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新宁楚勇 湘军之源
发布时间:2016-09-2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周晓波 陈志强

新宁楚勇 湘军之源

111_看图王.jpg

刘氏宗祠

12.jpg

新宁楚勇,湘军滥觞。

  中国近代历史上,湖南出现了罕见的人才井喷局面。一拨拨湖南贤达,相继登上历史舞台,出现“中兴将相什九湖湘”、“湖南人材半国中”之说。湖南历史运乾转坤,始于湘军,湖南人文鼎盛,亦始于湘军,是众所周知的史实。然而,新宁楚勇是湘军滥觞,江忠源是湘军鼻祖,却蒙上厚厚的尘埃,知之者甚少。

 

■ 周晓波 陈志强

  1

  会党起义孕育楚军

  道光年间,新宁瑶民雷再浩成立“棒棒会”,分青家、红家、黑家、铁板等名目。举人江忠源敏感其图谋,邀集各村绅士,招募乡勇,名之“楚勇”。 1847年10月,雷再浩起义,被“楚勇”镇压被俘,壮烈牺牲。这是晚清最早爆发的农民起义。1849年9月,李沅发率“靶子会”起义,攻破新宁县城,杀死知县万鼎恩。这是太平天国起义前,晚清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靶子会”被楚勇镇压,李沅发被捕就义。被打散的“靶子会”义军,纷纷逃亡毗邻的广西,加入洪秀全的“拜上帝会”。

  广西地方志有大量相关记载。“(新宁)官兵剿捕,窜入广西,是为广西盗贼煽乱之始。”(《邕宁县志》)。清人张德坚在《贼情汇纂》中指出:“乙酉、庚戌之间,逆匪雷再浩、李沅发前后滋事,皆与洪逆等声息相通,迨后鼠窜,皆至广西。”曾国藩在《江忠烈公神道碑铭》中说:“公(江忠源)入都谒选,前事虽定,而大吏姑息,不肯痛诛,余党难犹未已。踰季而复有李沅发之变,又踰季而广西群盗蜂起,洪秀全、杨秀清之徒出,大乱作矣。”

  可见,新宁会党起义既催生了楚军,又催生了太平天国运动。楚军和太平天国这对一母所生的亲兄弟,成了生死冤家,他们驰骋疆场,纵横捭阖,殊死搏杀,点燃了神州大地的漫天烽火,翻开了近代史波澜壮阔的新篇章。

  2

  楚军是湘军之源

  咸丰元年(1851),太平军发展迅猛,朝廷任命大学士赛尚阿为钦差大臣,赴广西镇压太平军。赛尚阿疏调江忠源募勇五百赴军。永安之战,清军主帅向荣不听江忠源“锁围之策”,坚持“围师缺隅”,江忠源以母病为词,请假回了新宁。咸丰二年(1852),太平军顺利突围,挥师广西省府桂林。向荣写信请江忠源救援。江忠源不计前嫌,散发家财,招募乡勇,率楚勇一千二百人驰援。太平军被迫撤出桂林,一路克灵川、拔兴安,陷全州,在湘江上游灌江聚集大量船只,准备顺流而下进攻长沙。江忠源扼住蓑衣渡,伐木为桩,密钉河心,阻击太平军。战斗连续进行两昼夜。太平军伤亡几千人,南王冯云山中炮身亡,从金田带来的老兄弟大半战死,尸体沿江漂下,直达湘潭和长沙,惨不忍睹。两百多艘船只焚烧殆尽,所有辎重粮草军火全部散落河中。

  蓑衣渡一仗,是清廷与太平军作战以来所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王定安《湘军记》做了高度评价,认为是“保全湖南首功”。美国黑尔博士的《曾国藩传》说:“冯云山之死,使这场运动失去了最后一位较为能干和冷静的领袖……冯云山去世后,天国就完全偏向了宗教狂热派,最终领着它走向了灭亡。此战的第二大效果是打开了清政府的眼界,使他们找到了一条镇压太平军的更好的新途径。”咸丰皇帝非常振奋,任命一批团练大臣。咸丰三年(1853)丁忧在籍的前礼部侍郎曾国藩,以湘乡勇1080人为基础,在湖南兴办团练。

  晚清史学家王定安在《湘军记》中有一系列的论述:“觥觥忠烈,侠剑儒巾;提挈子弟,始张楚军。楚军之兴,湘军之萌。""江作先声,曾继其武。”“自广西寇发,海内骚动,新宁江忠烈公忠源,实倡义旅。”这些论述,充分肯定了楚军是湘军之“萌”,是湘军的滥觞,江忠源是无可置疑的湘军鼻祖。

  3

  楚军的发展壮大

  楚军的发展经历了"江家军"、"刘家军"、"新楚军"三个重要阶段。江家军是江忠源所创建,以江家兄弟江忠濬、江忠济、江忠淑为骨干。江忠源庐州战死后,刘长佑成为楚军主帅,其组建的楚军史称"刘家军"。同治元年(1863),刘长佑擢升两广总督,将楚军指挥权交给布政使刘坤一。刘坤一对楚军进行改造,史称"新楚军"。楚军除了主力江家军、刘家军、新楚军外,还有很多枝蔓,如江忠义的精捷营,江忠浚的宝胜军等。

  咸丰元年(1851)六月,江忠源率五百楚勇前往广西作战,为地方团练出省作战之先河,也是楚军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重要里程碑。短短三年时间里,楚军所向披靡,建立赫赫战功,江忠源平步青云,由七品县令晋升安徽巡抚,成为湘军将帅跻身封疆大吏第一人。在同太平军的殊死搏斗中,江忠源深刻认识到:要剿灭强大的太平军,必须组建一支训练有素、敢打硬仗的强大武装。他上书朝廷,朝廷批准其奏请。因他正在南昌守城,没有时间操办,便委托曾国藩代招代训六千勇丁。如果没有江忠源的委托,曾国藩只有一千团练的支配权,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展成声势浩大的湘军。江忠源又认识到,光有陆军还远远不够,必须要有一支强大的水师,同陆军配合作战,肃清江面,才能彻底剿灭太平军。他写信给曾国藩,请他打造战舰,组建水师。曾国藩以没有经费为由搪塞。江忠源没有放弃,上书朝廷,请求组建水师。咸丰下旨,饬令湖北、湖南、四川等省造船、购炮。在湖南巡抚骆秉章的鼎力支持下,曾国藩才着手制造船舶、购买大炮、招募水勇、组建水师。湘军因此得到迅速扩张,发展成既有陆军又有水师的强大武装。此时的湘军,实际统帅还不是曾国藩,而是江忠源。根据咸丰的计划,曾国藩所做的一切,不过是给江忠源提供训练有素的合格兵员。江忠源死后,曾国藩才成了湘军的最高统帅。

  刘长佑统帅的楚军,是楚军历史上的鼎盛时期,兵员达到万余人。南昌解围后,江西巡抚张芾以楚勇守城有功,犒赏花红二万余两。江忠源将此事交给三弟江忠济办理。江忠济分给不公,兵勇大哗,精锐散去不少。江忠源叫刘长佑竖起"刘"字大旗,召集愿意跟随他的楚勇。很多楚勇归附刘长佑,刘家军诞生。咸丰七年(1857),刘长佑率楚军万余人,攻克临江,歼灭太平军十余万,粉碎了太平军的西征战略,也将曾国藩的湘军从绝境中解救出来,太平军被迫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江西战局的逆转,是太平天国走向覆灭的开始。咸丰九年(1859),刘长佑在宝庆大败石达开,解宝庆之围,从而使石达开以宝庆为跳板,进军四川建立政权的战略彻底破产,被迫退回广西。刘长佑率楚军穷追不舍,纵横广西,将石达开二十万大军各个击破。石达开兵败西窜,离开广西,最后全军覆灭。

  4

  楚军是独立的劲旅

  咸丰三年,湖南巡抚张亮基因保卫长沙有功,调任湖广总督,特邀江忠源去湖北。曾国藩奉旨到长沙帮办团练,他对军队一窍不通,罗泽南几个湘乡的头目,也是没有经过战阵的书生,只知纸上谈兵,非常需要得力的干将,协助他训练军队。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选自然是江忠源,但江忠源还是跟张亮基走了,留下一千二百训练有素的楚勇,并向曾国藩推荐“颇能知兵”的刘长佑。

  曾国藩聘请刘长佑为教练,帮助训练湘勇。刘长佑参照楚军营制,协助曾国藩建立起湘军营制。湘军不但继承了楚军的衣钵,还获得了楚军的精髓。咸丰三年四月,湘军增援南昌,是湘军组建以来第一次出省作战,曾国藩命江忠源四弟江忠淑率领骁勇善战的楚军做先锋。刚到南昌,稚嫩的湘军就被太平军打得大败。后来,是在楚军的带领下,湘军才逐渐走向成熟。《湘军记》记载:“刘长佑攻泰和,罗泽南攻安福,悉破平之。于是,湘勇渐习战阵,与楚勇埒矣。”

  雄才大略的曾国藩特别想把新宁楚勇纳入自己的麾下,在给左宗棠的一封信中,十分明确地流露出这一思想:"印渠部下三杰,岘庄吾未得见,味根(江忠义)、孚吾(李明慧)则非湘勇诸营官所及,不特弟思致之,即润帅(胡林翼)亦求之若渴!楚勇其耐劳远胜湘勇,岷樵之余韵,当更长于罗(罗泽南)李(李续宜)诸公也。"可是,他收编楚军的企图,屡次遭到刘长佑坚决无情的抵制。

  在训练湘军的过程中,刘长佑感觉到曾国藩有吞并楚军的野心。为了既不得罪曾国藩,又使其收编楚军的图谋破产,就以守孝为由辞归故里。曾国藩是何等聪明之人,自然揣测出刘长佑的心态。为了留住刘长佑,便将刘长佑引荐给湖南巡抚骆秉章。骆秉章见刘长佑丰神异采,面若包拯,非常器重,命刘长佑率楚军到自己帐下效力。有巡抚直接调遣,就不怕曾国藩吞并,刘长佑这才放下心来。

  刘长佑一直对曾国藩保持高度警惕。咸丰六年,曾国藩被石达开击败,困守南昌,命刘长佑率楚军前往江西相助。刘长佑明确表示不愿接受曾国藩的调遣。曾国藩无可奈何,写信给左宗棠说:刘长佑既然不愿接受我的指挥,只好仍由湖南供给该部兵饷,仍由湖南巡抚进行调度。后来,曾国藩又想调萧启江军归自己指挥,两次通过清廷严旨刘长佑遵照执行。刘长佑针锋相对,两次奏留。刘长佑对曾国藩调动自己属下的军队态度十分强硬,甚至不惜撕破脸皮,始终保持楚军独树一帜的局面。

  刘长佑的远见卓识决定了楚军的命运。如果刘长佑没有把好这个舵,就没有楚军后来的辉煌,也就不可能造就一大批能臣名将、国家栋梁,使新宁偏僻的山区小县,在历史的长河里放射出令人瞩目的璀璨光芒。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