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一对隆回年轻患难夫妻的感人故事
发布时间:2010-11-09   来源:  作者:邵阳记者站

湘男

      把每天当成末日相爱,
    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
    不理会别人是看好或看坏,
    许多奇迹我们相信才会存在,
    死了都要爱,宇宙毁灭心还在……
           ——摘自歌曲《死了都要爱》

      她是一位尿毒症晚期患者,生命岌岌可危。他是复发性、综合性肾炎患者,死神触手可及。就在病房里,在同病相怜的帮助中,他们不管不顾地相爱了、结婚了。婚房,就是他们的病房!
      把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当作末日相爱,他们爱得那么深,那么真,竟然有了孩子,而且妻子冒死生下了孩子!因为生子,妻子的生命已经倒计时,因此做出了全家捐献遗体的承诺,而且让不足周岁的儿子按下手模……

直面死亡的爱:两颗悲怆的心渴望幸福

      2008年2月7日,农历正月初一,喜气洋洋、鞭炮阵阵的长沙窑岭路口,一个外穿粉红羽绒服、里罩白底蓝纹病号服的女孩,伫立街头。凛冽晨风中,她的泪水泛滥而下……
      她叫刘彩虹,25岁,湖南隆回县司门前镇人。前晚,她独自一人,住入了湘雅二医院。医生告诉她,她的尿毒症已经晚期,如不及时治疗,最多剩下半年寿命!情绪低落的她。昨晚匆匆扒了下盒饭,沉沉睡了。被无数鞭炮声炸醒后,她备感凄凉,信步街头……
      她的家苦啊。母亲患病常年卧床,她从小承担了多半家务活。1997年初,父亲刘光俊被金矿辞退,而母亲阳正英病情加重,整整住院两个多月,全家背下了3万多元债务。这个暑假,她收到隆回二中的录取通知书后,陪母亲抹了半天眼泪,然后轻轻将通知书夹在爸妈的结婚证中,放在箱子最底层。
      她跟村里的许多女孩一样,去广州打工了。她进了一家皮具厂,工作非常累,工资非常低,每月700元,总算挣钱养家了。5年后,她跳到另外一家工资高些的皮具厂。19岁的她,亭亭玉立、肤白唇红,可养家的任务重,不敢恋爱。
      她真的很累。2004年5月4日,她突然晕倒工作台上!同事七手八脚把她抬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肾炎晚期!除非换肾,否则生命危险,而且无法重体力劳动。不能劳动?那如何挣钱养家?听了这话,刘彩虹一阵发蒙,很想笑,也很想哭。
      她到新厂仅仅半年。厂方支付5000元医疗费后,以她需要休息为由,劝她辞工了。
挣的钱基本寄回家了,身边积蓄没多少,20多万的换肾费用从哪来?合适的肾源从哪来?后期昂贵的抗排斥药物从哪来?不劳动,难道就等死?她也没有多想,隐瞒了病情,换了家工厂,一边上班一边偷偷治病。怕家人担心,她没把得病的事告诉家里。这次,她趁春节放假,专程到长沙治病,没想到医生却告诉她,只能活半年了……
      想到这儿,她一边抹掉泪水,一边走回医院。
      走到隔壁病房,竟然也有一个病号。大年初一住院,病得不轻吧?她不由多瞧了一眼:竟然是一个俊朗的大男孩。
      隔壁的男孩,显然也很意外看到了她。见她脸色苍白浮肿,一脸泪痕,男孩主动向她问候了新年好,她强装笑容回了一句新年好,就进入自己病房了。
      正月初三,刘彩虹从长沙转回邵阳中心医院。
      事有凑巧。正月初五,这个男孩也转到了邵阳市中心医院,也是隔壁病房!
      两颗悲怆的心,两次偶然的相遇,两个人都感觉格外亲切,相互攀谈起来。
      男孩叫刘伟,26岁,隆回县滩头镇人,2004年从部队退伍回乡,2007年初开始全身浮肿、尿中带血,诊断结果是复发性的综合性肾炎,每年要花10万以上医疗费,却随时可能倒下。
      相互间的照顾,就这样不自觉地开始了。你帮我打开水买饭,我帮你喊医生护士……刘伟的病轻些,亲人也经常过来照料。而他,像照顾亲人一样,尽量照顾她。他已经知道她没有将病情告诉家人,他非常非常心疼这个坚强而独立的女孩。
      傍晚,他们就到医院里散散步。刘伟特地买了本《中国笑话大全》,躲起来看,说给她听,刘彩虹常常被逗得前俯后仰,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久了,两个人心里都有了一个秘密:有空就会想对方,尽管对方仅仅一墙之隔。谁也不敢点破,他们是没有明天的人。他们不敢奢望爱情。
      一天,刘彩虹心口一阵阵庝痛,这是并发症引起心衰!刘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伸手抓住她的手。只见她的手触电般一颤,又缩回去了……
      当晚,刘伟睡不着了:难道,我们仅仅心存爱意,只能“绝路相逢”,不能恋爱结婚么?
      当晚,刘彩虹也没睡好。她多想享受这份甜蜜,可是,甜蜜随时会中断的呀!她矛盾而又痛苦,不知如何是好。
      第二天清晨,她怔怔地站在窗前,初春清新的风扑面而来。手机的声响,打破了她的沉思。是爸爸的短信,问她最近如何。她能如何,在等死啊。
      她的心被现实刺痛了,眼中含泪,却准备给爸爸回短信:“我挺好的。最近妹妹学习如何?”正要摁下发送键,她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抱住了。刘伟低沉的声音响起:你不能把这么严重的病情瞒着家人,这对他们也不公平,他们有分享你快乐的权力,也有分担你痛苦的权力,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病房里的家: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


      有力的怀抱,温暖的声音,令她瞬间丢盔卸甲!她需要他,不要失去他,哪怕,仅仅一刻!她依偎在他怀里哭了……
面对死亡的两个人,彼此情感一片空白的两个人,这样相爱了。 2008年4月5日下午,在刘伟劝说下,刘彩虹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了家人。她的父母与妹妹哭成一团,当晚借了20000元钱,第二天下午赶到医院。
     一家人泣不成声了。一旁的刘伟心酸不已,劝道:“只要刘彩虹的病好了,比一般人还健康呢,这样的例子不少。”慢慢地,一家人情绪稳定下来。
      与此同时,家人无比惊讶地知道了刘彩虹与刘伟的恋情。
      听说刘伟的父母也为此事头疼。双方父母暗地里商量怎样让他们中断恋情。
      父母们不得不把刘彩虹和刘伟两人叫来说:“虽然恋爱是你们的权力,但如果恋爱会给对方带来伤害的话,你们是否有继续的勇气?你们随时可能离开人世,如果结合的话,先前离开的那个人,会给另一方带来多大打击?”
      刘彩虹与刘伟早就想好了。他们劝自己的家人:“因为随时可能死,所以我们要在有限的日子里彼此搀扶、彼此鼓励!哪怕死了,我们也不会孤单……”
      听了这话,家人心酸得眼泪直流。他们前去咨询医生。医生叹息着说:“就让他们尽情地相爱吧,他们的每一天都太宝贵了……”双方家人默认了他们的恋情。
      2008年8月8日,刘彩虹与刘伟到隆回县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当晚,两人在医院餐厅包间共进晚餐,刘伟郑重地拿出一枚金灿灿的戒指,戴在刘彩虹的右手无名指上,说:“这是我唯一能送给你的礼物。”刘彩虹哽咽了良久,才说出一句话:“我们都要努力活下去!”
      这是一个没有喜酒、没有婚礼的新婚之夜。病房,就是他们的洞房。亲人们强装笑容,退出去了,背过身就抹眼泪。洞房里,刘彩虹深情地对刘伟说:“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们像被海浪抛上沙滩的两条鱼,虽然生命到了尽头,也不能随便放弃,哪怕,就像书上说的,我吐个泡泡给你,你吐个泡泡给我……”
      第二天, 他们找到医院,请求住进只有两个病床的小病房。医院同意了,考虑到两人的经济情况,仍按普通病房收费。
      就这样,他们将病房当作了自己的婚房,开始了一边治疗、一边同居的生活。两颗心,因为相同的病,因为相濡以沫的爱,从此紧紧贴在了一起!
      白白的墙壁,白白的床单,因为挂上了一个大红“喜喜”字,因为他们的爱情,而变得色彩斑谰起来。在爱情滋润下,奇迹出现了!刘彩虹不但安然度过“最后半年”,刘伟的病情也有所减轻。长期血液透析的费用,早已使新婚燕尔的他们负债累累。
      进入2009年7月后,刘彩虹感觉头晕呕吐,看到柑橘就想吃,似乎与平时发病不一样。刘彩虹悄悄去做妊娠检查,医生微笑告诉她已怀孕20余天!
      刘彩虹一连问了医生5遍,这是真的吗,没错?一年前,她切除了右侧卵巢,而且身体非常虚弱啊!虽然夫妻间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可一直没有任何反应,因此两人都认为根本不会怀孕的!
      接过化验单,刘彩虹的双手不禁颤抖起来,然后自言自语:“我也当妈妈了?快告诉刘伟……”
      惊喜过后,她想起了自己的病!孩子是否健康?自己可以生他养他吗?自己能支撑那么久吗?
      一步一步挪到病房,她给刘伟洗了一个苹果,问道:“假设哪一天我怀了孩子,身体支撑不了,咋办?”刘伟听了,以为妻子在考验自己,说:“不能要,你的身体吃不消。”刘彩虹拿出化验单:“我真的怀上了,咋办?”刘伟看了化验单,沉默了。
      一会儿,刘伟说:“不能要,你的身体吃不消。”刘彩虹已经泪流满面:“你真让我把孩子打掉?我可是好不容易怀上。”“那,我们问问医生再说。”
      他们又找到了医院肾内科主任周教授。周教授表情顿时严肃起来,说:“请你们做好流产的准备,尿毒症晚期病人能做母亲的极其罕见,绝大多数尿毒症母亲和腹中的孩子一起倒下了。即使生子成功,也会加重病情!”
      刘伟一听,马上就要刘彩虹流产。可是,刘彩虹反对:“既然有过成功的例子,难道我不能是下一个?”从不红脸的夫妻争得面红耳赤。周教授见刘彩虹做母亲的想法这么坚决,感动地说:“如果你硬要留下孩子,那医院尽力而为,只是成功几率太低了。”
      可刘伟不敢让妻子冒险啊。为了让妻子打消生子念头,他把妻子怀孕的消息告诉了双方的家人。双方家人轮流苦劝,也没打消刘彩虹的决心。刘伟着急了,“扑通”跪在妻子面前:“彩虹,我也想做父亲,可是,为了几率低得可怜的希望,让我失去你,我绝对不会赌的。你打掉孩子吧,我们的生活会和有孩子一样快乐的。”
      刘彩虹的母亲与刘伟的母亲刚好买东西回医院,得知原委,也跟着刘伟跪下了!
      刘彩虹哭着一一扶起他们,自己却跪下了,动情地对刘伟说:“嫁给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我要生孩子,是想给我们患难与共的爱情留下一个见证。”全家的人商量来商量去,最终强不过刘彩虹……
      渐斩地,刘彩虹的肚子大了,刘伟提心吊胆,多次陪妻子检查胎儿状况。说来也奇怪,每次都显示良好,连医生都非常惊奇。不过,他们也痛心疾首地看到,刘彩虹怀孕后,病情逐渐加重。她透支自己的生命,是要留下爱情的见证,留下生活的希望啊!

全家遗体捐赠:生命穷途的爱情无比灿烂

      苦再难,她挺过来了,成功了。
      2010年2月19日上午,邵阳市中心医院妇产科,刘彩虹临产休克,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妇产科与内科专家一起急救,医生切开了刘彩虹的腹部,抱出了一个不足月的婴儿。因为早产,婴儿的情况非常危险,医院又为婴儿下了一张病危通知书。
      近10个小时争分夺秒的抢救后,刘彩虹和她早产的儿子最终脱离了危险。
      刘彩虹因怀孕生子,导致肾功能负担加重,剩余健康肾组织坏死并引发心衰、慢性贫血等其它并发症,多次手术后割掉了双侧扁桃体、阑尾、卵巢和子宫,身体每况愈下。医生说,如不及时换肾,生命危在旦夕。
      换肾,谈何容易?6年来,仅刘彩虹一个人治病的钱花了30多万,其中欠债12万,许多亲戚已经被她借穷了。而且肾源无法解决。刘彩虹的父亲是全家的顶梁柱,她的母亲有心脏病,读大四的妹妹虽然年轻,但已患严重的肾结石,都无法捐肾。
      因为肾功能坏死,刘彩虹的肌酐、尿素氮、尿酸指标过高,母乳有毒,无法哺乳。2010年5月8日,3个月的孩子饿得哇哇直哭,刘彩虹狠狠心,从无名指取下戒指,交给刘伟:给孩子换奶粉吧。刘伟呆呆地站了许久,接过戒指……那天下午,他们的床头多了五罐奶粉。
      生子之后,刘彩虹除了四肢无力,呕吐、腹泻和胸闷,而且每天发生昏迷,10多种药一日三餐当饭吃,但晚上每次睡觉最多30分钟,然后就因尿毒症引起心衰,呼吸困难,必须马上输氧。医院先后9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刘彩虹知道,属于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继续筹钱治病吧。双方亲戚、同学及好友,都被借遍了,每次借到钱,夫妻俩总是拱手作揖……
面对越来越大的经济窟窿,刘伟决心尽自己最大努力自救。他的病情略轻,就在集贸市场摆摊,卖点日常杂货。刘彩虹知道丈夫很辛苦,很体贴他,只要丈夫不在身边,每餐都只吃青菜。但丈夫摆摊回来时,她总要煮上几个鸡蛋。刘伟叫她一起吃,她总说我吃了。看着丈夫把鸡蛋吃了,她的脸上就会露出一丝丝微笑……
      营养跟不上,她的身体越来越差。可她希望丈夫活久些,儿子可以多享受一些父爱。
      7月23日,刘伟病情复发,全身浮肿,手指胀得无法握拢,双脚无力走动,双眼视力模糊……治疗中,医院多次催款,刘彩虹把刚刚从表姨那儿借到的5000元钱存进了刘伟的医院账户。
      而她却偷偷停药了!
      停药的第二天,刘伟就发现了。他大发雷霆:你放弃治疗,那我怎么办,我们的儿子怎么办?刘彩虹不得不重新接受治疗:“老公,放心,我不会停药了,我会好好活着,陪你活着,陪儿子活着!”
      经检查,儿子刘子榆身体非常健康,一天比一天可爱,已经能喊妈妈了。夫妻俩清楚记得,2010年9月3日傍晚,儿子脱口而出的第一声妈妈,让他们热泪盈眶。他们的生命在延续,希望在延续……
      两年多时间里,他们大部分的时间住在医院里,只在病情稍微缓解的时候回家休养。如此漫长的住院时光中,医院不仅只按普通的价格收取小病房的费用,而且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让这对情侣将病房当成洞房、育儿堂,真正地做到了“病人以医院为家”的承诺,不仅如此,医院还减免了他们许多费用,医护人员经常捐些钱物,时刻保证他们的治疗需要……
      可是,一切无法阻止死神的脚步。刘彩虹深深地明白。她跟丈夫商量:“不管我们现在如何快乐,但我们必须正视死亡。如果我们死后捐献遗体,能让更多的人活下去,也算为社会做点贡献吧。”刘伟欣然同意,刘彩虹接着说:“我们一家人都接受过很多人的帮助,将来儿子死后也捐献遗体,回报社会吧?”刘伟抹着眼泪,也同意了。
      刘彩虹一家三口捐献遗体的想法,得到了邵阳市中心医院的支持。2010年9月6日下午,刘彩虹夫妻在遗体捐赠协议上分别签下了自己名字、按下手摸,仅仅7个月大的儿子刘子榆也在母亲帮助下按下手摸。此情此景,在场的亲人和医护人员泪光闪闪……
      见四周一片眼泪汪汪,极度虚弱的刘彩虹却笑了:“我们还要活下去,我们一家幸福着呢。我们不怕死,只是做了个捐献遗体的决定,为社会做点事……”四周的亲人与医护人员们都哽咽着,附和道:“我们是感动呢,你们一家很坚强,都会活着的……”
      (
原载《知音下半月》2010年第32期)

邵阳新闻

湖南新闻

名企风采