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刘建清:一个纯粹而快乐的乡村教师
发布时间:2016-11-28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王建云 王振华

通讯员 王建云 王振华

刘建清上课.jpg

图为刘建清老师在上课

  “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学生。我要教你们识字、算术,我要告诉你们白天为什么变成黑夜,风往哪里吹,河往哪里流,我要教给你们——思想!”这是前苏联经典电影《乡村女教师》中的一段台词。

  和电影中为了淳朴而崇高的理想和信念用一生坚守乡村校园的主人公瓦连卡一样,邵东县廉桥镇光陂学校副校长刘建清,怀揣一颗简单纯粹的教书育人初心,27年如磐石一般坚守在乡村学校,给孩子带去如清风一样知识,如骄阳一样的希望,将快乐、朴实、善良、进取的种子,播撒在美丽而富饶的乡村……

  一诺千金:当简单朴实的好老师,做快乐幸福的引路人

  1986年,刘建清以全县前十名的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省第一师范。在这所“百年师范”,出身贫寒、好学上进的刘建清如鱼得水,他珍惜每一寸光阴,抓紧每一次学习机会,一点一滴地广泛涉猎,一步一个脚印地不断成长。

  当年充实紧张的求学生涯,敦厚无邪的刘建清记在心里,当年朴实无华的誓言,他更是刻在心间:“我经常提醒自己:要努力学习,毕业后当个好老师!做简单的事,当快乐的人!”为了这颗纯洁无暇的初心,刘建清毕业时自愿要求分到偏远的贫困乡----斫曹中学。

  位于邵东县最北端的斫曹,因山高石头多而得名。刘建清的老家在廉桥,离斫曹不远,交通更为便利,经济发达得多,别人都笑他“有点哈”。

  “当年,从湖南一师走出的毕业生,个个都是教育系统的‘宝’。大多会分到省城、市区,就算没有任何关系的也是留在县城。”和刘建清共事20年的光陂学校总务主任陈忠辉,对刘建清当年的选择充满敬意,“就凭这一点,我就服了他!”

  “那里的学校更缺教师,那里的孩子更渴望知识。我相信,只要扎根三尺讲台,只要真心诚意教书育人,就一定能改变穷乡村的模样!”面对别人的不解,刘建清却看得很淡。就因这句“改变乡村模样”的允诺,从斫曹中学到徐家铺小学,再从南星小学到光陂学校,刘建清在一所所偏远的乡村学校传授知识、传递爱心、播散希望、收获幸福。

  为了更好地适应乡村学校单调而直接的教学,刘建清竭尽所能,因校制宜地开展教学,因人而异地进行辅导。在他的指引下,孩子们都喜欢听他的课,所教班级的成绩年年都名列全乡前茅。在一门心思做好教育教学的同时,刘建清还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和综合素质。当年,斫曹乡教师的普通话达标率很低,刘建清主动请缨参加县普通话培训员培训,经过刻苦训练和严格考核,再担任全乡的普通话培训辅导员,带领许多同事顺利过了关。

  “在我心中,一直有个梦:当简单朴实的好老师,做快乐幸福的引路人。”为了这个梦,在广袤而偏远的乡村学校,刘建清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了神圣的乡村教育,献给了平凡的乡村校园,献给了可爱的乡村学生。

  一片冰心:也有“蓝瘦”与“香菇”,更有“蛮味”与“逗爱”

  1995年,刘建清调至廉桥镇光陂学校。离家是近了些,工作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这所九年一贯制学校,生活条件简陋,工作环境艰苦,尤其缺少专业的师资力量。作为毕业于省城的优秀师范毕业生,刘建清被委以重任。

  “在这里,他先后教过语文、数学、音乐、英语、美术、生物、物理、地理、体育等课程,是真正的多面手,全能型教师。”光陂学校校长肖崇华对自己的得力助手如数家珍,“刘校长无论教什么课,他总是全力以赴,全心以对。”

  对于学校的安排,刘建清从不“挑肥拣瘦”,总是来者不拒。但面对捉襟见肘的教学条件,他也有“蓝瘦”的时候,甚至到“香菇”的地步。“有一年,学校一下子走了两个英语教师,校长让我顶上。可自己的发音不标准,当时真是急死了。”急归急,课堂不能空。刘建清提着学校唯一的录音机,反反复复地听磁带、对口型、练发音。走路时挨在耳边听,吃饭时放在桌上听,睡觉时搁在床头听。

  “一天到晚就陪着录音机,跟它过日子算了。”同样是老师的爱人,不免有点怨气。“听多了,听久了,一看到录音机,也有种想吐的感觉!”话虽这样说,但刘建清还是努力坚持。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学校的英语组长说我发音过关了,当班上的学生说我的英语口语听得懂了,心里觉得蛮味蛮味,再看那台录音机,也觉得逗爱了。”

  让刘建清和学生们觉得“逗爱”的事还有许多。教地理时,没有教学挂图,刘建清用挂历制作简易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在图中识遍五大洲,游历四大洋;教音乐时,他将珍爱的电子琴带进课堂,边吹边唱,变身一位乡村歌手;教体育时,学校没有运动场地,刘建清将田埂作为跑道,把草垛当成鞍马,在广阔的田野里锻炼身体。他指导学生绘画,组织文艺汇演,带队体育竞赛,次次成绩出色;辅导老师参加镇、县级教学比武,屡获不俗战绩。

  每当看到刘建清像陀螺一样连轴转时,师生们都问他:“刘老师,你累不累?”憨厚的他总是乐呵呵地说:“累是累,但是很快乐!”

  一生不变:二十七年如初见,此生惟愿伴乡村

  校园里的桂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校门外的柳枝青了又黄,黄了又青。二十七个春夏更替,刘建清在平凡的乡村学校坚守了二十七年,他也走上学校管理岗位,担任了光陂学校副校长。

  职务变了,初心不改;学生变了,本色不褪。现任教两个班物理的刘建清每次接手新班,都会像瓦连卡一般和学生交心。“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朋友。我要陪着你们一起探索神奇的自然现象,一同寻找生活的无穷奥秘。相信我,相信自己!”115班刘伟说他永远记得刘老师第一次来班上说的话。“有这样亲切的老师陪伴着学习,是我们的福气!”

  更让刘伟感觉“接地气”的是,刘建清平时见到学生,总是主动打招呼:“早上好,某某同学。”“你好,你今天穿得真漂亮。”一声声亲切的问候,像一股股甘泉流进学生的心田。亲其师,信其道,感情的闸门打开了,教育的窗户也就打开了。“有了这份亲密与自然,加上善于理论联系实际,他的物理教学效果总是格外优异。”校长肖崇华对刘建清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家庭经济并不宽裕,刘建清却坚持每年资助一名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直到升入高中,这一坚持就是十年!更难能可贵的是,每次资助,刘建清只说“资助款来自一位好心人”,勉励学生好好学习,将来尽已所能回报社会。有人问他为什么甘当“无名英雄”?刘建清呵呵一笑:“只要能帮助孩子有书可读,把书读好,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二十七年来,他获得的荣誉及奖励难计其数。“优秀班主任”、“优秀教师”、“优秀少先队辅导员”、“优秀团支部书记”、“优秀党员”等荣誉证书,以及学科成绩奖、县级市级论文奖,足足塞满了一个大抽屉。凭借过硬的综合素养和出色的工作成绩,刘建清曾有多次机会调到条件更好的城镇学校,他都放弃了。面对不解,正和学生一起追逐在冬日暖阳里的刘建清说:“二十七年如初见,此生惟愿伴乡村!我只想当个纯粹而快乐的乡村老师!”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真的教育是心心相映的活动,惟有从心里发出来的,才能达到心的深处。”刘建清用二十七年的无悔坚守,生动地诠释了什么是“从心里发出来”的“纯粹教育情怀”,正源于拥有这颗“赤子初心”,他快乐地抵达了孩子们“心的深处”。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