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义薄云天江忠源
发布时间:2016-09-2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晓波

周晓波

  江忠源是湘军鼻祖,是第一个由军功晋升为封疆大吏的湖南书生,是清末汉臣大面积崛起的始作俑者,是湘军将帅登上政治巅峰的开拓者和先驱,也是第一个战死沙场的湘军统帅。《清史稿》记载:“江忠源,字岷樵,湖南新宁人。道光十七年举人。究心经世之学,伉爽尚义。”然而,读了《清史稿》的人会产生疑问,江忠源到底做了什么,竟被标榜为“伉爽尚义”?因为《清史稿》并没有对“伉爽尚义”进行任何解释,也没有提供相关史料。要弄清这一问题,唯有遵循历史的足迹,走进清朝道光年间,寻觅江忠源“北漂”京师时义薄云天的感人故事。

  道光十七年(1837年)冬,江忠源进京,参加第二年的春闱。然而,胸有成竹的江忠源却名落孙山。他忧愤不已,排解无门,借酒消愁,在旅馆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借着酒兴,在白粉墙上题诗一首。据葛虚存《清代名人轶事》记载:定海蓝少府家里藏有《旅舍题壁诗录》数册,其中有七律一章,“劳生无计了情缘,踏遍红泥意黯然。万里关河鱼腹纸,五更风雪马头鞭。浪游燕市悲前事,小别章台感隔年。寂寂晓风残月里,选词谁唱柳屯田”,诗后署名“苍江懒樵草”。从蓝少府的批注,可以判定“樵”就是江忠源。诗中流露出江忠源因春闱失败,愁思郁结,惆怅满怀的情绪。

  真是造化弄人,江忠源不仅首场遇挫,其后客居京师八年,竟屡试不中。进京赶考的公车,多数家境贫寒,含辛茹苦,与江忠源一样命运不济,未能博得功名者比比皆是,有人甚至丢掉了性命。陕西学子邹柳溪,祖籍湖南新化,算得上江忠源的同乡。此人温文尔雅,身体羸弱,江忠源一向对他十分照顾。道光二十五年,邹柳溪落第后,病倒在客栈,咳嗽咯血。江忠源搬来与他同住,不辞辛劳为其寻医问药,进行特级护理。可是,邹柳溪的病不但不见好,反而日重一日,挨到夏季,已经骨瘦如柴。江忠源十分心焦,便祈祷上苍,为邹柳溪驱病:“阴阳寒热邹鲁哄,热似探汤寒作冻。邹生尔病果何辜,绵历三春过夏仲。我欲乘风上九天,手叩天关如凿空,谒见玉皇借六甲,斩除二竖清恶梦……”祈祷之虔诚感人泪下,却没有感动铁石心肠的上苍,六月初五日,邹柳溪病故。江忠源买来棺木,收敛好友,准备送其回归故里。就在此时,同样到京师求取功名的湘乡学子邓鹤龄也病倒了,咳嗽咯血,奄奄一息,情形十分危急。邓鹤龄不但是江忠源的挚友,而且还是他的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江忠源岂能撒手不管?万般无奈,江忠源只得托付邹柳溪的族人邹春笙,将灵柩送归陕西,自己护送邓鹤龄回湖南湘乡。由于同路,两人择日结伴而行。

  天气非常炎热,拉灵车的三匹马热得直喘。走到京城郊外,有两匹马突然无缘无故地扑倒在地,挣扎没几下,就死了。送灵车的几个杠夫,吓得面无人色,都说死者为厉,煞气太重。江忠源不信,在邻近村庄另外购买两匹马换上,继续赶路。走了不久,又有一匹马扑倒,口里直吐白沫。邹春笙傻了眼,瞪着江忠源不知怎么办。江忠源化纸烧香,对天而禳:“乙已六月夏,邹君死帝乡。秋八月初,吉舆丧还紫阳,阿兄护灵輀,我奉师偕行。三马驾一车,中途两马僵。人谓君为厉,一马又元黄。拜子告君知,君母倚门望。囊金再倾尽,何以奉高堂。君欲速归去,马瘏君其禳。愿君切三思,异乡鬼可伤。”祷告刚结束,那匹发病的马奇迹般地站起来,恢复如常。

  由于路途的颠簸劳顿,邓鹤龄的身体越来越糟糕,走到河北献县,连车都坐不稳,无法再走,只得在客店住下。江忠源请来医生,为邓鹤龄疗治,想等邓鹤龄好一些,至少能够坐车,才好赶路。吃了几服药,并不见好,反而更加沉重。献县的医生请遍了,都无力回天,邓鹤龄撒手去了。江忠源买了一副便宜的柳木棺材给邓鹤龄入了殓,和邹春笙护送灵柩继续赶路。走到湖北襄樊,江忠源就和邹春笙洒泪而别。

  江忠源迤逦往湖南而来。这天,离邓鹤龄的故里湘乡已经不远,江忠源的心情不觉好了许多,可是晚上住店时遇到了麻烦,店老板死活不让住。江忠源左说右说都不通,不禁怒从胸中起,拔出宝剑,架在老板的脖子上厉声问道:“到底准住还是不准?”老板吓得双脚发抖,面如土色,只得答应。晚上,江忠源无法入睡,邓鹤龄的许多往事总在脑海里翻腾。他便爬起来,穿上衣服,从行囊中拿出纸笔,写下了《哭邓铁松师》一诗:“异乡见同气,生死誓相依。嗟我邓夫子,至性坚不移。临危执我手,欲语泪剿颐。谓余死不恨,永与同气违……”

  江忠源千里扶柩送邓鹤林回归故里,轰动湘乡,人们都说,京城距湘乡三千余里,江忠源不畏艰辛,扶柩送友回家,豪情侠义感日月而泣鬼神,令千里走单骑的关云长也相形见绌、自叹弗如。曾国藩于道光二十五年九月十七日给叔父的一封家信中有这么一段话:“湘乡邓铁松孝廉于八月初五出京,竟于十一月卒于献县道中。幸有江岷樵同行,一切附身附棺,必诚必信。此人义侠之士,与侄极好。新化孝廉邹柳溪在京久病而死,一切皆江君料理,送其灵榇回南。今又扶铁松之病而送其死,真侠士也。扶两友之柩行数千里,亦极难矣。”

  江忠源再度进京时,同年生曾如礲在京师故世,江忠源又将遗体送回他的故里湖南武冈。江忠源小时候是个问题少年,欧阳兆熊在《水窗春呓》中写道:“江忠烈少时游于博,屡负,至褫衣质钱为博资,间亦为狭斜游,一时礼法之士皆远之。”北漂京师,行为还是放荡不羁,名声很臭,第一次拜访曾国藩,就被拒之门外。现在,江忠源不怕千里迢迢,护送三个朋友的灵柩回原籍,有次还耽误了自己的考期。这样的好事,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其古道热肠,义薄云天的侠士风范声震京师,令人刮目相看。“包办挽联曾涤生,包送灵柩江岷樵”一时成为京师广为流传的美谈,京城士子都以结识他为荣幸。由此看来,《清史稿》对江忠源“伉爽尚义”的评价,可谓恰如其分。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