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芳华年代】扣林山下 作者:詹大方
      发布时间:2017-12-27   来源: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作者:詹大方

      timg.jpg

        36年了,她已为人妻、为人母,而且已经离开千里之外那个生养她的、令她魂牵梦绕的地方;如今身居美丽的春城昆明,但她每年清明,仍如约来到边城麻栗坡县、磨山脚下,36年风雨无阻。

        这里埋葬着那场战争中牺牲的960名战士,闻名全国!960座坟茔,她就为着那一座……

        1981年,经中央军委批准,决定再次回击越南。地点选在山高林密的中越边境线上,麻栗披县猛硐公社扣林山。5月,我团以突袭的方式,毙敌126名,我方伤亡61人的微小代价一举拿下扣林山主峰大小十多个山头,被编入中国军事教材,受到中央军委的嘉奖表彰。战后我团转为防守巩固阵地。主攻九连住守在主峰1574.7高地沿线。

        战事稍一松懈,战士们会轮流到山脚下猛硐公社小街上“兜风”,买些烟、酒、汽水等日杂用品。一天,一班赵翔在买完东西返回的途中,看了右侧一眼原营部驻扎的房东家,只见一个姑娘站在门前,右手里提着猪勺,左手扶在门框上,看着地上的小猪吃得津津有味。从生死线上下来的士兵,深知生命的长短,看到女人就如同上级宣布战争胜利了可以回家了一样欣喜!乘着姑娘没注意自己,赵翔又多看了姑娘一眼:姑娘五官端正,鼻梁挺直,扎着两条麻花辫子,穿着一双白边胶鞋。上身一件小白花布衣服,下身着浅色灰裤。裤子稍短,露出白白的脚踝。热带雨林的夏天,衣服很薄,微微突起的胸部显露出女孩子最大的魅力!昏暗的家中,衬托出姑娘一身浅色装扮,加上她无意间曲线的站姿,活脱脱希腊神话版的一个“出水维纳斯”!这在广袤的中越边境战场边上,还看到这么美丽的姑娘,对于生死线上的年轻战士来说,可是天大的福利!

        姑娘一抬头,也看见了赵翔,两目有了瞬间的对视。也许姑娘是在辨认,这是不是在我家驻过的解放军叔叔?

        回到高地,赵翔把为大家买的东西分发完就钻进了猫儿洞。他没有心思再吃晚饭,他在想,白花衣服下突起的胸脯,修长的身体……他从来还没有遇到过这么美的姑娘。

        第二天,赵翔谎称昨天忘记退钱,有几块钱在供销社售货员手里要下山去要。平常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他半个小时就跑到猛硐街上。来到街上他根本没找什么售货员,而是直接跑到姑娘家门口。

        门开着,他就在远处偷看。好在这里在打仗,满街都是兵,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等了一会没看到人,他估计姑娘是读书去了。在农村,女孩子上学普遍较晚,14、15岁还在小学,16、17岁嫁人很正常。于是他又转到猛硐学校去看。已经10点钟还是没有看到,他返回的时间已到,他悻悻地往回走,他留了个心眼。他在她家桌上放了一包压缩干粮。高地上,除了坚守好自己的阵地岗位、修整猫儿洞外,就无事可做。一天24小时只能在自己的岗位上呆着,不能窜位。这期间,有的战士将猫儿洞打扮得花枝招展;有的战士则想,离开高地以后,回到内地要争取报考军校,利用时间复习书本。

        热带丛林毒蚊子太多。扣林山上生长着一种实心毛竹,廖平砍来几根,细心地将竹沫锤掉,把竹心像马尾一样一条条梳理出来,就成了最好的蚊刷。猛硐赶集那天,赵翔主动要求下山帮炊事班背蔬菜,这是一般人不愿干的重活,得到了批准。趁司务员买菜的时间,廖平窜到姑娘家借口找水喝。刚好姑娘一家在吃中饭,喝完水他顺便说了句,我来买菜,山上没有蔬菜,连队天天吃压缩干粮,缺乏维生素,大家的嘴巴都吃起泡了。他接着说,那天我在你家桌子上放了一砣,就是那种压缩干粮。前几天姑娘家桌上有一砣压缩干粮,几天来都不知道是谁的,原来是他放的。姑娘此时也多看了他一眼。姑娘母亲讲,要白菜,我家栽得有,你们来割就是,不要讲钱不钱。廖平乘机讲,太好啰,那我们就在你家买。你们若吃得惯干粮,下次我再拿来。这次他得知,姑娘家姓范,父亲早逝,全靠母亲撑起这个家。邻里都叫她范大姐。家中姊妹三个,上有哥哥姐姐,姑娘叫三妹。返回高地,平常扛个班用机枪都嫌重,今天背三四十斤东西还走得快!司务员跟在赵翔后面琢磨:赵翔可能是想入党!赵翔向司务员汇报了他发现的新大陆:范大姐家种得有蔬菜。平常天都可以来割。同时他求司务员,帮买一桶压缩干粮,他说买寄回内地去给父母亲尝,让他们知道我们高地上吃些什么。对于赵翔的这份孝心,加上压缩干粮也是举手之劳,司务员能不答应吗?赵翔还答应每次背东西他都愿意,也愿意调来炊事班。回到高地,司务员给司务长汇报了赵翔的表现,建议这个人愿意来炊事班。战斗中,攻山头,冲锋陷阵最危险的是前锋战士,而战事平息后,最苦最累的就是炊事班。守在阵地上的战士,可以四脚朝天晒太阳,看云彩,而炊事班每天必须保证连队吃上饭。砍柴生火、背水剁菜,烧水烧饭,还必须冒着敌人的炮火将饭菜送饭到每个班排的阵地,以保证战士们的旺盛的体力。

        战斗中一个班要做一个加强连150多人的饭菜,辛苦程度,可想而知。在战场上,炊事班的战士,不是打死,而是累死。五连炊事班副班长王仕旺,就是累死在去1682.3高地牛角嘴上。那天中午气温高达38度,火辣辣的太阳烤得人气都喘不过来,背着五六十斤热腾腾的米饭,爬笔直陡峭的高地,每爬上一步都要付出相当的体力;王仕旺的汗水洒遍了通往高地的小道!

        王仕旺是脱水而死的!战友亲如兄弟,牺牲自己而保护他人,是这支军队几十年来不变的道义!这种时候想来炊事班,在有的人看来,不是傻子就是脑子进水。很快赵翔的请求得到连部批准。

        赵翔下山买菜,他直奔范大姐家。他掐指算了算时间,等范大姐家吃饭时姑娘一定在。这次他给范大姐家带来了两支实心竹蚊刷、一桶压缩干粮,很快熟悉得像一家人。他叫三妹带他去菜地割菜。途中赵翔无话找话,问三妹学些什么课程,语文算术难不难?三次见面,三妹对赵翔的印象也很好一一告诉了赵翔所问的问题。赵翔还教了三妹一些学习方法,例如算术主要是记公式,语文课文主要是理解中心思想,写作手法是遣词造句等等,三妹认真听得入神,觉得眼前这个解放军哥哥不但知识渊博,又待人亲切!赵翔是连队文化教员,他曾是家乡贵阳八中尖子生,因太羡慕军人才来到部队,高中以下文化课程对于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唉哟——”突然,三妹一声尖叫。原来是三妹听得入迷不注意镰刀划到了手指。赵翔趁机抓住三妹的手,直接就往嘴里送。他说要用这种方法把毒素吸出来,不然会感染,手会发黑,要打针住院。

        平生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住,三妹很诧异!本想抽回自己的手,经他这么一说,她也不动了。吸出几口血后,赵翔用自己的手帕将三妹的手指包了起来。三妹为他这一系列的举动而感动,呆呆地看着赵翔!赵翔也紧挨着看了三妹,四目相对,两手相连!三妹虽然不知道其他什么,但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联系着他们。她也喜欢眼前这个这么关心自己的哥哥!她也希望有这样一个哥哥似的男人关心自己!她没有回避赵翔的目光……

        内地的人体会不到边境上村民们的心情,中越边境上的村民相当质朴,真诚对人无杂念,特别是对解放军。他们知道,解放军就是为他们而来的,为他们带来好处,带来安宁!随着知识的增长,他们都知道,内地是他们向往的天堂。

        每隔两天,炊事班要下山背一次吃的。赵翔总会想方设法下山来,他知道部队不准谈恋爱,但他想要亲近三妹一家,他想帮助三妹,教三妹学习好数理化。他觉得三姐妹这么漂亮,应该到大城市去生活!范大姐家也喜欢这个精明能干的小伙子,他不但给家里带来收入,还会教三妹读书。他还从老家贵州给三妹寄来了一些课外辅导书籍。

        越军不甘心失去的高地,那几天不时进行骚扰。远处越方一侧简易公路上晚上灯光晃动。团指要求加强警戒,准备迎接敌人的反扑,要打大仗,人员不准下山。

        一连几天,赵翔得不到下山,他心慌慌的,他想念三妹,想念三妹白白的小手。闲在高地,他也像其他战友一样,把几颗子弹扳开拿出弹头,用蜡烛烧化焊锡铸成了一个三角工艺品。这是中越战场上最珍贵的纪念品,他要把这个纪念品送给三妹!

        铁的纪律锁不住青春的骚动。这天太阳刚翻过远处老山的背后,赵翔就带着子弹头并在炊事班拿了一个班用菜盆,绕道从营部后面快速下山。来到三妹家后他谎称刚去供销社结账路过,他将菜盆送给范大姐,说这个菜盆适合家用,烧水传热最快,又打不烂。刚好三妹有几个算术题要问他,他就拿起三妹的作业看了起来。就着昏暗的灯光,他拿出亮铮铮的子弹头,问三妹,漂不漂亮?三妹说漂亮!问他那里来的?他说自自己做的,“做来送给你的。”三妹一听立刻羞涩起来。她虽然不知道很多,但她知道男人送女人礼品有一种说不出的意思!她低头不语,默默地收下了。

        赵翔很快返回了高地,但还是被巡逻兵堵在了阵地前,并被带到了营部。战时私自离队,严重违纪。营长叫连长来领人,并狠狠地批了连长一通。连长交指导员处理,丢下一句话:必须处分!

        从此,赵翔不能再下山。离开心爱的姑娘,又受到通报处分,赵翔像被判了刑一样矮了大家一截,抬不起头来。战友们怎样看他都无所谓,他最怕大家知道他是为了一个姑娘,他更怕被处分的消息传到姑娘的家里!

        倔强是男人的性格,赵翔是不服输的。受到处分,又不能再下山,这可激发了赵翔的倔脾气。脏活重活他抢着干:背水、砍柴、送饭……他一刻也不停息,实在太累了,他仰天一倒,对着飘动的云彩一言不发。只有副班长知道他的心思,无法帮他,也不让其他人打扰他。

        198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60岁生日,党缔造的军队永远听党指挥。“越是节假日,越要百倍提高警惕。”这就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意义!为防止越军在这天偷袭反攻,团里要求各连加强戒备,严防死守,用“人在阵地在”,不丢一寸土地为祖国祝福、为党的60岁生日贺寿!同时通知各连:加餐,共享党的60华诞!

        加餐就是在平常一菜一汤基础上加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各班加红烧罐头、酸菜罐头各一个。炊事班送饭的8个人要将100多人的菜饭,顶住烈日背上三座大山,平均一个人要背40多斤。烈日炙烤,身上负重,还要迎着敌人的冷枪冷炮。战场上,这就是炊事班的战斗!

        赵翔主动要求到别人不愿去的,路程最远、离越军最近、最危险的前沿,一排一班坚守的80号高地。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赵翔和副班长终将这顿丰盛的晚餐背到80号高地脚。他们放下饭桶,准备休息片刻,再叫大家打饭。这时战壕中靠得最近的人先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急不可耐地敲起了盘子。战时紧张,条件艰苦,炊事班能保证高地上的战士们一天吃到一顿饭,已经相当难得。赵翔理解大家很饿。还没等休息,他就跳上战壕大喊:开饭啰,开饭啰!

        “哒哒哒"几声枪响,划破宁静的天空,只见赵翔高大的身躯,慢慢的,倒了下来!

        赵翔中弹了,是越军的冷枪。大家把他扶到战壕里面,胸部中弹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他眼睛定定地看着大家,副班长问他有什么交待的,他说,“我家里寄过来的复习资料,请你帮我转给山下范三妹。”连长赶来时,他无力地抓住连长的手:连长,我对不起你,给连队丢脸了!连长鼓励他说,赵翔,你是我们连队的骄傲!连部已经决定让你报考军校,移交阵地回到营房你就可以报考,你一定会考上高级步校的……

        扣林山血红的晚霞,是赵翔生命的光芒;巍巍中越扣林山峰,是赵翔不倒的脊梁。连队最好的文化教员,最能吃苦的战士,赵翔就这样走了!

        连长向团长报告了赵翔牺牲的消息,赵翔牺牲的消息很快传遍高地。人们怀念这位战友,他平常衣着整洁,办事干练,军人气质突出;他教文化的九连,每个季度全团考核都能拿第一!这样的战士让人惋惜!团长破例批示:鸣枪,向赵翔致哀!

        “哒哒哒——哒哒哒——”凄裂的枪声,响彻云霄,飘荡在扣林山脉。英雄,将与大地同在!清晨,一位战士的遗体从高地上抬到猛硐,就要上车。乡亲们像往常送别自己的亲人一样,在两旁肃立,目送着牺牲的烈士上路。范大姐听说是九连的,她不相信,冲到前面一定要看一看。也许大姐有所预感,当她揭开白布的一刹那,“啊”的一声,脸色惨白,随即泪水夺眶而出!三妹看着妈妈这突然的举动,像天塌了一样,猛扑向担架。她看到了,看到了心爱的哥哥就躺在担架上,躺在自己的面前。她不相信,死劲地摇着担架,“赵哥哥啊,赵哥哥!你是咋个啦?你为什么会这样?”

        母女俩的哭声,撼天动地,撕裂着沿街乡亲的心!一个才20岁的年轻战士,经常穿梭在猛硐街上。如果不是为了边境百姓的安宁,也许他就在某所大学,或者在某个大城市享福……2日下午,赵翔遗体经南温河运到了麻栗坡县磨山烈士陵园。

        副班长将赵翔家乡寄来的课外读物送到范大姐家,他告诉范大姐,赵翔家是贵州省贵阳的,父母亲都是教授,原打算打完仗他就参加高考,并资助三妹读书走出扣林山。他喜欢三妹!为了能经常下山看到三妹,他特意从四排申请调到别人都不愿意来的炊事班。

        三妹觉得赵翔是为自己而死的!

        赵翔走了,三妹一直没有从悲痛中缓过来。她不知道他竟然为她设计了她的人生,这样的男人值得她用一生去爱!他走了,现在一切都不存在了!

        妈妈克制住自己的悲痛,她劝慰三妹:赵翔死了你不能这样,赵哥哥在生时是希望你好好的学习,学习好考取大学离开这里才有出息!如果你不继续好学习,你就对不起他!1982年9月,三妹以优秀的成绩考入县城麻栗坡一中。读书期间,每逢节假日,她都会带上自己的成绩单,步行到陵园,坐在赵翔的墓碑前,自言自语地向赵翔汇报自己的学习成绩:赵哥,你不走多好啊,我要你教我学习,帮我补习!这次小结测试我考了80分,半期考试我才考85;如果你在,我会更好。你在天堂,听得见我说吗……

        1989年,三妹定居昆明。她不能再经常去陵园看望赵哥哥,但每到清明,她都会坐上一天的长途车,来到麻栗坡烈士陵园,祭拜赵哥哥。2017年11月,国家主席访问越南,中越关系再次回暖,她被选为援越交流人员。临走,她特意又来到烈士陵园,向赵哥告别。

        墓碑退去最后一抹残阳,她独自一人,久久不愿离去。人们都说,每到夜晚,麻栗坡烈士陵园就会响起枪声、炮声!

        第二天早上,人们发现,陵园里的每一座坟头,都多了一束扣林山上的花……

        (转自2017年12月22日、26日《贵州政协报》综合副刊,配文图片来自网络)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