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邓星光:用绵绵大爱诠释关注艾滋孤儿的责任
发布时间:2016-12-01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艾哲 姜有元

6年孕育、29年等待,邓星光用绵绵大爱诠释关注艾滋孤儿的责任

——记邓星光与他的全球首部关注艾滋孤儿电影故事片《爱你的人》

邵阳日报记者 艾哲 通讯员 姜有元

1111.png

图为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电影首映式现场。

222.png

图为邓星光在向首映式与会者介绍电影情况。

33.png

图为邓星光(中)与该电影粉丝,来自香港的冰花(姜有元)及全国侗族歌王王馨亲切合影。

  朋友,还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观看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时,电影院里此起彼伏的哭泣声吗?

  人们一直在期盼,中国什么时候能再有一部影片,让观众如此感动?

  来了,终于来了!11月29日,由湖南省邵阳市著名文化人邓星光编剧、制片、出品的电影《爱你的人》,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首映式,来自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热心观众、院线代表和首都几十家主流媒体的记者,提前观赏了影片。

  ——现场沸腾了:5分钟的热烈掌声、喝彩连连,近千人的热泪盈眶、哽不成声,数十名爱心人士的真诚表态、众志成城,汇成一支关注艾滋孤儿的爱的交响乐。

  12月1日,第29个艾滋病日,这部全球首部关注艾滋孤儿的电影故事片将在全国各院线公映。全国侗族歌王、央视“寻找刘三姐”全国总冠军,刚刚担任关注艾滋孤儿形象大使的王馨介绍,邓星光用大爱关注艾滋孤儿的精神和行动,将是她宣传预防艾滋病菌、关心艾滋孤儿的不懈动力。

  缘聚艾滋:从电影原型到艾滋孤儿

  2010年初,邓星光在云贵川地区推广他的第一部电影《河长》时,听闻到一则令人震惊的故事:大一女生杜鹃(化名)遭性侵被疑似感染艾滋病,受到同学们的疏远歧视,不得不离开大学,一直杳无音信。

  邓星光决定追寻杜鹃的下落,他通过杜鹃的学校、家庭,历尽艰险终于找到了在山区一所艾滋学校支教的杜鹃。

  一个再也不能小的操场,一杆迎风飘扬的国旗,一间简陋破旧的教室,一群年龄参差不齐的“小屁孩”——构成了杜鹃生活的全部。

  “有的人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但他们出生后连父母都没有;有的人生活在阳光下幸福中,但他们还没有享受到生的乐趣,就要独自面对病痛和死亡;有的人尽情享受着父母亲情,但他们被艾滋父母传染,随时会有生命的危险……”在杜鹃断断续续、泪流满面地叙说中,邓星光第一次了解到、接触到艾滋病儿童。

  一个个令人心酸的艾滋故事,一位位无辜又无助的艾滋孤儿,强烈震撼着邓星光的心。起初,他由于害怕艾滋病而躲得远远的,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后来慢慢地接触多了,真正了解到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了,就不那么恐惧了。

  在学校呆了一段时间后,邓星光知道了艾滋孤儿学校及其创办人浩宇(化名)的动人故事,知道了杜鹃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中坚挺过来的酸楚经历,知道了艾滋孤儿渴望被爱渴望读书但难能实现的最基本要求……

  他彻底被杜鹃把纯洁的爱献给浩宇和这群艾滋孤儿的精神所震撼,在和杜鹃及这群孩子告别时,邓星光泪如雨下,他决定写杜鹃和这群孩子们的故事,把他们搬上银幕,让更多的人关注、关心、关爱艾滋孤儿。

  爱系艾滋:从电影人到公益人士

  曾当过兵的邓星光说干就干,经过三个多月时间的收集、整理素材和潜心创作,邓星光终于完成了电影剧本第一稿,并向国家电影局申报立项。2010年5月26日,国家电影局颁发给了邓星光《格桑花开》电影拍摄许可证。

  “我希望杜鹃和这群孩子像格桑花一样美丽、坚定和具有顽强的生命力。”邓星光介绍,精益求精的他对第一稿不是很满意,他决定再次走进艾滋孤儿的生活。

  从四川、云南、贵州、广西,到河南、山西、安徽等,邓星光走遍了七省数十个城市的所有艾滋病机构,详实了解艾滋孤儿们的内心世界和心路历程。从广西柳州与狗相依为命的阿龙,到失学在家的大凉山女孩吉克阿呷;从临汾红丝带学校,到阜阳艾滋儿童之家,一个个忧郁的孩子,一双双求生的眼神,让邓星光揪心长叹,夜夜无眠。

  每次走访,邓星光都含着眼泪;每次捐款,他掏光钱包只留下回家的路费;每次离别,他都要抱抱这些艾滋孤儿,让他们感受那久违了的父爱、亲情……

  可是,谁也不会相信,曾经是千万富翁、因生意失败如今却欠债500余万元的邓星光已经许多年没有购买过衣服了。

  “星爸,你怎么老穿这一双鞋,该换新的了!”一位艾滋孤儿摸着邓星光脚上的那双旧鞋抱怨着说。邓星光苦笑着说:“这鞋穿着暖和,舍不得换!”其实,囊中羞涩的邓星光家里只有这一双鞋。

  “买双鞋只要花200元他舍不得,对艾滋孤儿捐款就大气得很,他现在不是电影人了,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穷公益人士了!”邓星光的妹妹无奈地说,在哥哥的感化下,她渐渐变成了一名爱心人士,也活跃在关爱艾滋孤儿的工作中。

  情驻艾滋:从路演点映到世界巡演

  经过不断修改和完善,邓星光创作的第二稿《杜鹃花之恋》终于“出笼”。

  邓星光无钱投资电影,他只好北上京城寻找投资人,“北漂”的生活拮据而尴尬,邓星光住过地下室、吃过方便面、打过零工,到处托朋友找关系寻找投资人,但由于各种原因,每次都吃了“闭门羹”。

  直到2013年底,邓星光才收到第一部电影《河长》的部分版权收入,有了这笔收入后,邓星光对电影《杜鹃花之恋》的拍摄又有了新的动力。

  2014年6月1日,经邓星光多次精心修改的电影剧本《杜鹃花之恋》,通过各种努力,终于举行了拍摄仪式,2015年9月顺利完成拍摄制作,同年12月获得电影公映许可证(电审故字【2015】第516号)。今年11月29日,已改名为“爱你的人”的该电影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首映仪式;今年12月1日是第29个世界艾滋病日,该电影在全国各院线隆重上映。

  自电影拍摄工作完成后,邓星光携相关主创人员到曾经创作剧本、拍摄电影过的地方一一回访,了解电影原型的艾滋孤儿们的最近情况,为他们提供力能所及的帮助。邓星光还组织主创团队到上海、广州、重庆等地及马来西亚UPM(博特拉)大学等开展数百场的路演和点映活动,每次都收获到巨大反响,电影院里哭泣声一片,掌声、喝彩声雷动。

  电影制作宣传之行,就是邓星光关注艾滋孤儿的爱心之旅。2014年12月18日,四川省西充县某村203个村民联名驱赶艾滋病男童坤坤的消息,被媒体披露之后,迅速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次日,联合国发表了声明:艾滋男童被驱赶系违反基本人权。当地政府也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邓星光迅速组织正在拍摄电影的摄影组赶到坤坤家,了解到村民及其家人只是想为坤坤寻找能够治疗和读书的好去处的事实后,立即向社会避谣,并在2015年3月把坤坤妥善安置到临汾红丝带学校。

  今年6月1日,邓星光一行来到湖南省宁乡县流沙河镇探望11岁的艾滋病女孩“莎莎”(化名),“莎莎”被同学家长两次联名将她驱逐出校门,现在小“莎莎”无法再上学了。邓星光为她送上爱心慰问金和精美礼品,陪同她过“六.一”儿童节,并当即联系红丝带学校,为“莎莎”解决了后顾之忧。

  “众人拾柴火焰高”,邓星光积极发动全社会人员关注帮助艾滋孤儿,他在中国预防性病艾滋病基金会的支持下,发起并成立了首个全球艾滋儿童救助专项基金,并且向社会承诺,将电影的部分票房收入做为首笔基金捐赠给艾滋儿童救助专项基金。

  艾滋病已经成为世界性问题。下一步,邓星光将与关注艾滋孤儿形象大使的全国侗族歌王、央视“寻找刘三姐”全国总冠军王馨,央视星光大道月冠军谢艺一起,带领相关主创团队,到东南亚、非洲、欧洲、北美洲、南美洲等世界各地巡回宣传该影片,让各国人民都来关注、关心、关爱艾滋孤儿,为艾滋孤儿撑起一片蓝天……

  预防艾滋病,人人在行动——

  拒绝毒品

  拒绝乱交

  拒绝不洁

  拒绝恐惧

  拒绝歧视

444.png

记者与该电影导演谢云鹏合影留念。

5.png

作者在人民大会堂参加首映式。

   (图片来源邵阳新闻在线)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