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浴场与性欲之关系》
发布时间:2008-04-22   来源:  作者:邵阳记者站

     来自佛罗伦萨的巴乔先生,描述他在15世纪中期参观巴登时所看到的浴池情景。男人穿着短裤,女人则围着低胸浴袍。女池上方的走廊里有闲逛者,向女池投掷硬币,等女子弯腰去捞捡时,便可饱览桃色春光。

土耳其浴室  法国  安格尔(1780-1867)
  安格尔(1780-1867)作为大卫的弟子,深得古典主义绘画的精髓,他的画面构图洗练而丰富,色彩艳丽而凝重。他喜欢以浴女提出入画,虽然有时遭到拒绝但乐此不疲地描绘着后宫裸体的妃姬们,或者土耳其浴室的无限风光。他在笔记中曾引用马利·沃特列·蒙培求的书信,说“有两百多个女人,沙发上覆以豪华的靠垫和丝绒,女人们以极自然的体态休息着,既无淫荡的笑声,也无放浪的举止”。
  由上海性学研究社出版的中国第一本专门以性为主题的杂志名为《性杂志》,我收藏一本1927年(民国十六年)的第一期,上面有一篇题为《浴场与性欲关系》的文章,介绍了邦卑(或翻译为“庞培”、“庞贝”)当年浴场之多、淫风之盛以及它所以衰微的原因,虽不失偏狭,亦很有道理。全文照录如下:     
  西历七十九年,意大利维士威山附近邦卑市,忽然发生大地震,火山喷裂,不到三十六小时,尽美尽善的一个大都市,完全毁灭,永远埋藏在地下,不再教人们看见了。到了距今一百多年前,有人掘井到地下,忽然又发现了它的街道,就报告政府。全体去发掘出来,把从前没有毁灭前的一个邦卑市,完全有秩序的恢复起来,照到人们的眼睛里。这个遗迹里面,最最使得人们触目的,是各地都有大规模的浴场。这种浴场,不要讲在古代是很少见的,就在现代也没有这样的宏丽,真正使得考古家大吃一惊,以为是意想不到的事情。这种浴场的墙壁上,还有一件触人眼目的绘画,就是很美丽的春画。就依据欧利士说,这种浴场,大可供研究古代性欲活的好资料。
  欧利士在他们的性之心理上,因着邦卑浴场的一回事,说道:“古代罗马的入浴制度,我们可以因着邦卑的大浴场,来得到一些知识。一条很小的街道上,居然有三个公共浴场,并还有三个私设浴场,同时还有十二家的私用浴场。蒲斯克利,是邦卑附近的一个地方,他们小百姓家中,也多有很美丽的浴室。并且邦卑的人家,尽管贫困得不了,家里总有一个喷水池,有一人家竟有十间屋大的喷水池。”
  邦卑本来在古代是一个有名的好地方,欧洲各地的贵人、富商,都要到邦卑来游历。那么我们看了邦卑的遗迹,就可知道古代罗马的状况和风俗。他们的家屋上,都有一种表示淫风的绘画和雕刻,就是招牌上,也有这一类的装饰。这可见那时罗马淫风之盛,不是后世所能现象的了。其中有一条小路,据现在推测起来,总是青楼妓院的集合处。那处人家的石门上,都挂着一些淫秽不堪的招牌,再进到第二楼,有许多的小房间,墙壁上都是满涂着春画,有什么人和兽性交,人和鸟性交的绘画品。还有邦卑最最宏大壮美的一家,正门上就有描写淫猥的绘画,再跑进到室内,更其不堪,所有墙壁上,差不多全是一种春画,描写各种淫荡的态度。据这几点看来,那时罗马人的生活,正是后代所想象不到的。并且从这一点推测起来,他们浴场的多,和性欲也有多少关系,因为淫风很盛,所以浴场也要格外的多了。
  古代人民对卫生不很考究,浴场所以这样的多,人人都有沐浴的风习,那是一种宗教上的思想。欧利士对着这层,也曾说道:“关于古代罗马的浴场,罗桑蒲姆曾在所著的《古代梅毒史》里面,已经详细说过了。本来古代人的宗教思想非常浓厚,对着神恐怕不洁,所以一定要多沐浴,才可以邀神的赏赐。并且古代的修教人,多崇尚苦行,要苦行,所以一定要清。”那么我们又可以见得,邦卑地方浴场多的缘故了。但是为着苦行的,恐怕到底是少数罢,多数的原因,恐怕还是在性欲关系上。邦卑地方浴场既这样的多,它的淫风,又是非常的盛,那么就可以推测到它两方面的关系了。并且浴场的墙壁上,都满画着春画,更可以推测到那时人民喜欢沐浴的原因,和浴场和性欲的关系了。
  但是这种风习,一到中世纪,怎样就会没有了呢?它的原因有二:一件是宗教上的关系。后来的宗教,和从前的宗教不同,不重肉体,只重灵魂。既然不重肉体,所以也不必一定要把清洁的身体去敬神,只要一心诚敬,已经就行了。二件是风化上的关系,古代的淫风,是很旺盛,不分什么男女,到了后来,男女渐渐区别了,公共的浴场也自然要因着它渐渐减少起来。人们因着公设浴场渐渐少,就感觉到沐浴的不便,在私家内装饰浴室起来,于是从前的公浴场逐渐消灭。这是中世纪时代,欧洲所以没有公共浴场的两大原因。
  到了十二世纪之后,沐浴的风习又渐渐跟着卫生上的知识,重行旺盛起来。十三世纪巴黎地方又开始建筑宏大的浴场。到后来,巴黎地方竟有二十六个公共浴场。浴场里面特用了人,在市街上大声叫唤,使得市民周知。这是十二世纪之后的情形,不是从前的情形了。讲到英国,据拉德所记载,沐浴的风习也从十三世纪以后发生的,那时才有温浴,上等阶级人,还多反对。但是到了十六世纪,英国浴场的风气,很是堕落,弄到变成妓院化。我们看了这点,可以知道浴场和性欲关系了。

*图6q  庞培城的末日 俄国  K.P.勃留洛夫(1799-1852)
 
  1827年勃留洛夫随考察团到庞培遗址,这里是公元79年被维苏威火山刹那间所吞没了的当时的名城,站在那里,勃留洛夫萌发了创作《庞培城的末日》的念头。前后历时六年,构思画面、搜集资料,他着重描绘火山喷发时天崩地裂的紧张时刻,人们内心极其恐惧,相互搀扶偎依,试图逃离而无所掩护。
  公元79年8月24日以后,庞培城从地图上消失了,不久,原来的土地上长出丰茂的葡萄藤,周围的农夫不记得原来这里的城市的名字,而只是简单地称它“西维他”——城市,没有什么更多的意味。今天,当我们置身那里,追想那掩埋在地下的荣华的时候,或许会不禁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叹惋,叹惋我们人类自己的脆弱和多情,还是叹惋自然的伟力和无情?
  早在公元前15世纪,桑尼特人的贵族就拥有面积不大的运动场。对庞培城的人来说,运动场是课堂的延伸。庞培城的人们,在闲暇时刻对暴力形式的竞技项目如拳击情有独衷,他们把桂冠献给手臂绕着皮带的肌肉发达的优胜者。运动之后,同样是走进沐浴场,一来追求卫生,二来有益健康。
  在庞培城,有三个大浴场,都位于最热闹的地区。最早的是桑尼特人时期的斯塔比浴场,它在霍尔考尼乌斯(Holconius)街的十字路口。其次是经过罗马殖民初期的广场浴场,它在广场街和诺拉街的交叉路口。再次是火山爆发时尚未彻底竣工的中央浴场,它在市中心东西街和南北街的交叉处。
      庞培城的浴场,也像罗马一样属于最正规建筑之一,所以均由知名的建筑师精心设计。庞培城的中央浴场就由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Vitruve)设计,颇为讲究。
  从广场浴场实物资料看,男女浴池是分开的,而结构大致相同,一般由更衣室、冷水浴室、温水浴室和热水浴室四个部分。温水浴室用以加热的器材,是一个有脚青铜大炉,侧面刻有一头小母牛,似为捐赠者的族徽。天花板装有灰泥镶板,墙上开凿一排壁龛,壁龛之间有南像柱,用以支撑饰有繁复叶形的横楣。热水浴室则基本为封闭式结构,顶部呈穹形,有圆形天窗采光,此外还有一个长方窗子引入光线。内壁为金黄色,壁柱为红色斑岩结构。沐浴者从浴盆出来,便可走进一个喷出冷水的大理石小水池
 图159  拉芙娜·丽娜  拉菲尔(1483-1520) 
 
  1292年的巴黎,仅有七万多人口,就有三十家洗浴中心。里面以热水沐浴为主,也有从俄国和东亚引进的干蒸浴。德国的公共浴池虽也男女一堂,但有栏杆相隔。
  来自佛罗伦萨的巴乔先生,描述他在15世纪中期参观巴登时所看到的浴池情景。男人穿着短裤,女人则围着低胸浴袍。女池上方的走廊里有闲逛者,向女池投掷硬币,等女子弯腰去捞捡时,便可饱览春光桃色。
  在法国,原则上不允许男女共浴,所以浴池是对男女交替开放的。而土耳其浴室,则专供女子沐浴,男子谢绝。
 
沐浴的女子们  贝尔纳迪诺·伦尼(1480-1532)
   
图242  温水室  法国  沙塞里奥(1819-1856) 
 
  十七八世纪,英、法人还是不大爱洗澡。1760年的巴黎,虽然仍没有像样的洗浴设施,但在塞纳河洗浴成为一时风习,还有专门设计制造的洗澡船只停泊着,人们上船,便可沐浴过滤后的塞纳河水。
  直到1788年,巴黎的人们还是几乎很少洗澡,仅仅在夏天洗浴一两次而已,于是有法国人一生中只在“洗礼”时洗一次澡之说。到了1800年,英国甚至还有这样的事情:一位美貌的贵妇人被指出手指甲不太干净,她略无羞色到说,你还没看见我的脚呢。难怪如此,因为当时的伦敦还没有一家开放的浴室。久而久之,身体会生出怪味来,于是男男女女都靠浓烈的香水来掩盖。想来似乎玄虚难解,其实,法国香水业发达的原因正是这么简单。
图244  后宫露台  热罗姆
 
  热罗姆作为19世纪下半叶法国学院派的美术代表,曾游历中东,他倾慕那里的一切,尤其是浴室情景给他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于是后来成为他不朽的题材。《后宫露台》描绘水池中游戏的宫女们,而王公贵胄则在回廊里欣赏她们的裸体。
 
*图251《白奴》  法国  迪·努伊(1842-1923)
  此作为典型的东方异国情调,在宫廷花园的露天浴池里,几个女子在沐浴嬉戏,近处一个少女正盘坐在大理石地板上,身体前倾,吹着水烟。
        (稿源:华声在线 作者:崔自默)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