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邵阳众志成城 勇胜罕见洪魔
    发布时间:2017-07-19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杨福元

    杨福元

      史上罕见的洪灾

      “咔咔咔!”……

      令人胆战的惊雷频频炸响天宇。

      “哗哗哗!”……

      瓢泼般的暴雨疯狂袭击大地。

      6月下旬,湖南省邵阳市8县1市3区普遭史上罕见洪灾:6月22日至7月2日连遭强降雨,平均降雨量达295毫米,境内降雨量超500毫米的站点就有6个,其中绥宁县上翁站的降雨量高达704毫米,为湖南省超700毫米的6个站点之一。

      这轮强降雨,致使赧水、夫夷水、巫水、邵水的水位急剧上涨,资江先后有两次洪峰经过邵阳市城区,最大的洪峰流量达7970立方米/秒,水位高达218.68米,超警戒水位4.68米。

      洪水,使该市194个乡镇严重受灾,占全市乡镇总数的96.5%;9个县(市)城关镇有7个被淹……

      洪水,使该市10.7万公顷农作物受灾,1.33万公顷农作物绝收。

      洪魔,使该市发生了7269处山体垮塌,垮方达39.7万立方米;倒塌房屋5477间,严重受损8771间,冲毁涵洞259处,电力断线110公里,倒杆902基,损毁配变61台,受灾人数达170多万人……

      因洪水与地质灾害的并存,导致交通电力设施空前受损,致使该市23万多人被灾情所困……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邵阳史上罕见的洪灾,面对这张开血盆大口在吞噬人民生命财产的洪魔,邵阳市委市政府又是如何率领全市人民进行抗击的呢?

      前所未有的力量

      “喂,喂,绥宁县告急!”

      “喂,喂,新宁县告急!”

      在邵阳市的防汛抗洪指挥部里,值班电话与手机的铃声、通话声、指挥屏幕上的报警声、工作人员的紧急报告声及指挥官的决策声、调度声等,众声交错,气氛紧张,场景绝不亚于战争年代一大战役的指挥部!

      此刻,市委书记龚文密紧锁眉头,频频盯着抗洪指挥屏幕,沉着机敏地应对各方战况。

      龚文密深知:“竭力避免全市人民生命财产受损,一切以人民的安全为中心。做到不垮一库一堤,不死一人!”是市委市政府指挥此次抗洪战役的主旨。

      雨,仍在继续。

      龚文密在绥宁县委书记的陪同下,去视察该县山洪暴发过后的塌方。道路泥泞难走,泥浆漫过他雨靴的一半……他刚越过塌方,便语重心长地对随行人员说道:“宁肯我们掉几斤肉,也要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夜,深入一线指挥抗洪的市长刘事青遇到了一群本该转移却不愿转移的群众,原因是他们对此次洪水之大的认识不足。他在得知原委后,高举手臂,十分真情地大声对群众劝道:“我身高1.76米,此次洪峰比我还要高出3米,你们看要不要转移?”

      众人哗然,立马转移。

      在此次抗洪抢险战役中,邵阳市委市政府的确是扎实践行了自己“以万分的努力,防止万一的发生”之宣言。

      在关键时刻,市委常委三次召开全体会议,市政府两次召开常务会议,市防指数十次召开县(市) 、区及相关单位一把手参加的视频会议,专题研究、部署抗洪抢险。

      他们扎实推行“三个第一时间”,即预警预报第一时间传达到村到户到人,各级领导第一时间赶到灾区现场救人抢险,险情变化第一时间收集上报。扎实推行“六个一律”,即所有学校特别是农村学校一律停课,所有涉矿企业一律停产,所有山洪、地质灾害等隐患点,一律落实专业人员值班观测制,所有在建工地一律停工,所有生产生活船舶一律停航,所有值班人员一律执行24小时考勤制度。

      他们紧盯死守“三个险情重点”,即以暴雨中心、易发洪水流域、重点县域及299个潜在山洪灾害村、2988个地质灾害隐患点为主涵的重点区域,以山洪地质灾害易发区群众与老弱病残人群为主要对象的重点人群,以病险水库、城乡低洼易涝点、江河地势低洼处为主要目标的重点部位。

      他们科学调用“三支抢险队伍”,即以村干党员为主体的预警队伍,以部队、民兵预备役、武警、消防、公安为主体的抢险队伍,以气象、水文、水利、国土、城建、安监为主体的科技队伍。

      在“严阵以待,严防死守,严肃问责”的态势下,邵阳市8县1市3区的各个职能部门及全市乡镇、农村党支部,上下合力,众志成城,日夜奋战,以前所未有的巨大能量,以舍身忘死的英雄气概,投入到这场惊天动地的抗洪战役!

      看,所有市级领导都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指令及时进入抗洪救灾的核心岗位;从“市防指”先后发出的860多条指令,条条有回音,事事有着落。

      “市防指”的所有领导几乎都是废寝忘食地在工作。他们干在指挥部,吃在指挥部,有时还只能吃方便面,偶尔能睡个觉,也不足3个小时。一位做过胆囊手术刚刚出院的副指挥长,照“医嘱”是应该在家调理修养身体的,但此刻的他根本不顾这些,十几天里都在坚持指挥抗灾,即便咽喉严重发炎、声音嘶哑了也不减“火力 ”。

      看,该市气象局与水文局在科学进行天气与洪峰的预测。6月24日,市气象局预测到本市绥宁县、城步县、洞口县25日凌晨有暴雨。结果,这3县遭遇暴雨的时间段和方位都很吻合该局的预测。

      6月29日,该市水文局预测到30日流经邵阳市城区的洪峰水位为215.2米,结果实际到来的洪峰为215.23米;7月1日,该局又预测到7月2日流经邵阳市城区的洪峰有215.5到218.9米高,结果实际到来的洪峰为218.68米……

      看,该市水利局的10个抢险工作组,在全市险情突发点穿行。

      夜,大雨继续在倾泻。突然,邵阳县土桥水库向“市防指”报告了该库大坝“泄漏浑水”的险情。

      奉命前去抢险的市水利局抢险工作组,火速驱车前往。

      “此库大坝下面居住着4000多名村民,如果因险情扩大导致水库大坝垮塌,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抢险组长不禁打了个寒颤。于是加速前行。

      疾步登上大坝的抢险人员迅速察看大坝险情。很快,他们在长达300多米的大坝中上位置找到了泄漏浑水之源——“管涌”。在村、镇、县各级领导的极力支持配合下,他们采取立即调用挖掘机将溢洪道下降2米等三项紧急措施排险,一直忙到深夜。次日下午5点,水库险情排除。

      一场即将使库下数千人生命财产遭受灭顶之灾的“水祸”,被该市水利局的抢险工作组消灭在萌芽状态!

      看,分布在全市各个战场由人民解放军、武警战士、消防官兵及乡镇干部组成的2300多支抗洪抢险队伍,正在英勇酣战……

      置身于群众之中的农村党支部与党员群众,正在一边带领群众紧急转移,一边与洪水进行搏斗。

      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村支两委”;哪里最危险,党旗就在哪里飒飒飘扬!

      该市此次组织10万共产党员奋勇抗击洪灾的壮举,又一次演绎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形象,诠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真正内涵。

      隆回县虎形山乡的一位村党支部书记,在洪水到来时,他首先想到的是第一时间去通知村里的群众搬家,去抢救村里的弱势人群,去帮助他们搬家……明知自己的家会遭到洪水浸泡的他。却全然没有顾及。

      邵阳县黄亭市镇大田村的60多名共产党员,为让群众及时转移出危险境地,齐心协力,奋战路障,耗时4个小时,拼死为群众打通一条生命之道……

      市委的抗洪“准则”是力量,市政府的科学调度是力量,全市上下的有机联动是力量,干部与党员的率先垂范、浴血奋战是力量……在湖南邵阳这方古老而英雄的土地上,已然耸立起前所未有的抗击洪魔的力量!

      超越历史的胜利

      邵阳旧称“宝庆”,乃山洪与地质灾害易发区。

      邵阳是“护国大将军”蔡锷的故乡,数百万邵阳人十分崇敬蔡锷且代代践行将军爱国的伟大精神。

      在党和国家、省委省政府的英明领导下,在蔡锷“讨袁护国”的英雄气概感召下,在市委市政府的科学调度下,820万邵阳人民的“抗洪卫家”战役,取得了阶段性的巨大胜利。

      邵阳市解放前夕与新中国建立初期都曾发过“大水”,人员的伤亡与财产损失都很大。1996年的洪水是建国以来邵阳最大的洪灾。邵阳今年的洪灾,稍稍小于1996年。较1996年及历史上的洪灾,邵阳市此次抗洪的胜利,堪称超越历史的胜利。

      2001年6月19日,邵阳市绥宁县发生了山洪地质灾害,总降雨量、降雨强度低于今年,但人民生命财产受损严重。而今年,无一人死亡。

      我从有关部门获悉,邵阳市1996年的洪灾死亡82人,今年的洪灾死亡6人;1996年的洪灾给邵阳市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54.7亿元,今年的洪灾给邵阳市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47亿元。

      显然,知情人称邵阳市今年的抗洪胜利为“超越历史的胜利”,是毫不夸张的!

      一位“市防指”的领导十分深情的对我说:“如果没有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的亲切关怀,如果没有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如果没有邵阳市全体军民的全力攻坚,邵阳市今年的抗洪战役,不可能取得如此巨大的胜利!”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