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老百姓派”徐君虎
发布时间:2016-09-2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晓波

周晓波

  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徐君虎,是邓小平和蒋经国的同班同学,曾在新宁、邵阳、大庸担任过县长,为政清廉,人称“草鞋县长”。他声称自己不是别的什么“党”什么“派”,而是地地道道的“老百姓派”。徐君虎的所谓“老百姓派”,就是要全心全意为老百姓服务,当人民的公仆。如果只当一个“口头公仆”,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而要当一个“名副其实”的公仆,则是极为艰难的。认真推究徐君虎的“老百姓派”,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突出表现:

  不畏强权。徐君虎为了老百姓的利益,经常和权贵进行斗争,有时是刺刀见红,你死我活。在邵阳侦破“永和金号惨案”的过程中,他藐视强权的大无畏性格,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1947年5月3日夜晚,昭陵东路的“永和金号”发生了一起集毒、劫、杀、烧为一体的官劫大案。首犯傅德明,国民党邵阳专署机要秘书,军统特务。幕后主谋孙佐齐,国民党邵阳专署专员,湖南省第六区保安司令。徐君虎顶住重重压力,冒着生命危险侦破了此案。傅德明被判处死刑,执行枪决;孙佐齐被处有期徒刑12年。“永和金号惨案”列为民国十大奇案之一,可见他的典型性和影响力。此案的侦破,称得上是人类司法史上的奇迹。作案者是握有重兵的顶头上司,随时都可以找个借口,将办案的下级置之死地。地位高下如此悬殊,力量大小天壤之别,可是,力量强大的一方却以彻底的失败而告终。这虽然符合“邪不压正”的历史规律,但是,如果没有徐君虎为民请命的古道热肠,卓越超凡的胆识智慧,不畏强暴的凛然正气,视死如归的一腔热血,要想侦破这一惨案,简直是痴心妄想!

  不惧邪恶。黑恶势力,各个朝代都有。他们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或勾结官府,欺压百姓;或欺行霸市,巧取豪夺;或披上各种合法的外衣,干着违法乱纪的勾当。他们亦官亦匪,亦红亦黑,老百姓咬牙切齿地骂他们是“城匪,警匪,官匪”。这样的人,往往手眼通天,关系网盘根错节,为官者一般不敢得罪。徐君虎在新宁任县长时,不畏强暴,顶天立地,为了老百姓的安宁,排除一切干扰和阻力,对黑恶势力宣战,将以罗仲尧为首的黑恶势力彻底铲除。罗仲尧是威震湘西南的土匪老大,由于实力强大,官府“望罗兴叹”,无可奈何。廖佩之当县长,更是迫不得已,对罗仲尧进行招安,任命他为县警察局中队长。罗仲尧便成了官匪结合的“双料土匪”。他利用警察的合法身份,干着土匪的勾当。抢劫银行,抢劫福音堂,强奸女传教士,真是坏事做尽。当时,老百姓编了这么一首民谣嘲讽他:“招安招安更不安,土匪来县当大官。白天当官夜为匪,半官半匪更遭难!”更为严重的是,罗仲尧大办“盐案”,到处设卡,查扣所谓贩卖“私盐”者,借机敲诈勒索,中饱私囊。1944年腊月24日中午,徐君虎抓住新任警察局长郑家萼宴请新宁各界名流之际,枪杀了罗仲尧。

  不怕大户。邵阳赌博之风猖獗,聚众赌博的大都是官员、富商、豪绅,“上梁不正下梁歪”,要想根治赌博之风,必须“杀猴给鸡看”,徐君虎决定拿大土豪陈光中开刀。有人劝他:“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强龙难压地头蛇”,陈光中不但是高官大户,更是一条地头蛇,还是不惹的好。《红楼梦》里不是写了“护官符”吗?葫芦僧不是说,“皆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俱有照应的”,“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罢职,只怕连性命都会难保的”。这些道理,徐君虎当然明白,但他更加明白,自己是县长,是父母官,不能只为自己打算,更应该为老百姓打算。于是,他毅然抓了陈光中的赌,并将其关进监狱。

  政治清明。子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这是说,一个地方的风气正邪好坏,取决于官场和上流社会。官员和上流社会是“风”,民众是“草”。如果是和煦的春风,那就是无边碧翠,万紫千红,满目生机;如果是肃杀的寒风,必然是百草枯萎,树木萧萧,遍地凄凉。赣南赌博成风,许多官员竟然带头聚众赌博。要建设新赣南,改变民众赌博风气,必须彻底整治官员聚赌之风。徐君虎获知中央盐税局的涂局长在一处竹林聚赌,就把涂局长抓起来,顶住了各个方面的干扰和说情,不但关了禁闭,还重罚五千大洋,并在《赣州日报》用大字标题登了报。徐君虎帮助蒋经国整顿吏治,禁烟禁毒,禁妓禁嫖,官场正气浩然,民风更是和煦如春,在全国造成了很大影响,有“新赣南”之称。

  徐君虎到邵阳当县长的第一天,就宣布废除传达室,撤去县政府门卫,让老百姓直接找县长和各科室负责人,彻底改变了“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痼疾。他还亲笔写了“衙门大打开,人人可进来”八个大字贴在衙门上。大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凡有事找县长者,可直接进院。”当时是动乱年代,匪患猖獗,黑恶势力横行,徐君虎竟然不顾个人安危,敞开大门,让百姓直接找县长,就是为了及时了解民生、民情、民苦、民怨,使政令贴近实际、贴近民生。

  两袖清风。在邵阳当县长,徐君虎住在县政府一间低矮、阴暗、潮湿、破旧的小房里,县建设科多次请示,要为徐君虎修造新居,徐君虎坚决不答应。建设科只得降低标准,准备将那间小屋简单装修一下。可是,徐君虎还是不同意。建设科无奈,只得作罢。他外出不仅不坐车,也不坐轿。有次出巡,他突然病了,随行的人只得用轿子把他抬回县衙。这是徐君虎在邵阳担任县长的两年里,唯一一次坐轿。他抓了大地主陈光中的赌,并把陈光中关进了监狱。陈光中女婿送来5000大洋,请求徐君虎释放陈光中。徐君虎完全可以笑纳,然后顺水推舟放了陈光中,既中饱私囊,又不得罪人,方方面面都说得通,都有面子,这是其他官员求之不得的事。可徐君虎不但没有收银子,还将陈光中的女婿臭骂一顿,赶出县衙。处罚陈光中法币3亿元,用来维修公园。徐君虎如此清廉,所以,邵阳老百姓至今还流传着一首顺口溜:“水打状元洲,清官不久留,后有徐君虎,前有李蛮牛。”

  体恤百姓。新化的李主一,人称李老太爷,儿子李文是驻防北平的十六军军长,后任兵团司令。李老太爷在邵阳开设面粉厂、绸缎店等企业。他发现邵阳公产管委会,接管宝庆府遗留下来的考棚街一大片前清考秀才住用的房子,为五属(新化、新宁、武冈、城步、邵阳)贫民所占用,无法管理。他想方设法以非常低贱的价格买进,准备改成商铺。可是,却没有办法将里面的住户迁走。于是,他求助于徐君虎,多次礼节性拜访后,就宴请徐君虎,要徐君虎帮忙,派警察将考棚街里的住户统统赶走。徐君虎微笑着对在座的绅士富商说:“我们应当帮李老太爷做好事,不应帮助他作恶事。老太爷先前做了好事,才有儿子当军长,应当把好事继续做下去。那些住户都是贫民,衣食艰难。把他们赶出来,他们到哪去居住?我是父母官,不能将他们赶到露天的地方。我建议老太爷,将破难的房屋修整好,还是让他们居住。积善修德,功莫大也!”说罢,推说有要紧公事处理,站起来走了。李老太爷气得差点岔了气。

  “爱民者,民亦爱之;敬民者,民亦敬之。”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徐君虎为老百姓办事,不信邪,不怕鬼,不怕得罪大户,不怕得罪上司,可以说刚正不阿,浑身是胆,在他的词典里没有“害怕”一词,只有《正气歌》。徐君虎为何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硬的骨头?这么牛的力量?希腊神话里有一个叫安泰俄斯的神,他是大地女神盖亚的儿子。安泰俄斯力大无穷,而且只要他保持与大地的接触,就是不可战胜的,这是因为他可以从他的母亲那里持续获取无限的力量。徐君虎之所以像安泰俄斯那样,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就是因为有一个伟大的母亲,给他提供源源不断能量。这位伟大的母亲,就是勤劳、朴实、善良的老百姓。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