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江忠源浙江赈灾
发布时间:2016-09-2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晓波

周晓波

  清末湘军将帅中,第一个担任封疆大吏的江忠源,是靠镇压农民起义发家的。1849年,江忠源因镇压新宁瑶民雷再浩起义有功,擢浙江秀水县知县。江忠源赶到浙江赴任,恰遇秀水县发生了严重水灾,浙江巡抚吴文镕便檄令江忠源前往赈灾。

  江忠源来到秀水,只见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饥民,生怕发生饥民骚乱,立即去见秀水知县,请求打开官仓放粮赈灾。可是,知县以没有朝廷谕旨为由,拒不开仓。江忠源十分心焦,暗自骂道:好一个迂腐不堪、呆板因循的庸官!于是一拍胸脯朗声说:“如果朝廷追究,一切由我江某人承担,与大人无干。”

  “江大人口说无凭,请立字据。”

  江忠源挥笔写下字据交与知县,知县这才下令打开粮仓,放粮赈灾。官仓一放粮,高涨的米价迅速回落,可是,无钱买米的饥饿百姓,群起抢劫,不到半月,就发生了二十多起哄抢案。江忠源微服私访,查清案情,抓捕了百余名罪犯,其中某甲是惯犯,长期作恶多端。江忠源决定“杀猴给鸡看”,便把某甲关进站笼,放在烈日下暴晒至死,其余的关进监狱,不予审问。

  可是,官仓存粮有限,很快告罄。江忠源向吴文镕奏报秀水灾情,请求巡抚奏明朝廷,拨付救灾钱粮。然而,奏报送上去要等一段时间,朝廷的救灾粮款才能到达。远水救不了近火,必须就近想办法!然而,如何筹集足够的钱粮,使饥民能有食物果腹,从而度过难关,是江忠源面临的最大难题。江忠源马不停蹄在全县视察灾情,他发现很多乡绅大户存有大批粮食,然而他们不但不开仓救济灾民,反而囤积居奇,乘机哄抬粮价。

  江忠源心里有了主意,便召集富绅大户商议赈灾,请他们捐献钱粮。可是,富绅大户一个个叫苦连天,都说稻田被淹,佃户无租可交,自家都要断炊了,那里还有钱粮捐给政府。江忠源没有捐到一粒粮食,对这些为富不仁者非常愤慨,却又无可奈何。如何让这些富绅大户主动拿出钱粮救济穷人?江忠源绞尽脑汁,苦无良策。经过好几个不眠之夜,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这天,江忠源再次召集乡绅大户,对他们说,为保秀水平安,风调雨顺,应该前去祭拜城隍神。乡绅大户都表示赞成。于是,江忠源带着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到城隍庙,从袖子里抽出一份誓词,问道:“我与诸位来拜城隍,在神灵之前起誓赈济灾民,诸位肯不肯在誓词后面签名?”绅士们岂敢欺骗神灵,人人点头答应,纷纷在誓词后面签字画押。江忠源一声令下,祭拜仪式开始,一干人在神像前跪下。江忠源祈祷完毕,高声领读誓词,他念一句,绅士们跟着念一句。誓词中写道:谁要昧了良心,不捐款出粮,尽心尽力救灾,甚至囤积居奇,哄抬粮价,亵渎神灵,必遭惩罚,天诛地灭。绅士们无不咂舌,无不色变,无不冷汗淋漓。这可是要命的毒誓啊!如果发誓后不去遵守,不知会发生什么严重的后果!从城隍庙回来,乡绅大户都表示听从江大人安排,积极应捐,赈济灾民。

  江忠源为了鼓励乡绅尽量多捐款捐粮,又精心制作了两种匾额,分别镌刻着“乐善好施”和“为富不仁”。捐得多的,披红戴花,敲锣打鼓,大门上挂的匾是“乐善好施”,而且还在墙外张贴“禁抢告示”,告示明文规定:凡抢“乐善好施”人家的,一律按某甲处死。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或九牛拔一毛的吝啬鬼,挂的匾是“为富不仁”,并责令乡村官员巡视,不得把匾摘下和藏起来。盗贼打劫这种人家,官府不予过问。这一招实在厉害,乡绅大户谁不爱脸面?谁愿意挂一块“为富不仁”的匾额,遭万人唾骂?加上社会动荡不安,盗贼蜂起,有钱人家哪个不想得一张“禁抢告示”当护身符?所以,有钱人家踊跃捐款,几天时间就捐出银子十多万两。

  赈灾过程中,由于吏治腐败,钱粮往往被不法官吏层层克扣侵吞,到灾民手中所剩无几。为避免发生这种官吏乘火打劫,大发灾难财的现象出现,江忠源独出心裁,设立赈灾局,挑选地方德高望重的中正之士具体负责。核查灾民户口,分别按极贫、中贫、次贫造册。所捐钱谷,都存在所捐者之家。到了发放救灾粮款时,预计某村庄贫户若干,应给钱米若干,某村捐款大户应发若干,由赈灾局出具清单,各村长按清单向当地捐款大户支取钱款,分发给各位贫苦人家。村长凭票照发,无从侵占欺诈。贫户丁口已经审明造册,也无从浮滑冒领。江忠源又担心贫苦人家在领取救灾粮款时,债主或许趁机逼偿旧债,于是布告全县,严厉禁止。不法奸民借灾荒强卖强买,搜刮民脂民膏者,也痛加整治。富商大户为江忠源所感,输助粮款唯恐落后。江忠源用一县之财赈一县之灾,率领一县的廉吏士民治理一县的荒政,政绩卓著,被老百姓称做“江青天”。

  秀水县的灾情被控制,人心得到安定,但嘉兴县那边却闹起来了。嘉兴紧邻秀水,灾情本来远不及秀水严重,可是,却饿殍遍地,惨不忍睹。灾民们聚集闹事,包围县衙,殴打县令,捣毁衙门。太守闻报,亲自带兵前往镇压,无奈灾民众多,就像潮水一般汹涌澎湃,一时难以平息。太守不得已,只得奏请吴文镕,调江忠源去嘉兴赈灾。

  江忠源一到嘉兴,闹事的灾民就自觉散去,事态很快被平息,因为百姓信任他。江忠源在嘉兴救灾,同样采取秀水的办法,以文明的手段“劫富济贫”,富家大户哑巴吃黄连,无话可说,饥民们则兴高采烈,欢呼雀跃。

  嘉兴赈灾结束后,江忠源回到秀水,和县令商量说:“那一百多个抢劫犯,按刑法不是杀头就是流放的罪,但他们都是因为饥饿而犯法的,情有可原,打几下屁股放了吧,也不要一个一个审问了。”县令说,这样做没有先例,只怕上面行不通,追究起来不得了。江忠源就去省城汇报,向巡抚吴文镕陈述理由。吴文镕不仅同意了江忠源的意见,还通令各地仿照秀水县的办法处理这类案子。此时秀水县令病故,秀水官吏士民纷纷上书,请江忠源代理县令,吴文镕批准了秀水官吏士民的请求。

  为发展生产,将灾害损失降低到最小,江忠源亲手制订灾后重建十六法,指导民众灾后重建。秀水县地势低洼,积水排泄不了,无法补种粮食。江忠源到郊野巡视,发现较高的地面没有被水淹,便劝说农民补种杂粮。秀水西部盛行养蚕,但在水灾之后,桑树大多枯槁。江忠源从《农桑集要》等书籍中找到补救的办法,写成《补救六条》,告示百姓,引导百姓发展生产。灾民流亡在外,田地缺人耕种。江忠源将流浪者召回,禁止游手好闲,惩治奸猾刁民。设立育婴局,收养遗孤。秀水虽穷,但民风奢侈,喜好摆阔,铺张浪费,恶习难改。必须大力提倡节俭。然而,提倡节俭,移风易俗,喊几句口号,发几张布告是行不通的,必须身体力行,率先垂范,方有成效。他令人张贴告示,广告百姓:本县令每天只花六十四文钱。知县带头,民间不再以勤俭寒酸为耻。

  秀水大灾之后,虽然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但江忠源勤政爱民,清正廉洁,在官九月,不仅抚平了水灾的创伤,而且出现了政通人和的大好局面。一位士绅写诗,歌颂他的善政,称他为“两百年未见的好官”。江忠源的三弟江忠济到秀水看大哥,进入县境,只见安居乐业,平安和谐,气象一新,完全不像刚刚遭受严重水灾的地方。江忠济很诧异,恰遇一皓首如雪的老人,便问:“老人家,你们的县令怎么样?”老人说:“父母生了我,如果我患病死亡,父母不能救活我。如今洪水杀人,甚于疾病害人,而江青天把我救活了。江青天之恩,大于父母之恩哪。”江忠济到了县衙,见江忠源天未明就起床,半夜才睡觉,每天忙得团团转,一刻也闲不下来,就说:“大哥,不能歇歇吗?”江忠源回答:“二弟只见我身体劳作,却看不见我心中的歉疚。老百姓衣食不全,生计窘困,作为父母官,不能救黎民于水火,心中有愧啊。我是想以身体的劳作,来弥补心中的歉疚。”

  洪水退后,已是秋天,田地里虽然略有收获,却仅供饥民果腹。江忠源同情灾民,不忍征收赋税,所有赋税一概免征。江忠源这样做,百姓渡过了难关,但县府和他自己却出现了巨额亏空。欧阳兆熊《水窗春呓》记载:“公私亏欠上万,赖后任接交抚藩,各予千金,始得脱然无累而归。”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