得他很像你的邻居大哥。这时服务员给我们俩提来了一个茶壶,就这样我们边聊边喝着“清钱柳茶”。我简要地说明了我这次造访的目的,让他谈谈个人成长的经历,二是谈下他对小说创作的感情与思考以及目前创作的现状。肖仁福很和蔼的望着我,听完了来意后,他好像陷入了沉思、缓缓地说道:“我小时候出身在一个较为贫穷的家庭,因为父亲有文化,他从小便十分重视孩子的教育,常在劳作之余教我们兄妹几个炼字,从小我对方块字就十分地感兴趣,再加上小时候看的那种小人书,我对于文学最初的起蒙就在这里。”肖仁福在大人的熏陶下,打小就爱看书,四大名著中的《三国演义》《水浒传》都是他喜欢看的,在这些名著中给了他许多的暇想与思考。这样子凡家里有的藏书他大部分都找来看来,上小学后,在老师的引导下,对作文课也上了瘾,他常在作文中“引经据典”,听说有作文课便很期盼,他的作文常得到了老师判的高分,并常作为范文朗读;这些无疑对于培养他的写作兴趣十分有用。

      “因为家贫,那时吃饭成问题,我上高中时,曾有一次我想辍学,回村里带着乡亲们干,以解决吃饱饭的难题。老师见我没来上学,星夜里来家访,反复劝说把我劝回了学校。”1977年本可参加全国恢复了的高考,但因一首即兴的“打油诗”,触犯了当时某些紧盯着社会政治风向的掌权人,那一年我不能参加高考,1978年的高考我参加了,那一年作文是缩写华国锋的一段话,这对我来说并非特长,那一年作文给我拉了后腿,没考好,数学很不错,考了高分,结果是上了邵阳师专。”说起小时候的经历,肖仁福的脸上有喜悦,也有对那个时代的不理解。邵阳师专毕业后,肖仁福被分配到县三中教书,后又到吉首大学进修本科,在吉首大学期间,他产生了对文学创作的强烈兴趣,因为这里诞生了一位伟大的作家“沈从文”,沈从文先生那种对人间的挚爱情怀深深地影响了他,还记得还参观沈从文墓的时候,“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能认识人”这些话语充满了人性情怀。肖仁福在学校主持了校刊《边城》,不时发表作品。

      从吉首大学进修返回城步后,承蒙组织的厚爱,肖仁福相继在县教育局与县史志办上班,算是改了行,这样他接触的东西更多了。后可能因“文名”较大,他被上级选调到邵阳市财政局办公室工作,写作那些“官样文章”。在此期间他以中篇小说《裸休工资》一炮走红,引起了当时文坛的关注,被许多文学刊物采用;再后来他埋头创作了长篇小说《官场》,更是引发中国文坛地震,从些“中国机关小说第一人”的美誉授予了他头上。这以后他被调入邵阳市文联担任了副主席,有时间从事了专业创作,长篇小说源源不断的产生;尤其是后来的三卷本的《仕途》更是在全国掀起了一股“肖仁福热风”。很多读者将他的书当成了为人做官的“人生教科书”。“因为爱好文学,在机关工作时,对很多的人和事有观察与研究,这样也为写作提供了很好的第一素材,写作的源泉除了生活外,还有自己的阅读,直接经验加上间接的经验,写作起来就会如鱼得水了。”

      说起现在的创作,肖仁福脸上呈现了兴奋的神情,“正在写长篇历史小说《李鸿章》,李鸿章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我不想给他翻案,只是想还原一个真实的李鸿章,我们不能以现代的眼光去要求古人,在清末积贫积弱的中国,李鸿章在尽他的职责做事,相信大家在看了这部小说后,会对李鸿章有一个较全新的认识。”谈到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他特别推崇两个人,一个是清代的李鸿章,他开展的全国的“洋务运动”,让中国从落后的状况接触到外国的先进技术;还有一个就是邓小平,他开创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中国走上了高速发展的道路。肖仁福深思熟虑地说道:“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们现在享受到的幸福生活都是在吃邓小平同志开创新时代的红利!”

      这次回乡已有十来天,先是与妻子到海南玩了几天,参观了苏东坡流放海南的地方,后回家照料重病中的岳父,也亲自在床前端屎端尿,“苗乡人有句俗话郎为半崽,我也岳父的半个崽啊,尽些人伦之责任。”再就是岳父仙逝后参与办理后事,这一路下来也是很累人的。过几天就要回长沙了,每次回乡他特别中意“菜园火锅城”做的饭菜,尤其是师傅们打的油茶,让他感受到了小时候家乡的口味。最后肖仁福感叹地总结道:“我的写作,好像冥冥中有一种天意在安排,在城步时,我写的更的是本土的巫傩文化,有着道家的风味,因为城步是地处沅水,沅者源头也,我在这里寻根,寻我的生命之源头;到邵阳时,地处资水,我当时在市财政局工作,资者,下者贝也与财富有关,我写了不少关于财政类的机关题材;这些年我住在长沙,长沙地处湘江,相者将相也,长沙古时候也是出相入将的地方,曾国藩的湘军从这里走出,毛主席率领的秋收起义也从这里开始,我于是想到写《李鸿章》,这也是一件很巧妙的事情。”最后他表示十分感谢家乡读者的关注,有机会会跟大家好好再聊聊他心中的文学缪斯之梦!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