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崀山神话故事】崀笏(虎)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6-09-29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林琼 颜克明

林琼 颜克明

  上古时期,大旱,民相食。

  傍晚,十五岁的笏和爹野外觅食归来,身上的树叶零落得连羞处都无法遮住,夕阳穿过老树的枯叶,照亮了山洞前娘的脸。

  娘端着一碗草根汤,斜站在山洞口,眼巴巴地望着他们。一碗汤,父子俩分着吃。山上的草根早就挖完了,笏一口气就把汤喝完了,可肚子去似乎没得一点感觉,好空好空。虽是傍晚,太阳依然像个火球一样。笏口干舌燥,感觉整个人都要被燃烧起来了,拿碗顺手舀了一碗混沌的泥水,咕咚咕咚灌下去,喉节处,似乎还有些泥沙没有滑下去。但笏明白,要是再不下雨,这样的泥水都没得喝了。

  娘的嘴唇干裂,笏知道,娘一天都没有舍得喝一口水,全留着给在烈日下辛苦干活的他们。在笏的坚持下,娘勉强喝了一口,一再表示不渴不饿。

  “外山还有野菜吗?”娘问。爹重重地叹气,没有接话。

  半夜,娘全身冰凉,僵硬。笏知道,娘死了,她是饿死的。

  笏悲伤欲绝,爹沉闷不语。

  第二天一大早,爹把昨天采回的野菜全煮了,独自吃了三分之一,然后静静地坐着。笏眼巴巴地看着爹,肚子很饿,却不敢做声。然而,一柱香的功夫不到,爹突然死死按住腹部痛苦地蜷成一团,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继而喷出几口鲜血,歪倒在了地上。

  “爹,你怎么啦?”笏吓坏了,使劲地抱着爹,想把他扶起来。

  爹喘着粗气说:“儿子,那碗野菜有毒,不能吃。很多野菜都是有毒的,我不敢让你吃,所以我先尝。”

  笏直抹眼泪:“爹,我背你去看郎中!”

  爹扬了扬手说:“算了,没用的,这年头,郎中也都逃荒去了。儿子,爹活不成了,你走吧,记住,往南走,走到有山有水的地方去生活吧!”

  笏哭着说:“爹,你不会死的。你不是说,娘在生我的前一天晚上,梦见天上掉了一块玉笏,才给我取名笏儿的吗?笏儿要当大官好好孝顺爹,让你享福呢!”说着,笏背起爹向山下奔去,走了好一段路,笏跌到了,爹也摔在地上。他去抱爹,只觉得爹全身冰凉,僵硬,一探鼻子,一点气息也没有了。

  笏哭得死去活来。将爹娘葬在一起。

  一夜无眠,笏就这样孤独无依地伤心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笏清理了几样有用的东西,打了一个包袱背上,到山坡上拜别了父母,就往南方逃荒去了。笏一路乞讨,捡拾一切可以充饥的东西填肚子。一年以后,笏终于走到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这儿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流水淙淙。他放下包袱,贪婪地看着这一切。累了,就倒在水沟边的山林草地上休息。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娘对他说:“笏儿啊,就在这里住下吧!你会碰到一个身高九尺,眉精目神的老人,他就是你的主人。从今往后,他到哪,你就到哪。”笏有太多疑惑需要问娘,但却说不出话,一阵挣扎后大汗淋漓地醒来。笏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发现这儿四面环山,一条清澈的溪沟在山间流淌,溪沟里游着很多的鱼。笏就在溪沟旁的隐蔽处选了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盖了一间小茅屋。

  一日,笏冒雨溯江而上,准备去江湾里打鱼。还未下网,突然大雨骤停,云开日朗,彩虹高挂。只见一位老汉骑着一只吊晴白额猛虎出现在岸边。那老汉身长九尺,容光焕发,祥云围绕,眉宇间自然透出尊贵的王者之气。笏急忙拜伏于地,说:“主人到了,笏儿在此恭候多时。”老汉不是别人,正是南巡勤民的德祖舜帝。

  原来,当年舜帝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便将王位禅让给了治水功臣禹,然而南方三苗部落认为禹是恶人的儿子,不配作帝位的继承人,于是带头造反。舜否定了禹用兵平定的提议,毅然决然地走上南巡勤民之路。当下舜帝扶起笏,和颜端详:此人眉清目秀,言语间透出一股灵秀之气。舜帝圆睁双眼,五指并拢,在笏的头顶轻轻抚过,笏的发际间隐隐显出一块玉笏来。舜帝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原来如此。

  舜帝问笏:“此乃何地?”

  笏虔诚答:“主人,笏儿亦不知此为何地,请主人赐名!”

  舜帝驻足观之,见此地江水逶迤,山石神异,红崖赤壁,如城堡壁垒,如山寨屹立,山光水色,瑰丽壮观。帝大悦,赞曰:“山之良也!”,遂赐一“崀”字,是为“崀山”的来历。

  笏引着舜帝沿着江边的一条小溪往上走,进入一道峡谷。只见谷内流水潺潺,花香鸟语,清幽迷人。外面寒风凛冽,谷内却温暖如春。舜帝登上一个山坡,只见山环水绕,溪泉斜挂,危桥涧横,竹木森林,好一个藏龙卧虎之地!舜帝一时兴起,拔出随身宝剑翩然起舞。阳光下,飞舞的宝剑映出道道紫色霞光,照亮了整个山谷。远处的地方酋长和当地的百姓被那万丈霞光所吸引,惊恐地朝着霞光方向顶礼膜拜。

  此后,笏每天跟随舜帝外出,了解到崀山虽然奇山秀水,气候宜人,但地势相对平缓,春夏两季常发水患,极易引起灾荒和瘟疫。灾害不除,这里的黎民百姓就难以安居乐业。他亲眼看到,这里的人还住在阴暗潮湿的山窑土洞里。有的以兽皮、树叶为衣,有的以人拉犁,农业生产水平十分低下;他们直接饮用河水,很容易传播瘟疫,病倒的人很多。舜帝用随身携带的玉笏记下了见到的情形,顺手递给笏,没想到笏的手刚一碰玉笏,突然华光四射,玉笏竟然消失不见。笏不知所措,舜帝也是一怔,继而又微微晗首一笑。他决定留下来帮助这些百姓,教会他们耕作技术,帮他们修房筑屋,织麻制衣,训化牲畜等。

  舜帝不顾自己高龄,亲自指导乡亲们用牛来开荒耕地。经他指导开出来的土地又平整又肥沃,常常能得到好收成。舜帝在河边的平地种下了一大片糁子,每年都能获得丰收。后来,这个地方就被人们称为“糁子坪”。

  转眼间冬去春来,气温渐高,南风骤起。一条长期盘居在夫夷江底石洞里的百年老蛇精从睡眠中苏醒过来。它突然发现外面的世界似乎大变样了:那些遍地可逮的小动物被人们赶进了牲畜棚内集中喂养了,河边的丛林草地也被砍掉并被开垦成了耕地。它感觉捕食变得困难了许多,活动范围也几乎在一夜之间缩小了好几倍。老蛇精在阴暗的石洞里晃动着它那水盆大的丑陋脑袋动起了歪脑筋。

  这天早上,舜帝又带着笏和老虎外出,照例到河边察看庄稼的生长情况。身边人头高的庄稼苗突然无风自动起来,一大片庄稼哗啦啦往两边急促倒伏。正惊疑间,庄稼地里呼地冒出一个脸盆大小的蛇头!只见那蛇头部高高昂起,嘴里咝咝地吐着猩红的信子,长长的毒牙闪着寒光,灯笼般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舜帝。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臊味。说时迟那时快,毒蛇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扑向舜帝。老虎露出凶狠的牙齿嗷嗷地冲着它一阵吼叫。笏接过舜帝的宝剑舞动着迎向毒蛇。阳光下宝剑映出万道霞光,如一团闪电裹向蛇精。老蛇精被这一团霞光刺得眼花缭乱,什么都看不见。它急忙回头,慌慌张张地钻进河里溜走了。舜帝见了,也不追赶。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没过几天,舜帝接二连三接到村民们报告的“怪事”:村里圈养的牲畜不时莫明其妙地减少和走失。舜帝发现,这些棚子外面无一例外出现一个水桶大小的洞口,洞口边有时还能发现一些手掌大的黑鳞片。舜帝看了以后,只是叫村民们加固好牲畜棚子,其他什么也没说。

  又过了几天,有村民向舜帝报告:河边大片的庄稼地被什么动物毁坏,今年的收成没了。舜帝在现场又看到了巴掌大的黑鳞片,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吩咐村民们去山上砍下竹子,削成锋利的竹片,钉在河边通向庄稼地的凹地里。几天后,有村民向他反映,河边的凹地里发现了大量的黑鳞片和鲜血。此后的几个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笏每天寸步不离地跟在舜帝身边。舜帝很忙,他把发展农业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又新开辟了渔场和制陶工艺。有时候趁着空闲,就指导笏念一些咒语。

  就在人们放松警惕,以为蛇患已除的时候,忽然一夜之间,村民的牲畜棚全部被毁!大部分村民患病,卧床不起。舜帝又急又气,他站高高的红瓦山上,迎着猛烈的南风,杖剑高歌《南风歌》:“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经过多方调查,舜帝发现,这次作祟的不是别人,又是那条毒蛇精。它在破坏了村民的牲畜棚以后,又在村民的饮水池中排放毒液,导致大半村民饮水后病倒。舜帝下定了决心,一定要降服这条毒蛇,为民除害。

  原来,那毒蛇精修炼百年,也颇有一些道行。它分析了前番两次吃亏的原因,认为舜帝厉害的地方有两处,一是笏,这个笏据说天上的玉笏化身,危险时刻与玉笏合二为一,能抵挡强敌;二是舜帝的座骑老虎,它可不是普通的老虎,是玉帝赐给舜帝的,也颇有神通;三是舜帝手上的那柄宝剑,如果没有了太阳光……毒蛇精丑陋的脸上露出了阴森诡异的笑容。

  这天太阳刚出山,舜帝和毒蛇精在糁子坪不期而遇。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者二话不说,立刻厮杀起来。狡猾的毒蛇精怕舜帝利用太阳光,就始终躲在靠山背阴的地方跟舜帝周旋。双方你来我往,杀得难分难解。随着太阳越升越高,毒蛇精背阴的地方越来越小,而舜帝的宝剑又开始爆发出威力,毒蛇精渐渐只有招架之功。

  周围的山上不知什么时候站满了观战的百姓,他们一齐为舜帝呐喊助威。

  酣战中,毒蛇精突然虚晃一式,退出十几丈远。只见它水盆大的脑袋左右摇晃,蛇信狂舞,突然向天空喷出一口青烟。刹那间乌云四散,迅速布满了天空,随即狂风大作,天地之间陷入一片昏暗。毒蛇借着黑暗,频频向舜帝喷出毒雾,发起猛攻。飞沙走石之间,百姓惨叫哀号之声不绝于耳。

  舜帝本来年纪大了,跟蛇妖斗了半日,有些力乏。心中又牵挂百姓安危,仓促间竟着了毒蛇的道,吸进了毒气,顿时心神恍惚起来。模糊中一条巨大的蛇尾横扫过来,他连人带剑被抛向半空,头巾、帽子全掉进了江中,笏也被蛇尾甩出。

  情急之下,老虎勇敢地扑了上去。它冲着蛇妖疯狂地撕咬,敏捷地跳跃,机智地闪避,蛇来虎往之间,鳞片飘飞,污血四溅。笏化身为一块巨大的玉笏撞向蛇精。天昏地暗之中,蛇精扔下老虎,回头全力缠攻笏。浑身冒血、奄奄一息的老虎忍着巨痛,死死咬住毒蛇,慢慢被拖到了江边……

  大蛇被冰凉的江水一激灵,玉笏被抛了出去,端端正正地插入了对岸山坡上。此时,舜帝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看到了倒在血泊中老虎,看到了倒插在山坡上的玉笏,看到了水深火热中的黎民百姓,看到了正在肆虐猖狂,荼毒生灵的毒蛇精,一滴老泪从舜帝眼框里滑落。他毅然念动了咒语。人头龙身的雷公闻讯赶到,对着毒蛇大鼓其腹。电闪雷鸣之中,作恶多端的毒蛇精被雷公击毙,得到了应有的下场。随着云开雾散,老百姓重又过上了幸福安宁的日子。

  当地人为了永远记住始祖舜帝的功德,家家户户的祖宗神龛上面都写上了“祖德流芳”四个大字。直到现在,茶余饭后的老人们仍然愿意谈起当年的那场人、蛇大战。现实世界里,仍然能够找到当年那场大战留下的痕迹:夫夷江边仍然匍匐着那只“崀虎”,它还保持着昂首咆哮的神态,跟对岸的玉笏遥遥相对,佑护着一方平安。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