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新宁红色文化及其内容
发布时间:2016-09-2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

  本部分主要展现“五四”运动以来,新宁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反帝反封建,争取自由解放的艰苦历程。

  (一)星星之火

  “五四”运动爆发后,在北京工业专科学校求学的新宁籍学生夏明钢,积极参与领导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是当时著名的学生领袖。1919年6月底,在长沙求学的新宁籍进步学生,高举“新文化”运动大旗,成立“新宁旅省学友会”,创办《新宁旬刊》,揭露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反动军阀的罪行,宣传马列主义革命思想。7月,新宁县麻林、靖位等地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罢工,积极声援宝庆滩头造纸工人罢工运动。

  1921年,五四学生领袖夏明钢加入中国共产党,赴德国求学,寻找革命道路。1923年,受党组织派遣,共产党员夏明钢、宛旦平,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李有份,会同刘子载、罗学秩、曾大受等进步学生,回到新宁,建立新宁第一个革命组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直属新宁特别支部,为新宁革命运动播下了种子。1926年,受中共湖南区委的指派,中共党员江平、李有份等,回到新宁开展工农运动,发展党组织,12月,中共直属新宁特别支部成立,隶属中共湖南区委领导,从此,新宁人民有了革命领导核心。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 11月中旬,中共湘西南特委在邵阳成立,决定在宝庆、新宁、武冈等县发动年关暴动。特委书记贺旭指派中共党员蒋昨非、彭梅荪前来新宁,“集中原有力量,成立党小组,徐图发展”。蒋昨非和彭梅荪到新宁后,以给祖父寻找迁葬墓地为名,四处寻找被敌通缉后来到新宁藏身的地下党员。相继找到林昌松、何石农、曹秉和、李达生、蒋能得,发展了蒋松青等同志入党,成立中共新宁小组,隶属中共湘西南特委领导,蒋昨非任组长。

  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从组织上、思想上和群众基础上,为新宁的革命事业做好了准备,打好了基础。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全国各地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但新宁人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充分利用农民协会规模大、范围广、群众基础好的优势,成立苏维埃政府,开展土地革命。

  1926年5月,中共党员罗学秩发动贫苦农民,在南乡(现飞仙桥乡)成立南乡农民协会。到9月,全县共建立区农民协会9个、乡农民协会119个,会员9746人。9月26日,新宁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召开,选举邓熙、陈克明、李有份、江平、宛明笃等9人担任执行委员,邓熙为委员长。

  1927年10月,白色恐怖日益严重,根据上级党组织指示,中共党员李朝瑾、简子祥带领县农民自卫军一部转战到新宁北乡,成立了北乡土地革命委员会,着手土地调查,研究土地革命办法,开展打土豪分田地。1928年2月,拟出了《北乡土地革命办法》草案,革命委员会在一渡水李氏宗祠召开了全区各乡、村负责人会议,对草案认真审议,修改通过。全文如下:“《北乡土地革命办法》:一、没收土豪劣绅一切土地,分配给贫民耕种。二、以村为分配单位,以人口为标准,男女老幼平均分配。三、以村为单位,按人口平分山林。四、田地税为百分之十五,如遇天灾人祸,由区革命委员会核清酌情减免。五、禁止买卖田地。新宁县北乡土地革命委员会。民国十七年二月。”《北乡土地革命办法》公布后,穷苦百姓奔走相告,在乡、村分会的领导下,纷纷行动起来,没收了土豪劣绅的土地。分得土地的贫苦农民欢天喜地,在土地上插牌子、挖界址,革命热情高涨。

  党组织安排李达生、李镇邦、杨锡凡带领县农民自卫军一部,转战到敌人实力相对薄弱的麻林,开展土地革命和对敌斗争。1928年4月,“新宁县八峒特区苏维埃政府”成立,负责黄金、麻林、石门、安新观(现属武冈市)、水庙、飞仙桥、窑市、崀山、万塘等地土地革命和对敌斗争。李镇邦任苏维埃政府主席,八峒特区农民自卫队更名为“新宁县八峒特区赤卫队”,杨锡凡任赤卫队队长。八峒特区苏维埃政府颁布《新宁县八峒特区土地革命布告》,规定:一、凡土豪峒霸,田地充公,山林荒地,收归峒民,如有对抗,政府严惩。二、村为单位,按人平分。三、得地峒民,定要勤奋,精耕细作,增加收成,若有懒汉,坚决斗争。

  1927年4月,根据中共湖南区委指示精神,中共新宁县特支成立新宁县农民自卫大队。中共党员李达生任县农民自卫大队大队长,下设3个中队,简子康、赵毓云、唐泽分任中队长。同时,决定建立工人纠察队,唐杰任队长,由农民自卫大队长李达生统一指挥,后统一编入农民自卫大队。

  1927年6月3日,国民党铲共救党军先锋司令陈光中,率部从武冈进袭新宁。中共新宁特支马上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敌方针。为了保存农民革命武装,特支决定,自卫大队撤出县城,到飞仙桥、水庙一带驻防,同敌开展游击战,伺机杀回县城。当天晚上,李有份、李达生等,率部从县城西门过河,飞仙桥方向转移。

  农民自卫大队撤到飞仙桥后,准备向麻林八峒开拔。因湘西大匪首廖湘云已带部占领武冈,为了防止受到陈光中和廖湘云的两面夹击,决定由飞仙桥绕道黄家街、罗源峒(今飞仙桥乡)去崀山,在越城岭大云山一带开展对敌斗争。9月中旬,陈光中部在刘北斌的地主武装挨户团人员的带领下,向大云山进行了疯狂进剿,新宁县农民自卫大队翻越金子岭,过黄龙、清江桥,沿紫云山,转移到一渡水(新宁县第八区)。

  1928年2月,新宁县农民自卫大队向新宁县城开拔。走到回龙寺,得知陈光中刘北斌部800多人枪,从南庙等地扑了过来,扬言一举全歼县农民自卫军。自卫大队决定避敌锋芒,撤退到邵阳和新宁交界的杨田,利用杨田的有利地形同敌转战。

  1928年3月,新宁县农民自卫大队经过多次对敌作战,沿金子岭辗转至广西资源的梅溪,稍作休息,直插湘桂交界的深冲峒,在麻林、黄金、崀山、窑市、水庙等地,依据险要地势,坚持同敌开展游击战。

  (二)红军转战(1)

  宛旦平,又名明、运游,1900年生,新宁县杨溪宛家岔(今白沙镇新民村)人,黄埔二期生。参加过南昌起义,任二十四师七十二团参谋长。领导参加了龙州起义,任红八军军事委员会委员、参谋长兼第二纵队司令员,1930年牺牲。1964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1927年,南昌起义后,宛旦平随部转战潮汕地区,进击东江,在揭阳失利被俘,被关押到长沙监狱。经中央指令,宛旦平由其兄担保获释,赴上海开展地下工作。1929年8月,宛旦平受组织派遣,从上海绕道越南到南宁,在广西警备部队从事兵运工作。在广西期间,宛旦平积极协助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俞作豫等策划起义。1930年2月1日,邓小平、俞作豫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由俞作豫任军长、邓小平任政委、宛旦平任参谋长,发动广西龙州起义。3月20日,龙州军民在城内举行“三一八”惨案纪念大会时,由于叛徒告密,遭到桂系军阀梁朝玑部的突袭。为掩护部队突围,宛旦平率一个营在白沙铁桥头阻击敌人。鏖战一天后,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宛旦平同所率红军全部壮烈牺牲。10月23日,红八军与红七军会合,编入红七军。

  为扩大根据地,发展红军,1930年11月9日,邓小平、张云逸率红七军第十九、二十两个师约7000人,从河池北上,一路攻占怀远、四把、三防、长安等地,进攻桂林受阻,转进湖南。1930年12月21日,红七军占领湖南绥宁。24日,攻打武冈县城。因武冈城墙坚固,守军顽抗,数日不克,27日下午,敌援兵至,红七军被迫撤出战斗,退往新宁县方向。新宁县党组织闻讯,即派农民自卫大队大队长李达生率队前往增援接应,28日,农民自卫军与红七军在新宁、武冈边境界牌会合。

  新宁县“铲共义勇队”大队长刘伯斌派中队长刘美田前往阻击,遭红七军重创,刘美田仓皇逃命,回城向刘伯斌告急。刘伯斌不敢出战,“铲共义勇队”、挨户团都龟缩城内,自保性命。为避免和敌人正面交锋,减少损失,红七军领导与县农民自卫队商议,决定绕开敌人,不打县城,向湖南和广西的边界进军。29日拂晓,由县农民自卫队带路,红七军从界牌出发,经过新宁县万塘乡的白莲江、赤竹铺,至塘铺、双龙。为迷惑敌人,先遣队在左家山回龙桥的石碑上大书“本部不过桥”,县农民自卫队在县城北门外的下马石、桥湾里严加戒备,防止敌人出城袭击,掩护大军安全行进。行军途中,邓小平向李达生介绍了当前革命形势,通报了宛旦平烈士牺牲的情况,鼓励农民自卫队坚持斗争,并组织红军干部战士四处宣传发动群众,团结起来,打到地方土豪势力,在江口桥的大门口,留下了“打倒南方军阀”、“取消苛捐杂税”等标语。

  在农民自卫队的协助下,红七军迅速穿过崀山,抵达广西梅溪口,准备宿营休息后,向桂林挺进。前面侦察的农民自卫队回报,桂系军阀白崇禧已在附近布下重兵,准备当晚围歼红七军。邓小平、张云逸决定改变行军方向,农民自卫队做向导,沿山间小道,经广西随滩,爬越城岭,再次进入新宁侯家寨。湘军第十六师四十六旅九十三团在县挨户团常备队的向导下追剿,红七军第一纵队司令李谦率一个排阻击,全排阵亡,红七军继以一个营占领险要高地,对敌发起猛烈射击,重创敌军,转入新宁县和广西资源县、全州县三县交界之地侯家寨。红七军一路作战,已是疲惫不堪,农民自卫队发动群众,送衣送粮,解决红军战士的困难。红七军在村庄里修整了一个晚上,邓小平与农民自卫队告别,第二天拂晓悄悄地离开侯家寨,爬越了“八十里山”,转入广西,于次年1月2日攻占全州。

  (三)红军转战(2)

  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主力部队第一、三、五、八、九军团及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八万余人,从中央苏区出发,踏上战略转移北上抗日的征途,开始了著名的长征。1934年11月,在广西全州以南湘江东岸,以饥饿疲惫之师与国民党军队苦战五昼夜,终于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但红军损失惨重,仅剩三万余人。

  11月下旬,红军避开敌人主力西进,过越城岭,翻老山界,进入新宁县境内。红军所过之处,秋毫无犯。他们宣传共产党北上抗日的政策,揭露国民党反动派“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不拉夫”、“不扰民”、“买卖公平”,请人挑东西给大洋,伤病员吃瑶民的红薯给钱……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也为新宁日后的抗日救亡运动和抗日武装斗争奠定了良好的基础。12月初,红军继续西进北上,经通道后至黎平、遵义,终于转危为安,最终取得长征胜利。

  (四)中学课文《老山界》

  我们决定要爬一座三十里高的瑶山,地图上叫越城岭,土名叫老山界。

  下午才动身,沿着山沟向上走。前面不知道为什么走不动,等了好久才走了几步,又要停下来等。队伍挤得紧紧的,站累了,就在路旁坐下来,等前头喊着“走,走,走”,就站起来再走。满望可以多走一段,可是走不了几次又要停下来。天色晚了,肚子饿了,许多人烦得叫起来,骂起来。我们偷了个空儿,跑到前面去。地势渐渐更加陡起来。我们已经超过自己的纵队,跑到“红星”纵队的尾巴上,恰好在转弯地方发现路旁有一间房子,我们就进去歇一下。

  这是一家瑶民,住着母女二人;男人大概是因为听到过队伍,照着习惯,到什么地方去躲起来了。

  “大嫂,借你这里歇歇脚儿。”

  “请到里边坐。”她带着些惊惶的神情说。队伍还是极迟慢地向前行动。我们就跟瑶民攀谈起来。照我们一路上的经验,不论是谁,不论他们开始怎样怕我们,只要我们对他们说清楚了红军是什么,没有不变忧为喜,同我们十分亲热起来的。今天对瑶民,我们也要试一试。

  我们谈到红军,谈到苛捐杂税,谈到广西军阀禁止瑶民信仰自己的宗教,残杀瑶民,谈到她住在这里的生活情形。那女人哭起来了。

  她说她原来也有过地,但是汉人把他们从自己的地上赶跑了。现在住到这荒山上来,种人家的地,每年要缴特别重的租。她说:“广西的苛捐杂税对瑶民特别重,广西军阀特别欺侮瑶民。你们红军早些来就好了,我们就不会吃这样的苦了。”

  她问我们饿了没有。这一问正问中了我们的心事。她拿出仅有的一点米,放在房中间木头架成的一个灶上煮粥。她对我们道歉,说没有多的米,也没有大锅,要不就多煮些给部队吃。我们给她钱,她不要。好容易来了一个认识的同志,带来一袋米,够吃三天的粮食,虽然明知道前面粮食缺乏,我们还是把这整袋子米送给她。她非常欢喜地接受了。

  部队今天非夜里行军不可,她的房子和篱笆都是枯竹编成的,我们生怕有人拆下来当火把点,就写了几条标语,用米汤贴在外面显眼的地方,告知我们的部队不准拆篱笆当火把。我们问了瑶民,知道前面还有竹林,可以砍来作火把,就派人到前面竹林去准备。

  粥吃起来十分香甜,因为确是饿了。我们也拿碗盛给瑶民母女吃。打听前面的路程,知道前面有一个地方叫雷公岩,很陡,上山三十里,下山十五里,再前面才是塘坊边。我们现在还没到山脚下呢。

  自己的队伍来了,我们饶了些水给大家喝。一路前进,天黑了才到山脚,果然有许多竹林。

  满天都是星光,火把也亮起来了。从山脚向上望,只见火把排成许多“之”字形,一直连到天上,跟星光按起来,分不出是火把还是星星。达真是我生平没见过的奇观。

  大家都知道这座山是怎样地陡了,不由浑身紧张,前后呼喊起来,都想努一把力,好快些翻过山去。

  “不要掉队呀!”

  “不要落后做乌龟呀!”

  “我们顶着天啦!”

  大家听了,哈哈地笑起来。

  在“之”字拐的路上一步一步地上去。向上看,火把在头顶上一点点排到天空;向下看,简直是绝壁,火把照着人的脸,就在脚底下。

  走了半天,忽然前面又走不动了。传来的话说,前面又有一段路在峭壁上,马爬不上去。又等了一点多钟,传下命令来说,就在这里睡免明天一早登山。

  就在这里睡觉?怎么行呢?下去到竹林里睡是不可能的。但就在路上睡么?路只有一尺来宽,半夜里一个翻身不就骨碌下去了么?而且路上的石头又非常不平,睡一晚准会疼死人。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只得裹一条毯子,横着心躺下去。因为实在太疲倦,一会儿就酣然入梦了。

  半夜里,忽然醒来,才觉得寒气逼人,刺入肌骨,浑身打着颤。把毯子卷得更紧些把身子蜷起来,还是睡不着。天上闪烁的星星好象黑色幕上缀着的宝石,它跟我们这样地接近哪!黑的山峰象巨人一样矗立在面前。四围的山把这山谷包围得象一口井。上边和下边有几堆火没有熄;冻醒了的同志们围着火堆小声地谈着话。除此以外,就是寂静。耳朵里有不可捉摸的声响,极远的又是极近的,极洪大的又是极细切的,象春蚕在咀嚼桑叶,象野马在平原上奔驰,象山泉在呜咽,象波涛在澎湃。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黎明的时候被人推醒,说是准备出发。山下有人送饭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抢了一碗就吃。

  又传下命令来,要队伍今天无论如何爬过这座山。因为山路很难走,一路上需要督促前进。我们几个人又停下来,立刻写标语,分配人到山下山上各段去喊口号,演说,帮助病员和运输员。忙了一会,再向前进。

  走了不多远,看见昨晚所说的峭壁上的路,也就是所谓雷公岩的,果然陡极了,几乎是九十度的垂直的石梯,只有一尺多宽;旁边就是悬崖,虽然不很深,但也够怕人的。崖下已经聚集了很多马匹,都是昨晚不能过去、要等今天全纵队过完了再过去的。有几匹曾经从崖上跌下来,脚骨都断了。

  很小心地过了这个石梯。上面的路虽然还是陡,但并不陡得那么厉害了。一路走,一路检查标语。我渐渐地掉了队,顺便做些鼓动工作。

  这很陡的山爬完了。我以为三十里的山就是那么一点;恰巧来了一个瑶民,同他谈谈,知道还差得远,还有二十多里很陡的山。

  昨天的晚饭,今天的早饭,都没吃饱。肚子很饿,气力不够,但是必须鼓着勇气前进。一路上,看见以前送上去的标语用完了,就一路写着标语贴。累得走不动的时候,索性在地上躺一会儿。

  快要到山顶,我已经落得很远了。许多运输员都走到前头去了,剩下来的是医务人员和掩护部队。医务人员真是辛苦,因为山陡,伤员病员都下了担架走,旁边需要有人搀扶着。医务人员中的女同志们英勇得很,她们还是处处在慰问和帮助伤员病员,一点也不知道疲倦。回头向来路望去,那些小山都成了“矮子”。机关枪声很密,大概是在我们昨天出发的地方,五、八军团正跟敌人开火。远远地还听见敌人飞机的叹息,大概是在叹息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不到抗日的战线上去显显身手呢?

  到了山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我忽然想起:将来要在这里立个纪念碑,写上某年某月某日,红军北上抗日,路过此处。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坐在山顶上休息一会。回头看队伍,没有团过山的只有不多的几个人了。我们完成了任务,把一个坚强的意志灌输到整个纵队每个人心中,饥饿,疲劳甚至受伤的痛苦都被这个意志克服了。难翻的老山界被我们这样笨重的队伍战胜了。

  下山十五里,也是很倾斜的。我们一口气儿跑下去,跑得真快。路上有几处景致很好,浓密的树林里,银子似的泉水流下山去,清得透底。在每条溪流的旁边,有

  很多战士们用脸盆、饭盒子、茶缸煮粥吃。我们虽然也很饿,但仍旧一气儿跑下山去,一直到宿营地。

  这回翻山使部队开始养成一种新的习惯:那就是用脸盆、饭盒子、茶缸煮饭吃,煮东西吃。这种习惯一直保持了很久。

  老山界是我们长征中所过的第一座难走的山。但是我们走过了金沙江、大渡河、雪山、草地以后,才觉得老山界的困难,比起这些地方来,还是小得很。

  (五)抗击日寇

  1944年9月12日,日本侵略军千余人自东安抄小道,越雷劈岭,入侵县境。至白沙,毁稻田,掘工事,截击沿东安向县城撤退的国民革命军。下午,国民革命军一个团800多人退抵白沙田垅,即遭日军伏击,官兵奋战,死600余人,团长阵亡。县城随即沦陷。时任国民党政府县长临阵脱逃,县人公推赋闲在家的徐君虎担任县长,带领全县人民抗击日寇。10月10日,于麻林成立抗日自卫总队,由县长徐君虎率领抗击犯境日军。40多天中,在黄龙、白马田、古田、税场坪、蒋家等处,自卫队歼灭日本官兵300余人,活捉13人。11月下旬,日军撤离县境进犯广西,国民党派飞机在小水源、喜马坑一带投弹、扫射,敌军死伤甚多。

  1944年夏,原在东安县从事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刘布谷(化名黎明),奉命在湘桂边区和雪峰山一带建立抗日武装据点,开展游击战争,吸收中央军校第二分校政治教官兼副大队长谢锦涛加入中国共产党,筹备了一批枪械,组织一批抗日爱国青年,建立了湘桂边抗日游击纵队,谢锦涛为司令员,刘布谷为政治部主任。纵队下设3个支队,共计1000余人,500多支枪,驻扎在新宁县金竹山一带抗击日本侵略军,先后在武冈、新宁、东安一带活动,与敌人作战10余次,击毙日军中佐小谷吉田和吉田龙炎等官兵100余人,解救被抓民夫100余人。这支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遭国民党顽军和地方武装 “围剿”。1946年4月,谢锦涛在武冈被土匪杀害。

  1945年4月16日,日军千余人自广西进犯县境,在城西鹞子岭修筑堡垒,挖掘战壕,驻兵把守。国民军龙江部队驻麻林、水庙、龙潭桥,以一营兵力从西坡发起强攻,激战半天,日军居高临下,国民军伤亡甚重。余部涉水退过仙人坝,又遭日军追击,全营幸存无几。

  (六)走向胜利

  本部分主要讲述在共产党领导下,县内党组织积极争取徐君虎,实现新宁和平解放,以及肃清境内残匪,巩固新政权。

  1.和平解放徐君虎(1906—1995),名士燕,新宁县白沙镇人,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

  1949年4月,徐君虎在程潜的支持下,回到家乡新宁县主政。他迅速地掌握和整编了全县的武装力量,招收进步青年举办乡镇干部培训班,积极开展“二五减租”运动。

  1949年9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中军区社会工作部湘桂工作站的黄君石、王可夫,携程星龄、马子谷给徐君虎的信来到新宁白沙,通过邓楚臣联系到“五四”运动学生领袖、共产党员夏明钢。15日,夏明钢邀刘天氓等到白沙会见了黄君石、王可夫,决定联系徐君虎。26日,徐君虎带便衣警卫达到白沙,与黄君石等会谈,表示抓紧起义前的准备工作。10月5日,黄君石在夏明钢等人的陪同下,到来新宁县城,住进刘家花园,利用县内电台与华中军区和临时省人民政府取得联系。10月9日,黄君石、徐君虎邀集县内要人在刘家花园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了武装起义事宜,做了三项决定:成立新宁县临时人民政府,徐君虎任临时人民政府县长;组织新宁县临时人民代表大会,推举夏明钢、刘天氓等人为人民代表;确定10月10日上午9时通电宣布武装起义,召开大会,由黄君石、徐君虎、夏明钢、刘天氓、肖远光等5人组成大会主席团。

  10月10日上午7点半,徐君虎以县长名义发出紧急通知,请城区各机关、法团和学校负责人到放生阁县会议室召开重要会议。8点半,徐君虎宣布新宁和平起义,全体到会人员前往东门外广场参加起义大会。9点半,广场上聚集城区学生及群众1000多人,徐君虎等走上主席台,夏明钢致开幕词,宣告新宁县正式和平解放,新宁县临时人民政府成立。徐君虎宣读起义通电。大会推举徐君虎、刘天氓、何雍然、肖远光、陈永唤、夏明钢、邓楚臣、吕振元、邓仲函、李泽泉、曾大受、陈济、黄彦、李寿清、肖远聘(女)、陈志刚等16人为新宁县临时人民政府成员,徐君虎任临时人民政府县长。

  2.肃清残匪新中国建立前,新宁县内匪患不断,治安混乱。匪首柳刚、谢子清、潘天星、唐吉林、徐士佑、李松青等,分别盘踞里竹山、紫花坪、石田、八峒、盆溪等地,武冈、全州、东安、城步等邻县股匪,也不时窜入县境,烧杀抢掠,甚至警察队中有明警暗匪,亦官亦匪者,民众深受其害。

  新宁和平解放后,残存的土匪在潜伏特务“青年军二○三师”少将旅长李培、“湘桂边防剿共办事处”参谋欧文化、军统特务上校情报组长李秉钺等操纵下,不时出没于桃林、竹福、博爱、三民、金湖、西喉、龙溪、崀山、窑市及县城周围抢劫破坏。11月,县武装大队与各区武装中队开始进行清剿。次年2月23日,捕获潜伏在长胜乡五福庙村的匪首东方亮(原名李儒达),26日,经审判将其处决。随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三七师四○七团一个连和四一○团一个营相继至县配合。经过20多天的清剿,歼匪9股190余人。顽匪李松青率残部10余人枪逃至武冈县狮子岭,剿匪部队追至,发现一茅棚,但不见人,估计李匪就在附近,便佯装撤退,留下四一○团五连班长张炳文等四人伏于草丛中。李松青以为剿匪部队远去,返回草棚,被当场击毙。4月1日,又捕获匪首李培。4月10日,在新(宁)东(安)边界山区歼李杰残部9人。19日,在紫龙坪击毙匪首王光明及匪徒9人。此后,匪首陈昌松、杨安民先后被民兵击毙。李秉钺、李彪、唐英、权国标,则被烟村乡工作队员夏尔标、刘永俊、曾令泽等组织民兵擒获。匪首周吉如、李和礼、戴马田、谢昌喜等,慑于人民政府剿匪威力,领残部下山投降。至年底,共歼股匪530人,散匪40人,缴获电台2部、炮弹159发、轻重机枪3挺、长短枪165支、子弹31200发、各种刀具41把,境内股匪基本肃清。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