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美丽中国长江行】“护鸟斗士”李剑志:一个洞庭湖人20年的生态救赎
        发布时间:2018-05-2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潘梁平 何昊伟 魏欣



        李剑志在洞庭湖湿地拍摄鸟类。李剑志供图

        摄影展上,年轻的学生被李剑志拍摄的洞庭湖鸟类图深深吸引。

        李剑志拍摄的洞庭湖精灵。【高清组图】

        华声在线5月18日讯(记者 潘梁平 实习生 何昊伟 魏欣)李剑志,一位来自湖南益阳南洞庭湖边的普通数学老师和摄影爱好者。过去20年,拍鸟护鸟,占据了李老师大部分的业余时间。他将拍摄的珍贵鸟类图片制作成册,先后出版了《洞庭百鸟图》和《洞庭湖鸟类图谱》两本图集,并在清华大学、山西平遥以及省内各个学校和社区举办爱鸟护鸟摄影展两百多场。李剑志,也因此成为洞庭湖鸟类研究资料的调查人与搜集者。

        16日下午,在烟波浩渺的洞庭湖畔,“美丽中国长江行—共舞长江经济带•生态篇”网络主题活动湖南站媒体团见到了李剑志。他说,万鸟常驻洞庭湖,是他此生最大的梦想。今年9月,李剑志的第三本护鸟图集就将出版。

        直面过去,那是曾经罪恶的自己

        因为要赶往深圳参加朋友的摄影展,李剑志比原定计划提前接受了媒体团的采访,年过半百的他双鬓微白,高个,身材偏瘦,沉稳干练,不苟言笑。因为结束采访后就要直奔高铁站,所以他穿着平时不太爱穿的白衬衫和西裤,而裸露在外的古铜色皮肤,则是他过去二十年与洞庭湖鸟儿们同呼吸共命运的最好印证。

        “我以前有猎枪,也打过鸟。”李剑志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记者颇觉不可思议,眼前的这位“护鸟斗士”居然还有这样波折反转的心路历程。

        “七、八十年代,农村比较穷,家里人口又多,打只鸟回来可以改善全家人的伙食。”李剑志说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一次次扣下了罪恶的扳机。

        “现在回想,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可笑也很可悲,为了保自己的生活,断送的却是别的生命的生存权利。”李剑志说道。

        放下杀鸟的长枪,拿起护鸟的“大炮”

        90年代初,李剑志主动把猎枪上缴给了当地公安机关,作为老师,他也无数次在课堂上教育学生们要爱鸟护鸟,但这样的效果收效甚微。“当时,整个洞庭湖区,打鸟、毒鸟、网鸟是很平常的事,几乎随处可见。”李剑志一直在想着能用一个更好的方式来改变这种局面。

        1999年,益阳沅江市泗湖山区农民黄远富捡到了一只受伤的猴面鹰,拒绝重金收买,并把它交给了动物保护组织。爱好摄影的李剑志当时给黄远富和那只鸟拍了一张照片,刊发在《益阳日报》。报道反响很大,人们纷纷为黄远富的善举点赞。这件事情也在李剑志心里种下了种子,“我何不通过自己拍摄的鸟类照片来唤醒更多的人爱鸟、护鸟呢?”从此,李剑志毅然拿起相机,开始了他的拍鸟生涯。

        这一拍,就是二十年,曾经对准鸟儿的枪口变成了摄像机的镜头“大炮”,不再扣扳机的手则用快门定格了超过百万张洞庭湖鸟类图。

        美到令人窒息,洞庭湖同属于这些鸟类精灵

        如今,洞庭湖大约栖息着340种不同的鸟类,小到麻雀、燕子,大到天鹅、白鹤,李剑志已经拍到近300种,他希望能把剩下的鸟都拍全。

        “真的美到令人窒息,每次看到鸟儿成群结队地在洞庭湖上飞行,都会感觉到心灵被净化。”李剑志说洞庭湖应该同属于这些精灵般的鸟类。

        虽未能亲身前往洞庭湖心观百鸟齐鸣,但透过李剑志的摄影作品,也能感受到那份来自洞庭湖深处的震撼。

        数百万张照片里,李剑志非常喜欢一张名为“大餐”的照片—— 一只体形类似麻雀大小的黄腹山雀,嘴里叼着一条约5厘米长的青虫,停在一根细树枝上。“这么小的一只鸟,居然能叼那么大的虫子。”李剑志说:“洞庭湖有它自己的法则,人类不是上帝,人类也应该遵循法则生存。”

        2005年,李剑志出版的《洞庭百鸟图》,填补了湖南省鸟类学方面的一个空白,该书荣获湖南省第二届科普作品奖图书类二等奖。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官员考察洞庭湖湿地生态时,看到了这本书,称赞其对洞庭湖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与研究意义重大,期望能够译成英文,推动世界各国进一步加强湿地生物多样性的保护。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学教授何继善为他撰写了“剑胆琴心摄百鸟,志高望远研洞庭”一联,并为其《洞庭百鸟图》和《洞庭湖鸟类图谱》等题写书名。

        险葬身洞庭湖底,好在前行不曾孤独

        受季节、气候、环境、光线等诸多因素的制约,再加上洞庭湖鸟类格外警觉,野外拍摄鸟类十分困难而艰辛,李剑志为此吃了不少苦头,甚至还险些葬身洞庭湖底。

        2004年正月初六,为了拍摄天鹅、小白额雁等珍禽,李剑志顶着寒风,独自骑摩托车数十公里,来到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的最南端。白天他躲在洲滩上守候大雁游近,晚上则借住在别人的鸭棚里。鸭棚四面漏风,一张简陋的床,一床禁不住风的薄棉被,李剑志被冻得全身冰冷。为了拍到成群大雁在水中嬉戏的镜头,他独自一人驾船来到湖心,守候了整整6个钟头,直到手脚冻僵、鼻涕直流,才如愿以偿。

        还有2010年7月的一天,李剑志独自租了一条船到南洞庭湖拍鸟,下午返回时,天边乌云滚滚,暴风雨骤来,因在湖心无法靠岸躲雨,他与船主只能顶风开船,在湖中同暴风雨搏斗了近两个小时才幸运地靠了岸,差一点葬身洞庭湖。

        20年拍鸟生涯,行程万里,历险无数,不过好在一路走来,李剑志都不是孤身一人。他的爱人胡爱云女士一直非常支持李剑志的梦想,一有时间就会跟他一起前往洞庭湖野外拍摄。

        其身正,不令而行。2015年3月,李剑志号召成立了沅江市环保志愿者协会,一时间应者如云。“很多洞庭湖区的老渔民也加入了我们的协会。”李剑志介绍,“近两年,洞庭湖区的鸟儿明显多了起来,特别是去年清退了欧美黑杨修复了湖区湿地后,来过冬的候鸟数量有了明显改观。曾经泛滥的毒鸟、网鸟等非法行为也得到了有效控制。”

        李剑志说20年的拍鸟护鸟之路,是作为一个洞庭湖人的生态救赎之路。从李剑志身上,我们看到的是洞庭湖人对于生态保护的偏执,是湖南人对于生命的敬畏与尊重。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