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乡村采风】五里圳茶马古道 作者:刘天红
      发布时间:2017-11-08   来源: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作者:刘天红

        五里圳古道上的马队已经离开了几百年了,圳里的水在秋的懒散中也没有绿意,如今只有缠绕着古藤、青苔的树木在秋风中呻吟;走在那被马蹄与行人践踏了千年,已经闪着青光悠悠的青石板上,似乎还可以听到久远的岁月里传来的阵阵马铃声,“叮叮当当”的响彻着整个水庙古老的集市街上与五里圳的古道上。

        有人说,所有的古道都是茶马古道,因为几千年农耕文化注定了那时的年代出行都是在驴马上,而今古道上的马蹄、挑夫与河边的纤夫的汗水与血泪已经沉默在历史的长河中,风中飘逸的驿站与凉亭也在残风败雨中落寞,沉寂在昨日的岁月夕阳下,一如五里圳这条盐道官道身在秋色里,不再染春色一般繁华不再终归田野;路不语,谁之过,而承载了湘西南这条八峒瑶山民众的茶马古道也在一代一代的盐商马夫孤独中终为历史记忆。

        八峒瑶山的树木是经过河流放排而下,而五里圳边上桀骜不驯的新寨河水只有在冲出坝后才变得风平浪静,伫立五里坝上,隐约还有远古放排的排古佬们穿着粗布织成的短裤,深深的低着头,脚用力的蹬在突出的石头上,而古铜色脊背绷得如一把满月出鞘的弓,苎麻和竹蔑丝织成的纤绳深深地勒进肩胛骨里,挥汗如雨,和着铿锵的号子一步一步往前挪,那沉重的脚步,直把千百年的青石板踩出脚窝窝,那号子憋着劲,从胸膛中迸发出来扣人心弦,而相思的号子在粗旷中也多了丝丝情愫与相思,“月亮里我的妹儿哟,嘿哟!让我想儿嘿哟!你要嫁一个哟,是么吆吆嗬!拉纤的汉罗,嗬吆嗬里嗬!要与妹子会哟,嘿哟!妹快来,嘿哟……”在纤夫号子声与放排歌中荡气回肠,如今吼了数千年的号子已经无迹,终成为五里圳深处渐行渐远而孤寂的遗韵。

        五里圳本没有名,一直只是祟山峻岭中湘西南下广西的官道、贩盐挑货的要冲,从湘西南茶马古道穿过八峒瑶山黄金、麻林,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石门关,然后就来到了水庙集镇,穿过五里圳龙潭风雨桥与崀山遇仙桥便是广西,于是在崀山八峒瑶山一带人们把这条古道叫盐道,在清咸丰己未年纂修的《唐氏续修族谱》载:唐氏五世唐宏于明成化四年兴修水利,在水庙村至龙潭村路旁开圳引新寨河水浇灌龙潭万亩良山,圳长五里而名成五里圳,后因古道废弃,路边古树参天,与烟村古道、三渡水古道一起终成崀山茶马古道风景。

        站在五里圳源头,放眼一望,便是水庙乳峰山,一只硕大的乳房,傲立苍穹,看到眼前栩栩如生、形象逼真、风韵圆润的丰乳,她象天地圣洁的圣母,养精养气养天地,哺云哺雾哺日月哺育了这一片山水,然而在以前,此山却有另一个很普通的名字鸡笼寨,老人们说他象一个关鸡的笼子,象一个鸭梨,上面小,下面大,也有人说象个葫芦,而山下却是八音岩与佛光岩。

        从水庙五里圳去麻林,要经过枧竿山村、蒋木山村、石螺村、石门村,而石螺村到石门村应当是目前保存比较完好的的石板路了,约有五公里长一米宽,从石螺村的井头桥开始,一条古老的石板路因公路建设而荒芜,过河的小桥也是一大块被马蹄磨得反光的青石板,路面都是整齐的大石板,犬牙交错的一路延伸,石板路的青光都是嗒嗒的马蹄把岁月痕迹磨平,两旁有低矮的老屋,在岁月的蚕食下剩下的只是一些断井残垣了,一群朴实的老人与小孩穿梭在古道上,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周边苟延残喘的旧木板老屋基本没有了人烟,窗格雕花依稀在风中摇曳,可黑黑的房间里除了一些霉味,已是一地垃圾,偶尔一些鸡鹅在田间旧屋边还能感受到农村岁月静好的时间,在秋阳的屋檐下,一只老黄狗吞着舌头注视着过往行人,座在门口小板凳上佝偻的老人吸着长长的旱烟筒,身边陪着脸象一瓣晒干的橘皮苍老的老阿姆,在晚秋的阳光下缺了门牙的嘴微微的笑着,像饱含了历史的书卷,在静静的守候着岁月时光与幸福,仿佛苍凉了秋意。

        我小时候的时光就在这段茶马古道上渡过,上学读书就在石螺村小学,每天往返,路上有匆匆而走的同学,有挑粮驮运的马夫,有牧牛而归的小伙伴,记得小时候看到马踏在石板上得得的响,弄不明白马蹄上为什么要打铁掌,看到那些骑在马背上、牛背上得意劲的小伙伴们总是羡慕,上学的路上以前还依稀有一个破旧的凉亭为我们遮风挡雨,凉亭上还有我们用铅笔、用木碳写上的毛主席语录、画的图画,在这岁月久远的今天,一缕晚秋的夕阳洋洋洒洒的映在两千多年前的石板道上,斑驳的刻下了历史的痕迹,田地里还有未收割的稻谷,一地金黄在懒散的秋阳下诉说着丰收的喜悦,而远处桔园一簇一簇金黄色的桔子点缀了秋韵的芳香。

        走一走崀山的茶马古道,青石板上悠悠的铃声、哒哒的马蹄、儿时的欢笑已走得很远、很远,只有那深处的记忆在望尽斜阳中邂逅,而秋的优雅,如秋风轻轻拂过晚霞的弧线,平静的滑落在崀山的茶马古道上。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