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普京宝贝”政坛开花
发布时间:2008-05-09   来源:  作者:邵阳记者站
  2007年7月,普京在总统官邸接见霍尔金娜等著名运动员,重申他对索契成功申办2014年冬奥会的信心。

    一周多以前,《莫斯科记者报》惊曝普京已与夫人离婚,并将迎娶芳华正茂的卡巴耶娃。后来新闻未获证实,该报社受到停刊处罚。事件背景是,在去年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中,受普京“钦点”横空出世的“普京宝贝”风光无限,而普京对她们又很是器重,才引来媒体乱点鸳鸯谱。在俄罗斯,体而优则仕的现象已有时日,普京则更进一步,力推几位体坛美女进入国家杜马,虽然引来诸多“情色”闲话,却也给统俄党带来了滚滚票源。“普京宝贝”入杜马只是一个开始,在体育这条通往“高贵”的捷径上,还会有更多的“普京宝贝”上路。 

    普京是个“爱干净”的人。去年3月,英超切尔西俱乐部的老板阿布拉莫维奇被传出轨,就让普京大为光火,他批评阿布“丢了俄罗斯人的脸”。作为好友,普京要求阿布把自己的私生活搞得“干净一些”。这样一个连朋友的私生活都要管的总统,自然容不得别人说自己的私生活不干净。那么,普京和卡巴耶娃为何会被乱点鸳鸯谱呢?这要从去年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中横空出世的“普京宝贝”说起。 

    普京巧施美人计 杜马宝贝狂揽票 
  
    1月16日,霍尔金娜(左)和卡巴耶娃(右)参加杜马会议中间休息时互相开玩笑。

    去年12月初的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选举对俄罗斯乃至世界都是一件大事,因为它关系到未来俄罗斯的走向以及现任总统普京指定的接班人能否顺利当选。作为俄罗斯第一大党的统一俄罗斯党,在普京总统的领导下,不仅期待能继续在国家杜马中占据多数席位,也希望能利用这一优势将梅德韦杰夫顺利送上总统宝座。 

    为了实现既定目标,普京在利用自己巨大影响力的同时,也对党内成员构成进行了一定改变。在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中,普京总统率领统一俄罗斯党通过补充一批性感迷人的美女议员,捕获了广大投票者的视听想象,进而大获全胜,尤其是五大性感美女功不可没。她们是前体操世界冠军霍尔金娜、前奥运会速滑冠军朱洛娃、艺术体操奥运冠军卡巴耶娃、前拳击运动员卡尔波维奇和莫斯科大剧院首席芭蕾舞演员查卡诺娃。 
  

    在一直都是男议员天下的杜马会议中现身的美女议员堪称万绿丛中一点红。

    普京在杜马选举前抱怨说,党内漂亮迷人的女代表太少了,远远达不到吸引投票者的程度。于是,卡巴耶娃等人被迅速补充进来,进入杜马之后,她们还在各个方面得到普京关照。这5名生力军的加盟令统一俄罗斯党星光璀璨,这5名迷人的女星分散在不同的选区,凭借着广泛知名度和极高的人气,她们都成为所在选取的高票获得者。如朱洛娃所在的统一俄罗斯党列宁格勒区分部,在10名竞争分部参选国家杜马议员的党员中,她的得票排第2位,目前她是国家杜马法律委员会成员。

 杜马宝贝很“色情” 俄罗斯人满不在乎 

    “五朵金花”在普京的运作下顺利进入杜马,这是一个很聪明的“拿来主义”。普京将5名女星的拥趸从体育圈、娱乐圈拉拢到政界为我所用,然而,也不可避免地连带着拿来一些他本不想要的东西。媒体报道称,这些帮助普京和执政党打了场打胜仗的美女议员“过去劣迹斑斑”。 
  

  卡巴耶娃赤裸出镜。 

    所谓“劣迹”,指的是霍尔金娜、卡巴耶娃、朱洛娃和卡尔波维奇这4名体坛美女都曾半裸或者赤裸登上《GQ》、《花花公子》等成人杂志的封面,仅用冰鞋、拳击手套等遮挡住重要部位。“既然你拥有美貌和性感,何不展示于众?”霍尔金娜认为这很正常。 

    杜马青年事务委员会成员、有“体操女皇”之称的霍尔金娜早在1997年就为俄文版Maxim拍了不少裸照。其次是年仅24岁的卡巴耶娃,这位两次艺术体操世锦赛冠军得主,先后为一份色情挂历、俄文版Maxim及男性杂志《熊》泄露春光。排在第三位的是新科副议长、冬奥会速滑冠军朱洛娃,她曾袒胸露背出现在英国GQ杂志的封面上,让人惊讶的是她事后还表示:“我不想就此打住,希望有一天能为《花花公子》宽衣解带。”排在第四位的是律师出身的拳击冠军卡尔波维奇,照片上的光膀子美女,乍一看有拿拳击手套“遮羞”的味道,但遗憾的是,她还是“不慎”露出一点。 
  
  1月16日,卡巴耶娃(右)在杜马会议时和一名男议员开玩笑。

    其实,俄罗斯民众对此并不反感,那些一厢情愿炒作的西方媒体只是想给普京抹黑。这不会对很自我地欣赏着本国英雄和美女的俄罗斯人造成丝毫影响,相反,如果普京与卡巴耶娃真的凑成一对,或许才真是他们喜闻乐见的,并能得到全民祝福,这点从国家杜马发言人的表态中就可看出。如果《莫斯科记者报》做得聪明一点,它完全可以用调侃的笔调来“探讨”普京与卡巴耶娃结合的可能性,而不是当成真实的新闻来报道。若是这样,现在该报应该是在引领一个被热烈讨论的话题,而非被迫关闭。  
  
  2007年12月24日,新当选杜马议员的霍尔金娜(左)和卡巴耶娃(右)一脸喜色。
    “国家杜马女人”让男议员们很兴奋 

    2007年12月24日中午,俄罗斯第二届国家杜马第一次会议如期举行。与上届杜马不同的是,这届杜马的女议员明显增多。其中,坐在统一俄罗斯党议员席位上的卡巴耶娃等一批年轻貌美的女议员,显得格外扎眼。不知是出于对议会四党团席次安排的不满,还是为了发泄对杜马文化委员会主席职位表决结果的怨气,几轮会议之后,几位“老资历”男议员在走廊和休息室里,开始拿新当选的女议员开涮。其中,曾为一些男性杂志拍过裸照的四位女运动员,成为他们品头论足的对象。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的几位自由民主党议员,后来终于禁不住“诱惑”,跑到办公室,从互联网上调出了这些运动员的裸照。他们盯着这些赤身露体的美女调侃道:现在可以出一本名为“国家杜马的女人”的色情挂历了。 

    要出杜马女人色情挂历的笑谈,很快见诸报端。率先做出这一报道的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该报以“女议员:从《花花公子》杂志走进国家杜马”为题,对来自统一俄罗斯党的杜马女议员,特别是刚刚进入杜马的女性运动员议员进行了讽刺性报道。文章配以上述运动员的往日裸照,质疑这些大众传媒的“老主顾”,在未来杜马中的可能表现。
  
  不知是否是受了美女议员的启发,两名男议员(右上角)的动作也有点走样。

    此文见报后,俄罗斯一些新闻网站迅速予以跟进,就连此前一直对此“有所保留”的《共青团真理报》,也发表该报时政记者万德舍娃采写的稿子,文章不但附上了卡巴耶娃等人的裸照,而且采用了“杜马女议员袒胸露背”这种吸引读者眼球的标题。 

    新杜马开始工作,新议员走马上任,都是新闻热点,对此进行报道或加以评论,是媒体分内的工作。但有俄媒体认为,一些媒体拿新科女议员裸照进行新一轮炒作,带有明显的政治目的,借机攻击统一俄罗斯党。分析人士指出,统一俄罗斯党能以315席的绝对多数赢得本届杜马选举,演艺圈和体育界明星的鼎力相助功不可没。统一俄罗斯党借助这些明星的偶像效应,赢得了名人所在选区的大量年轻选民。鉴于此,“挖掘”上述运动员的裸照“丑闻”,借机攻击统一俄罗斯党,便成为在选举中败北的右翼政治力量手中的工具。 

五朵金花个个数

  


    艺术体操女皇卡巴耶娃 

    25岁,俄罗斯头号性感运动员
 

    曲线玲珑的艺术体操美女卡巴耶娃曾经获得2次世界冠军和5次欧洲冠军,她被誉为艺术体操的“女皇”,俄罗斯总统曾经亲自为她颁发俄罗斯国家奖章。她的出场往往让对手感到绝望。卡巴耶娃还被俄罗斯人视为“俄罗斯头号性感运动员”,在2002年初的一次国内观众评选中,卡巴耶娃的得票率高达29%,比库尔尼科娃高出6%,甚至比“冰美人”霍尔金娜高出24%。 

    卡巴耶娃退役后更多是在娱乐新闻中出现,虽然最终又选择了回归到艺术体操训练场,不过复出的卡巴耶娃已经不再是雅典奥运会时的她了。重新回归到艺术体操场的卡巴耶娃已经没有了原来那种傲视他人的能力。目前年仅25岁的卡巴耶娃此前也难逃拍裸照的经历,她曾经半裸上身,仅裹一条毛毯供成人杂志拍照。在雅典奥运会之后,卡巴耶娃则登上了《花花公子》的封面,虽然她曾经表示她不会为杂志“脱衣”,但是在那次拍摄中,卡巴耶娃却极为开放,设计师最想要的照片是卡巴耶娃一丝不挂,只用一枚金牌遮体。此番被吸收进入统一俄罗斯党议员阵容并进入到国家杜马议员行列的她可谓走上了“正道”。当选为杜马议员之后,卡巴耶娃强调说:“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农村和城市的学校中恢复青少年体育运动。” 
  


    速滑冠军朱洛娃

    36岁,“希望有一天为《花花公子》宽衣解带”
 

    当选国家杜马副主席的前奥运会速滑冠军朱洛娃今年36岁,在都灵冬奥会上,就是她令中国老将王曼丽无缘冠军,她也是俄罗斯成功申办冬奥会的功臣之一。她也陷入了拍照的漩涡之中,曾一丝不挂的出现在英国《GQ》杂志的封面上,仅仅用冰鞋将双乳等关键部位遮住,让人惊讶的是她事后还表示:“我不想就此打住,希望有一天能为《花花公子》宽衣解带。”不过,她在当选议员后的4年之内恐怕很难实现这个梦想,因为国家杜马道德委员会要求严格监督民选议员的道德品质和言行举止。她说进入杜马的原因是因为“青年是我们的未来。” 


    “体操女皇”霍尔金娜 

    29岁,“目前精力主要集中在政治生活” 


    霍尔金娜在体操界的名声至今仍然是如雷贯耳,称霸世界体坛长达10年之久,曾经7度问鼎奥运会女子世界体操冠军。“体操女皇”是全世界包括对手给霍尔金娜的尊称,在运动生涯中,霍尔金娜参加了自1994年直至2003年的所有体操世锦赛,共夺得10金9银3铜共22枚奖牌,其中包括1995年~2003年的高低杠5连冠和3次全能冠军。同时,她还参加了两次奥运会,获得2枚金牌和3枚银牌。在1997年,她决定退出体坛,年底便在国内为俄文版《花花公子》拍摄裸照,引来众多非议。 

    虽然流言蜚语不断,但霍尔金娜依然我行我素。进军歌唱界,与中国歌手合录唱片;担任俄罗斯体操协会副主席,以另一种方式来影响俄罗斯乃至世界体操界;进入国家杜马担任议员。她说,“我改变了人们的看法和态度,现在我的精力主要集中在政治生活方面。” 
  


    拳击手卡尔波维奇 

    36岁,强悍型女性自有另一番美丽
 

    36岁的卡尔波维奇恐怕是“普京宝贝”中最缺少女人味的一名了,在从政前,她曾经是一名拳击运动员和保镖,不过也可能因此,身为柔道高手的普京或许能从她的身上体会出这种强悍类型女性的另外一种美丽。不过,卡尔波维奇也难逃责难,因为她也曾经只戴着一副拳击手套出现在成人杂志上。  
  


    芭蕾舞演员查卡诺娃 

    28岁,克里姆林宫的一切都让她激动
 

    查卡诺娃原籍乌克兰,1979年,查卡诺娃出生在乌克兰小城路特斯克市,自小于基辅芭蕾舞学校学舞。1995年,16岁的查卡诺娃在圣彼得堡举行的国际青少年舞蹈比赛上拿了亚军,并因此进入俄罗斯圣彼得堡著名的瓦冈诺娃芭蕾舞学校学习,1996年毕业后便加入马林斯基大剧院,1997年晋升为首席演员。2003年,查卡诺娃离开了成名于此并效力多年的马林斯基剧院,来到莫斯科加盟莫斯科大剧院,同年发行了《法老的女儿》DVD,国际知名度进一步提高。 

    关于查卡诺娃的传闻相对较少。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芭蕾舞演员之一。“克里姆林宫的一切事情都让我激动不已,”她说,“那里集中了一些巨大的能量,就算那里的空气也显得与其它地方不同。”她也曾为英国《Hello》杂志拍过照片。在舞台上,她总是坚持自己的服装要与别人不同。她在幼年时,并没有一个芭蕾舞偶像,她只是想与众不同。  

  普京曾多次接见卡巴耶娃,难怪两人会被媒体乱点鸳鸯谱。 

    体育引领参政潮流“金发女郎”汹涌政坛 

    球星维阿还在为竞选利比里亚总统失利而耿耿于怀,一股粉红色的势力就已崛起在俄罗斯杜马,体育运动员参政正在成为这个国家的潮流。依靠自身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俄罗斯杜马这股“美丽新势力”也已经证明,政坛的“性别闸门”正在慢慢松动。 

    “普京宝贝”在政坛上的风光鼓励了有参政野心的妇女,不久前,“金发女郎党”在俄罗斯正式组建,并在三周内招募了至少5000名成员。圣彼得堡女市长瓦伦蒂娜·马特维年科、俄著名网球明星莎拉波娃,以及普京恩师的女儿、俄罗斯社交名媛克谢尼娅·索布恰克,都收到了该党的“邀请”。“金发女郎党”甚至还想将俄罗斯新“第一夫人”、一头金发的斯维特拉娜·梅德韦杰娃争取过来。 

    该党的奋斗目标是在2012年俄总统大选中,力求让一名金发女郎当上克里姆林宫的主人。近百年来,俄罗斯从没有出现一位治国的女性领袖。如果说,“普京宝贝”为老人、男人理政的杜马席位添上一抹亮色,那么“金发女郎党”力求松动俄罗斯政坛的性别闸门。 
  

  霍尔金娜在赛场上表情经常很俏皮。

    而比霍尔金娜等体坛明星更早趟进政坛试水的是大名鼎鼎的“棋王”卡斯帕罗夫。2005年5月30日,卡斯帕罗夫宣布了一条举世震惊的决定:告别棋坛,踏上政坛。他成立了一个新的政党——联合公民阵线,其政治纲领可以概括为:“联合左翼和右翼力量”,“推进自由选举、取消普京体制”,建立“另外一个俄罗斯”。 

    这个与国际棋联对抗了20年的棋王这次对抗的是普京。无奈这条背离了民意的政治路线曲高和寡,无论是去年年底的国家杜马选举还是2008年的总统选举,卡斯帕罗夫所领导的政党都是惨败而归。 

    然而,正如当年叶利钦那句名言“要改变你的人生吗,你应该去打网球”,体育在俄罗斯已经被视为通往高贵的一条捷径。 

娶卡巴耶娃是假普京和体育“联姻”

    与其说普京与卡巴耶娃的“新闻”是媒体乱点鸳鸯谱,或者是部分俄罗斯民众理想中的最佳姻缘,不如说普京与卡巴耶娃是一对很好的政治拍档,真正与普京联姻的则是体育。 
  

  普京和体坛美女举止亲密。

    普京本身就是一个体育好手,军事演习亲自驾驶轰炸机超低空飞行,到数百米深的洋底观摩潜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特工出身的他还是专业级的柔道选手,足球、网球、滑雪也是样样精通。然而,在他看来,展示俄罗斯人的强健体魄不是由总统一人作秀就能完成的,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首次俄罗斯总统体育委员会会议上强调,恢复大众体育是该体育委员会的头号任务。 

    “总统体育委员会”是2002年10月15日由普京牵头成立的,这是一个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政府级体育管理机构。从此,大笔的政府拨款开始流向体育界,其中最著名的是总统基金,从2002年起,俄罗斯全国范围内3000名顶尖运动员及教练开始得到每月500美元的津贴,解决了其生活上的后顾之忧。 

    在前苏联时期,体育的一切花销都是由国家承担,现在则不相同。以网球为例,所有14岁以下的青少年网球选手训练费用由财政部支出,不足部分由俄罗斯网协自筹资金。 

    普京身体力行更带动了商界的赞助资金涌向体育领域,腰包鼓鼓的商界大亨,或是为了讨好总统,或是真心爱好体育,纷纷慷慨解囊。比如,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赞助了俄罗斯的击剑项目,甚至有人认为俄罗斯的黑手党也捐献出了巨额赞助。 
  

  2004年,查卡诺娃接受英国《Hello》杂志采访。

    普京在重点关照体育这一点上,与前任总统叶利钦是一脉相承的。但是,叶利钦的最大贡献是促成了俄罗斯网球的崛起,“叶利钦总统让俄罗斯的网球运动从无到有。”这是俄罗斯第一个大满贯冠军米斯金娜在2004年法网夺冠后说的话。如今享誉世界网坛的俄罗斯“娃娃军团”就是由叶利钦的青训政策、留学政策造就的。 

    普京则将目光放在更宽广的领域,不仅仅是网球,而且普惠所有运动项目;不仅仅是竞技体育,而且惠及全民。《俄罗斯2006-2015年体育发展纲要》就是普京要将俄罗斯发展成世界头号体育强国的野心。 

    除了经济保证,普京还给予优秀的运动员崇高的政治待遇,把卡巴耶娃等5名“普京宝贝”扶上国家杜马只是一个开始。在体育这条通往“高贵”的捷径上,还会有更多的“普京宝贝”上路。         (稿源:信息时报)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